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其他

Hiroichi Tategata's Danceable LIFE Vol.1

舘形比呂一のDanceable LIFE Vol.1

我遇见了舞蹈,找到了我的位置
Hirokazu Tategata(舞者/编舞)

如今,随着各种事物的数字化,参观剧院有什么乐趣?我认为这是一种“活的感觉”。
那种只有在那一天、那个时候、那个地方才能体验到的活力感。它每时每刻都在消失。您可以将其作为图像保留,但此时很难传达“空气”。

谈到跳舞,这是一个身体表达的世界,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保持同样的风格跳舞变得更加困难。但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用你的眼睛、耳朵、皮肤和毛孔来感受那些瞬间消失的瞬间,我认为这将留在观众身上。
我开始跳舞的原因不是“我想表达什么”或“我想站在舞台上”。我从小性格内向,因为渴望表达,考入大学学习表演,结果老师生气了。基本台词和演技都做不好,完全失去了信心。学长强行带我去了爵士舞工作室,那正是“天秤眼”的体验。
大概是因为舞蹈是一个“没有文字的世界”吧。台词说得不好,但是用跳舞来表达自己的感觉非常有趣,我觉得我第一次能够找到自己的价值。是的,我找到了“我的地方”。

大学毕业时,我决定从事舞蹈工作,但在我大约 25 岁的时候,我像人一样碰壁。你不能只是爱和跳舞。所以我去了纽约,在这里经历了更大的挫折。水平相差太大。我跟不上努力上课,比别人更努力,一点一点变得更好的水平。我本来就很僵硬,开始跳舞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本来就是日本人,所以和骷髅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追求西洋舞是有限度的。

我需要和他们一起站在舞台上吗?

吸引我的是能剧、歌舞伎、武藤等“日本人”的世界。

正如芭蕾术语所说的“Andeol =向外”,西方世界是一个不断扩张的形象。另一方面,日本世界有一种被刮下来、被浓缩的形象。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世界。
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寻找在独立表演等风格中混合“安静和动态”的斯多葛表达方式。当然,像THE CONVOY这样的歌舞剧的娱乐圈也是我的出发点,所以我想在未来继续追求。

如果有机会,我们下次剧场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