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其他

Hiroichi Tategata's Danceable LIFE Vol.7

舘形比呂一のDanceable LIFE Vol.7

與音樂劇相遇
Hirokazu Tategata (演員、舞蹈家、編舞)

我喜歡音樂劇。
當我想到我什麼時候感興趣的時候,我想起了我小時候看一個音樂劇的舞台。內容我不記得了,但之後好像和朋友們在玩“音樂劇”,應該很有趣吧。之後在高中的時候,也在學園祭上做了“音樂類”。
進入大學後,我是認真的,加入了“音樂學習小組”。我請在那裡遇到的一位學長說“你應該跳舞”,然後撞到了中倉爵士舞蹈工作室的大門。可能是因為我的身高,我在上學的時候就可以找到一份舞蹈的工作,我覺得我在大學生活的後半段花了很多時間跳舞。


那時候日本的音樂劇有舞蹈和唱歌的“角色劃分”,所以如果我能跳舞,我就可以作為一個合奏舞者站在音樂舞台上。最近的音樂劇以唱歌為主,所以覺得唱歌唱不好就很難站上舞台了。

順帶一提,在學校期間,我繼續作為音樂學習小組的工作,所以我忙於舞者的工作,大學的課程和俱樂部活動。有時候,我太忙了,以至於忘記了記憶。但是,我在大學四年級遇到的人和經歷非常多,可以肯定它們是我現在的基礎。

我認為音樂劇有某種“魔力”。常言道,直齣戲,即使你覺得“是不是有點不自然?”,你可以通過唱歌或跳舞輕鬆飛到另一個維度。..雖然省略了詳細的說明,但我認為帶著音樂飛向異世界是有自由和樂趣的。
音樂歌曲和舞蹈有一種神秘的“力量”,這是直劇所沒有的。秀舞也有歌舞,但我覺得有點不一樣。我喜歡直劇,但我也發現歌舞並存的世界。
小時候看的第一部正版音樂劇是四季劇團的《合唱隊》和《貓》。
引進原汁原味的百老匯舞台,打造專屬劇場,歷時多年演出,在當時是史無前例的。
剛開始認真跳舞,沒想到自己是專業的舞者,但好在四季劇團的長期演出顛覆了這一點……在那個光靠跳舞還很難謀生的時代,能讓你用一部作品繼續長時間站在舞台上的長效制度,是一個非常劃時代的製度,在當時是從來沒有過的。日本到那時。於是,就在第四季試鏡的那天,所有實力強大的資深舞者都去接了,所以那個人影就從片場消失了。但是,那時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人,所以我是一個局外人(笑)。

“Guys and Dolls”(1993 年,Nissay 劇院)在舞台上給人留下了作為合奏的印象。被稱為寶塚歌舞劇陣容的我在東寶製作的舞台上演出,由田原俊彥主演。中倉先生出現在編舞中,但他周圍的合唱團都是舞友。田原先生帶大家吃飯,在家開party,簡直是太好玩了。

然而,我是樂團中的一員,所以我沒有任何台詞,也沒有麥克風。越站在台上越想有台詞,希望能唱一首歌。

這樣回想起來,我覺得我現在很高興我能得到一個有角色名字的角色,並能收到自己的音樂和唱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