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その他

【连载】我想骑着稻村简(3) - 寻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

【連載】稲村ジェーンに乗りたくて(3)-桑田佳祐の「夏」を求めて-
原以为再也看不到的桑田圭介导演的作品又回来了!
这个系列是对此的庆祝,也是追求“桑田先生所看到的湘南原始景观”的挑战。
你的夏天热吗?是不是很短? (作者)

“秋天已经苏醒了”
每当我想起这些歌词,我就感觉我们的夏天从九月开始。想想看,Jane Inamura 也是在 1990 年 9 月 8 日被释放的。从那天起,有多少次了……
但为什么茅崎的夏天在秋天看起来那么美好呢?
早在隋唐时期,多克禅师就回答了“阿弥陀佛净土为何在西方?”的问题,他说西方是太阳落山的方向,而西方则是太阳落山的方向。其所落处,谓之死,宣说本源即是净土。恰逢夏末与生命的终结,大概是人类情感的一个把戏。
我们从2021年6月25日开始的寻找“简”的夏天即将结束。


(电影时代前后的稻村崎,笠松诗乱《镰仓稻村崎》,1955年,《笠松诗乱 - 最后的新版画》,艺索堂收藏)

①作为他人的理论
奥兹:老师,好久不见了!呃…
阿米:诶,老师! ?你为什么穿着白色紧身衣,看起来像一只天鹅? ?
教授:是的,我正在考虑我的下一份工作。我想成为一名“喜欢脱颖而出的喜剧演员”。
阿米:哦不,老师,你太情绪化了……
奥兹:(我以前在哪里听过这句话。)
教授:来吧,你们。今年夏天让我们来看看答案。你认为喜剧演员的日常生活中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和听到的事情,以及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奥兹:毕竟,如果你像喜剧演员一样生活,有趣的事情就会发生,你不觉得吗?
阿米:我想你可以说他们生活在与我们不同的世界......
教授:真的是这样吗?老师,我觉得他们就是高举着“喜剧天线”,是和我们在同一个世界里捕捉日常生活中“搞笑的事情”的专业人士。

[研究笔记1]
本次研究(连载)的目的是思考电影《简》中没有具体表现的这一波浪潮,并寻找桑田圭介内心的“夏天”。
乍一看,这部作品可能只是一篇影评,但其实不然。这是为了更接近“湘南”这个地址中没有出现的土地/地区的名称,并更接近由此产生的“那个夏天”的真实形象而进行的实际研究。每个人心中的湘南。
桑田说道。 “有一个场景,她(作者奈美子)责骂流浪冲浪者宏,说:‘漂浮在平静的大海上,让其他人远离你是没有意义的。’”女主角的立场是,“而不是尝试为了在骑行时保持平衡,你必须意识到风险并抓住大浪。”(《与》,1990年10月),女主角的立场。
电影中,主角浩说:“因为我们是陌生人。”是的,这部电影的关键是与“他人”的关系。
当我们试图寻找自己时,除非有“他者”,否则我们无法确认自己。就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我能认出“我”吗? (不)。
当我们反思自己时,我们就变成了伪他人。当我想“哦,我现在想睡觉”时,就好像我正在想的人和我正在想的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距离。

阿米:你的意思是从鸟瞰角度看它吗?
教授:嗯,如果我们假设我前面提到的喜剧演员也有一个自我,我认为他从“有趣的角度”看待世界,这与此有点距离。
奥兹:那么……可以说简是“另一个”吗? ?
教授:是的,这是我首先要考虑的事情。桑田先生在谈到《稻村简》时,提到了几部电影,包括吉姆·贾木许的《天堂怪客》(1984年,美国)和《巴格达咖啡馆》(你可以通过观看电影(1987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 联邦德国)。在我看来,90%的工作都是关于与“他人”的关系。但…
阿米:但是?
教授:他还提到了另外一部电影的名字,虽然他没有主动说出来。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
奥兹:你什么意思?
教授:这是1987年法国和西德合拍的电影《柏林:天使》。


(小册子和电影预售票。湘南摇滚中心再次收藏)

② 异世界的目光
[研究笔记2]
你希望这部电影有什么样的潮流?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桑田回答说:“我喜欢慵懒、平淡的东西。
这是一部没有太多对话的黑白电影,而且是一部折射电影。这是一部具有不同视角的终极冲浪电影。 ”(FM 粉丝,1989 年 4 月)。
起初,我的目标是拍一部像《天堂陌生人》这样的普通电影。后巷,后街……”(同上)和“最初,我的目标是一部像《比天堂更陌生》这样的普通电影。 《局外人》。主要人物同名。“这是一部日常生活电影,只有一个场景或一个剪辑。”(《花花公子周刊》,1990 年 8 月),最初的计划预计会相当艺术化。看来
我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单色的使用:“现在,白领女士和学生去约会是为了看《柏林:天使之诗》之类的东西。然而,观众的触角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更清晰。”(Can Can,1989 年 6 月)。
南方做点更疯狂的事不是可以吗?虽然这是关于“女神的欧米茄(超越未报道的Y型(Kei))”的声明,但我想提请注意它与已经开始的电影制作的联系。
电影《柏林:天使之诗》是一部风靡全球的电影,以黑白方式描绘了人类看不见的天使视角(黑暗),以及彩色的人类视角和世界(可见)。
在日本,“黑社会”的概念从中世纪开始就变得清晰起来。我们人类通常只能看到世界的可见部分。然而,世界观却认为实际上存在幽冥世界,居住在那里的神、佛、死人等对物质世界有影响。

教授:实际上,今年夏天神户的一位教授向我指出了这一点。
奥兹:哦,你有没有因为太过得意忘形而被骂过?
阿美:(奥兹君,你不能这么做,老师太天真了……)
教授:嗯,这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当我说这部电影连海浪都没有展现,更不用说冲浪的场景了。
( *系列 1 ) 有一个地方。
阿米:啊,你看到大浪了吗? ?
教授:我赶紧又查了一下《稻村简的资料》,里面确实有简。这是桑田先生本人从海边骑着吊车,用相机拍摄岸边的照片。是的,换句话说,我们从简的角度看到了岸边(这个世界)的状态。
奥兹:我明白了!虽然不是名为简的波画,但简确实出现了。
教授:嗯,这就是我注意到的。原来如此,简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
阿米:来到异世界意味着什么?
教授: “其他”这个词是早些时候出现的,但“其他”不仅仅是其他人。虽然我们看不到,但神、佛、死人也是“他者”。
奥兹:所以你是指除了你自己之外的其他人?
教授:是的,电影《柏林天使诗》在这里很重要。在这部电影中,像永生一样继续活着的天使(死者)站在生者身边,用忧郁的表情看着世界。天使生活在永恒中,所以他们无法享受“现在”或“这里”的时刻。那些被埋葬的爱情的欢乐和痛苦,我生前没有注意到。通过死者的眼睛,我们可以了解到每个时刻的稀有,这个世界的奇妙,以及珍贵的非凡。我想桑田先生想通过简向我们展示的正是这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面貌。


(剧场剧照及实际脚本。湘南摇滚中心AGAIN收藏)

③青少年与成人、生与死之间的“氛围”
[研究笔记3]
桑田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然而,年轻人毕竟总是在等待。年轻人不是那些有智慧自己开始做某事的人。”(城星七,1990年9月)和。
当我们想要驾驭波浪时,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注意并驾驭自然产生的波浪,或者我们自己创造波浪。如果按照桑田刚才的话来解释的话,成年人就是指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掀起波澜的人。
正如系列2中提到的,生活中很少出现大浪。而当你年轻的时候,你甚至无法注意到日常生活中的涟漪。制片人森茂明引用桑田的话:“青春就是在遇到波涛时能够感受到体内的波涛。”(同上)
换句话说,我们在无聊的日常生活中生活在青年和成年的范围内。而只要你感受海浪,你就能永远年轻。尽管我们的日常生活99%都是无聊的,但我们仍然可以寻找一些有趣的事情并继续梦想。
简还告诉我们更多。这一刻的巧合,人生的美好。 “大海想告诉我一些事情,对吧?给我答案。但我无法弄清楚(笑)”(平成NG日记,1992年6月),桑田告诉大海(波浪)答案.我把它留给你了...通过遇到这些不可替代的、时时刻刻的答案(波浪),青春的无聊、永恒的日子得到了肯定。

教授:一开始我不明白Chimi Myou Ryou出现的高潮的含义。
阿米:哦,跳舞吧!我是这么想的。
教授:但是今年夏天,我终于得出了自己的解释。那里,包括简的画,都有一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目光。这与世阿弥的方法非常相似。他的能乐中的相移是“Mai”。技术术语是“Rime no Mi”,这是你看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的部分。
奥兹:浩不再说“因为我是陌生人”,但他正在享受与他人一起生活的乐趣。
教授:顺便说一下,能剧舞台和观众席之间有一个白色的沙洲,后面的木板(镜板)上画着一棵松树。是湘南(笑)。谈到高潮,桑田先生在电视节目中说道:“我对日本里约狂欢节上生与死之间的疯狂感兴趣。”因为故事发生在镰仓,他想表达“现实生活中怪物有时具有的距离感”(同上)。
阿美:那个场景是古董店老板去世的时候。我感觉那边的大师风潮20年后已经平息了。我猜你可能会说,浩那一代人曾说过:“这与大师的大浪潮是一样的。”
教授:那两代人中来来去去的浪潮就是奈美子,他们就是简的真实身份。
奥兹:你做到了,教授!你到了! !
阿米:谢谢你的努力!
教授:嗯,明年夏天已经开始了。我将宣布任务。
两人:呃,你还要再做点什么吗? ?

※本故事纯属虚构。

结论 像简一样,接近又返回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代表的湘南摇滚中心AGAIN制作的JR相模线茅崎站的新发车旋律“海园爱”实际上开始演奏了。车站月台。
这是加山雄三的歌曲,但由于这个系列,我对岩谷登纪子的歌词产生了新的解释,这首词是“Umi ni Holde”。
如果另一个世界是海洋(波浪),则可以将其视为“所有生命”。 “被大海拥抱”意味着通过已经存在和继续存在的“所有生命”的支持来维持生命。总有一天,我也会回到那片大海。
一个生命来来去去的故事。我很高兴能成为这段持续历史的一部分。加山雄三和桑田圭介在 2021 年发行新歌时还活着,这真是一个奇迹!那太棒了。
谢谢桑田桑给我们平成一代看了电影《稻村简》,让我们说:“天气很热,但时间很短,不,夏天。” !

作词:释淳正(湘南摇滚中心会长、佛教学者)

1989年出生于茅崎市的寺庙。专攻日本净土宗及日本思想史。为纪念南方群星成立40周年,新光音乐将出版一本名为《我们的茅崎故事:日本流行音乐的起源-茅崎声音历史》的书,该书总结了桑田圭介、加山雄三、国彦等人的茅崎声音文化。加濑、尾崎清彦等人。出版物。
目前,他是每周一22:10起镰仓FM“湘南摇滚中心RADIO”的主要DJ。
官方网站:https: //www.srcagain.com/

编辑合作:
田崎亚美
小泽大树
(湘南摇滚中心AGAIN研究员)


我想骑稻村简 (1) - 寻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点击这里
我想骑稻村简 (2) - 寻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点击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