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に関連する、文化イベント情報 點擊這裡獲取最新信息

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其他

Hiroichi Tategata 的 Danceable LIFE Vol.6

舘形比呂一のDanceable LIFE Vol.6

讓你看到與自己不同的世界的“編舞”作品
Hirokazu Tategata (演員、舞蹈家、編舞家)

在某個時候,我開始更多地參與編舞工作。以讀書劇的上演為開端,也挑戰音樂劇。去年,我負責了《魔女宅急便》的編舞。
當我向別人提供編舞時,有時我會看到一個與我想像的不同的世界。用與自己不同的身體塑造想像中的世界,由此誕生了無法想像的風景。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經歷。
另一方面,為自己編舞是相當困難的。因為你知道自己的極限,所以一切都在你的期望之內,變得無聊。我覺得想想如何編排別人給我的“編舞”,按照自己的風格來跳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是小場面,我也經常請我信任的人為我編排舞蹈。

我參加藝術游泳(以前稱為花樣游泳)編舞已有大約四年時間。當然,我不下水教書。我考慮整體構圖和主題,選擇音樂,編排陸地動作和水中的上半身。主教練 Masayo Imura 考慮到腿部的運動,所以這是一個協作的努力。
你可能覺得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跳舞”,但我是完全不同的行業,所以當我第一次聽說的時候,我是一頭霧水。但井村先生告訴我,“這很有趣,因為我不是這個行業的人,我一點知識都沒有。”如果你被常識所束縛,你將無法從中跳出任何東西,所以我說,“請說一些瘋狂的話。”我覺得這真是一個想法。

花樣游泳,顧名思義,是一項對藝術性要求很高的運動項目。我要做的主要是教“荒誕的表現力”。海外選手具有很強的號召力,一出場就散發出一種“我是世界第一”的氣勢。我被要求向日本運動員教授這種表現力和“傷痕”。我不是一個靈巧的舞者,但這就是為什麼我為自己的思想力量、我投入工作的方式以及集中註意力的能力而感到自豪。井村教授一定注意到了這一點。

我認為編舞最重要的是發揮每個人最好的一面。既然是受委託開發「立形世界」就好了,但實際的表現卻是和我不同的身體。我認為重要的是想像如果那個人體現了我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而不是單方面強加。
話雖這麼說,我認為我們都很掙扎,因為一開始我們與球員沒有共同語言。為了讓人看懂我的“表達”,我換了手,換了風格,嘗試著選擇各種不同的詞來傳達。有很多抽象的表達方式,因此需要廣泛的經驗才能相互理解。井村先生推薦運動員觀看各種事物,例如舞蹈、戲劇、歌舞伎、音樂和藝術。事實上,井村先生在藝術方面有著廣泛的經驗,所以在交流意見的同時編舞對我來說是一次美妙的經歷。
四年過去了,玩家們似乎對各個世界都有了興趣,去看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我覺得我們已經有了共同語言。
今年3月舉行的法國網球公開賽上,由我負責編舞的犬井雪子獲得了個人FR。我覺得我們在 2020 年東京奧運會方面取得了很好的進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