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其他

Hiroichi Tategata's Danceable LIFE Vol.7

舘形比呂一のDanceable LIFE Vol.7

与音乐剧相遇
Hirokazu Tategata (演员、舞蹈家、编舞)

我喜欢音乐剧。
当我想到我什么时候感兴趣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看一个音乐剧的舞台。内容我不记得了,但之后好像和朋友们在玩“音乐剧”,应该很有趣吧。之后在高中的时候,也在学园祭上做了“音乐类”。
进入大学后,我是认真的,加入了“音乐学习小组”。我请在那里遇到的一位学长说“你应该跳舞”,然后撞到了中仓爵士舞蹈工作室的大门。也许是因为我的身高,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可以找到一份舞蹈工作,我觉得我在大学生活的后半段是在跳舞。


那时候日本的音乐剧有舞蹈和唱歌的“角色划分”,所以如果我能跳舞,我就可以作为一个合奏舞者站在音乐舞台上。最近的音乐剧以唱歌为主,所以觉得唱歌唱不好就很难站上舞台了。

顺带一提,在学校期间,我继续作为音乐学习小组的工作,所以我忙于舞者的工作,大学的课程和俱乐部活动。有时候,我太忙了,以至于忘记了记忆。但是,我在大学四年级遇到的人和经历非常多,可以肯定它们是我现在的基础。

我认为音乐剧有某种“魔力”。常言道,直出戏,即使你觉得“是不是有点不自然?”,你可以通过唱歌或跳舞轻松飞到另一个维度。..虽然省略了详细的说明,但我认为带着音乐飞向异世界是有自由和乐趣的。
音乐歌曲和舞蹈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这是直剧所没有的。秀舞也有歌舞,但我觉得有点不一样。我喜欢直剧,但我也发现歌舞并存的世界。
小时候看的第一部正版音乐剧是四季剧团的《合唱队》和《猫》。
引进原汁原味的百老汇舞台,打造专属剧场,历时多年演出,在当时是史无前例的。
刚开始认真跳舞,没想到自己是专业的舞者,但好在四季剧团的长期演出颠覆了这一点……在那个光靠跳舞还很难谋生的时代,能让你用一部作品继续长时间站在舞台上的长效制度,是一个非常划时代的制度,在当时是从来没有过的。日本到那时。于是,就在第四季试镜的那天,所有实力强大的资深舞者都去接了,所以那个人影就从片场消失了。但是,那时我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所以我是一个局外人(笑)。

“Guys and Dolls”(1993 年,Nissay 剧院)在舞台上给人留下了作为合奏的印象。被称为宝冢歌舞剧阵容的我出现在由田原俊彦主演的东宝制作的舞台上。中仓先生出现在编舞中,但他周围的合唱团都是舞友。田原先生带大家吃饭,在家开party,简直是太好玩了。

然而,我是乐团中的一员,所以我没有任何台词,也没有麦克风。越站在台上越想有台词,希望能唱一首歌。

这样回想起来,我觉得我现在很高兴我能得到一个有角色名字的角色,并能收到自己的音乐和唱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