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藝術傳統文化

目標!一個觀看、歡笑、體驗和充滿活力的工作坊

目指せ!観て笑って、体験して元気になるワークショップ

生活在21世紀的狂言大師的檜木舞台
第 6 卷 一個觀看、歡笑、體驗和充滿活力的工作坊
大倉主義(能樂表演者狂言式大倉派)

學習就是遊戲。玩就是學習。
你是什麼時候看到這個詞的?

我上小學的時候,科學實驗中使用的藍色石蕊試紙浸入酸性水溶液中會變紅。這個發現和驚喜讓我從頭到腳都激動不已。一張紙和液體所帶來的奇蹟,激發了好奇心,成為了超越“課堂”的“遊戲”。

最近,有很多關於兒童實踐工作坊的要求。
在那之前,我有過工作坊的經驗,但目標受眾基本上是成年人。表演之間,觀眾被帶上舞台,體驗基本姿勢、滑腳、發聲等各種表情,最長約20分鐘。

我在 30 歲左右接到的第一份工作坊工作是一個連學齡前兒童都可以參加的活動。不習慣兒童表演的我們展示了狂言,教授了基本姿勢和滑腳等各種表現形式。

孩子們厭煩了。
我在不到 10 分鐘內就感到無聊。
一些孩子留在了中間。
剩下的 50 分鐘是給家長的。
這是兒童活動。
我仍然無法忘記那次挫折。
啊,一想起來就恨死了……

首先,這是一個古典藝術的世界,所以我很尷尬,認為不可能打破常規。
首先,我想我缺少什麼,我應該怎麼做才能玩得開心。這就像更換體內的細胞。

研討會是關於玩耍,而不是學習。考慮到這一點,我收集了很多東西。

我自己的狂言連環畫。
能成為原創粉絲的扇子小子。
也會有時間試穿狂言服裝。
此外,經過幾年的時間,我們能夠創建一個可以在不破壞“真正”和“模型”的情況下享受的“令人興奮的工作坊”。
孩子們的臉在看狂言的同時又笑又鬧。
體驗充滿活力和響亮的聲音。
一個形像地表達自己的勝利。
看著坐在後面的孩子一步一步往前走,我一點一點地獲得了信心。

“古典演藝”的真正魅力是什麼?
哪些是我們真正應該珍惜的“傳統表演藝術”?
我強烈地覺得我想成為一個你可以在“玩”的同時“學習”的地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