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艺术/摄影

采访荒木优 | 用从缝隙中诞生的想象力思考“原创”

荒木 悠インタビュー |ズレから生まれる想像力で「オリジナル」を考える

“原件和副本(副本)”。从文化和生活方式到表达的原创性和抄袭问题,这个主题具有广泛和深度。对于在美国度过童年,如今以日本为基地在世界各地进行创作的艺术家荒木优来说,“真实的东西”和“其他的东西”似乎一直与自己的身份相关。此次规模空前的最新个展,名为“再现神殿”。所以我参观了会场的横滨美术馆并和他交谈。

采访&文字:内田新一 照片(肖像):西野正正

参观两三个帕台农神庙

——在最新的个展“再生神殿”中迎来人们的同名作品,是作为世界遗产而闻名的帕台农神庙和无休止地在它周围慢跑的荒木先生的奇异循环形象。

《再生的神殿》2016,展览风景摄影:山中慎太郎
《再现的寺院》 2016,展览风景摄影:山中慎太郎

荒木:展厅的正面和背面都有类似的图像,但其中一个是我长大的美国纳什维尔的全尺寸复制建筑。它始建于1897年田纳西州100周年博览会上(原定于1896年举行,但因总统选举和建设期推迟到次年)。做了什么。这是纳什维尔计划成为“南雅典”的时代的遗迹。虽然我从小就熟悉它,但长大后却不知道它是复制品,所以后来在历史课上得知它的存在时,我感到很复杂。或许不仅是为了帕台农神庙本身,也是为了和我接触了很久却不知道原作的我自己。

——荒木老师的首次展览是在这个复制的帕台农神庙的地下空间,他在高中时在一次收集学生艺术作品的活动中展示了他的自画像。

荒木:是的。复制品帕台农神庙的地下空间和本次个展的举办地横滨美术馆的美术馆1,宛如双胞胎,这也是此次“复制神殿”展览的灵感来源.

——那么,你为什么不去看看“实物”呢?那么,希腊首府帕台农神庙是否倒映在墙的另一边?

荒木:考虑到这一点,我其实是去雅典打算拍的,但是很困难,最后没有得到拍摄许可。距离展览还有三个月。当我遇到麻烦时,我听说苏格兰爱丁堡有一个帕台农神庙的副本,我一查,果然是。更重要的是,它比纳什维尔早了70多年,可以说是复制的鼻祖(笑)。于是匆匆赶往“北雅典”,在墙的另一边拍下了苏格兰国家纪念碑。

——有趣的是,两者实际上都是重复的,尽管结构就像是一场寻找“原件”的旅程。

荒木:结果,复制品相互连接,我继续在没有原件的世界里奔跑。由于突发情况,工作比原计划强我认为学位增加了。

我担心自己作为海归的“真实感受”

——整个展览呈现出“什么是原作,什么是复制品?”的视角。我想问一下,这和荒木先生成长的背景有关吗?我未经允许就感觉到了。那么,首先,你能告诉我们这个故事吗?

荒木:因为父母的工作,我从三岁开始在克利夫兰待了大约一年,然后搬到纳什维尔,六岁回到日本。然而,在初二的时候,我和家人回到了美国,再次住在纳什维尔。我在美国度过了我大学毕业的时间,之后我回到了日本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你在那里过着怎样的学生生活?语言和文化似乎有很大差异。

荒木:高中是公立的,很粗糙。有一个学生带着手枪去看篮球赛,从下周开始在体育馆里安装了金属探测器(苦笑)。另外,虽然与此无关,但电影导演哈莫尼·科林是前辈。

荒木优

– 我懂了……。荒木经惟自己是个怎样的高中生?

荒木:不管怎样,我很想适应那里的文化。想想也很傻,但我却在观察着身边的同学,气势汹汹地想着一份完整的副本。我不是基督教的信徒,但我也去教堂……但这也是因为与在途中回家的父母代为照顾我的家人的关系。

——你没有和父母一起回家吧?

荒木:是的。回想起来,我认为我对日本这个“家”的依恋很薄弱。我选择留下也是有几个原因,包括 2001 年的 9/11 恐怖袭击和签证身份,一旦我离开美国,可能很难再入境。 2007年大学毕业时,我决定回到这里。

——那段经历对你后来的创作有影响吗?

荒木:声音、行为、甚至想法都会随着语言的不同而变化,所以我觉得肯定有海归特有的双重人格。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影响,作品似乎总有一个在两者之间来回穿梭的视角。这种不相干的感觉,渐渐开始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假的,然后又怀疑什么是真的……

——当然存在,但有种根在哪里的感觉吗?这似乎与本次个展的主题有关。

荒木:这可能是真的。比如有一部老作品叫《深度搜索》,它捕捉到了我用胃镜吞下的寻找小娃娃的过程,但最初我自己从未见过。我有一种意识,我想用相机检查我身体的风景。由于这个娃娃是在外国制造的,所以看起来像个白人。最近突然想,“不知道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表达了回到日本后,自己身上的美国东西被拿掉了的感觉。”从我创作到现在已经七年了,但我觉得我终于明白了这部作品的意义。

https://vimeo.com/44727375

《深度搜索》 2009

图像“错误转换”和“错位”的吸引力

——从“真实/不真实”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很多人在某个地方都有类似的感受。您属于哪里/属于什么,这是否是您的真实自我,您的真实下落等。

荒木:就我而言,英语和日语的单词也很大,所以我认为我对误译和误译也很感兴趣。更相关的是,我开始对连接不直接相关的事物感兴趣。比如我在那边大学的毕业作品是一个马奔跑的动画,从网上收集了无数马的图像并连续播放(《971 HORSES + 4ZEBRAS》2007)。它的灵感来自英国摄影师 Eadweard Muybridge 在 19 世纪末拍摄的一系列奔马照片。

https://vimeo.com/45124369

《971匹马+4只斑马》2007


——你是如何选择基于视频表达的风格的?

荒木:在大学,我首先主修雕塑。我想我想做点什么。然而,我意识到我一点都不擅长,毕竟我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做过任何雕塑。但在那所大学里,如果它涉及时间和空间,它会被认为是广义上的雕塑。即使你在评论中带了面包,它也会被视为“陶器”(笑)。我做不到,但我想我可以拍照,所以我开始使用相机。

——视频对荒木先生有何吸引力?

荒木经惟:能够编辑最初在不同时间和地点拍摄的东西,就好像它们是相互连接的一样,这仍然很有趣。我觉得观察材料并思考如何连接它们的工作类似于连接外语的翻译工作。但是,在生产中,您会被“误译”所导致的意义飞跃所吸引,而不是实际翻译所需的准确性。例如,我认为塑料模型是一种媒介,如果您不阅读说明手册就继续进行“这个和这里似乎粘在一起”,那么很容易产生不可能的形状。

在重叠的故事中

——我听说过很多,但我想回到我个展的故事。说起“将看似无关的事物联系起来”,荒木的那件栩栩如生的球衣,似乎与远古遗迹的深邃格格不入,即使在“再生神殿”中也令人印象深刻。

荒木:那是阿迪达斯是原装的。我选择了那个著名的三叶草标志,因为它的主题是古代体育比赛中授予获胜者的月桂冠。顺便说一句,从新古典主义的流向和1896年奥运会之后,德国和品牌的发源地希腊之间的关系在外交方面也根深蒂固。当地的希腊人还告诉我,即使获准在帕台农神庙拍摄,文化事务局也可能会指出服装背景的政治性。

《寻源》2016,高清视频
《寻源》2016,高清视频

——这也是本次个展的一个特点,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联想。感觉可以说是重头戏的第一部长片《寻根问津》,特别是爆满。正如标题所说,原文是什么?以 为主题,我们将继续在帕台农神庙发现的古神狄俄尼索斯的孤独(?)的神秘背景。

荒木:这幅图像是将大约一年时间拍摄的图像排列在一条时间线上,并像雕刻石头一样一点一点地雕刻出来的结果。没有场景或故事板,我最紧张的是如何编辑我所到之处拍摄和收集的片段。在此过程中,他认为需要一个故事,并改编了托马斯·曼的小说《幻灭》(1896 年)。我引用了它。我以自己的方式模仿电影语法,但由于我是从我所采取的材料中思考而没有做出任何决定,所以有些功能场景和一些不是。由于这种制作方式,它是否可以被称为场景是值得怀疑的。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幻灭”。小说本身讲述的是一个男人通过书本获得了生活的知识,当他真正体验到事情时,他感到失望。

荒木:在小说中,当我看到一件著名的艺术作品时,我的幻想破灭了,但当我读到它时,我真的很同情它。那是因为当我的愿望实现时,当我到达原来的帕台农神庙时,我是这么想的。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遗址,但我期待的远不止这些。最重要的是,奇怪的是,使用复制技术——包括纳什维尔的帕台农神庙——它们只是我们已经看过的照片和视频。当我体验到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时,我对复制品的完美印象深刻,说对纳什维尔全尺寸复制品的热情是惊人的。

荒木优

——想着原作和复刻,内幕也很有趣。在《寻原》中,几个故事同时发生。一个是毕业前一周追随的现代美国高中生的镜头,乍一看似乎完全没有联系。但……。

荒木:那个高中生叫卢卡斯,是我在美国时代欠下的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我的弟弟。我去年五月去纳什维尔参加他的高中毕业典礼。即使我将镜头对准它,我也很自然地停止了他的日常生活,直到毕业。回看一个成年男子躺在沙发上吃零食的镜头,他发现帕台农神庙的狄俄尼索斯神像的姿势和容貌一模一样。那一刻,我看到了古代与现代突然联系在一起的形象,雕塑栩栩如生。同时,我要找到一个采石场,那里是帕台农神庙的材料大理石。当你真正去那里的时候,有一个洞穴,就是柏拉图洞穴的寓言(住在洞穴里的人认为“实体”的“影子”就是实体本身。同样,我们实际上看到它。我并入视频中的元素会创建这样的关联,例如记忆(除了想法的“影子”外,什么都没有)。

――幻灯片放映的作品“Fig.”是同一作品前面的那个想法的起源吗?卢卡斯和他兄弟的家庭照片,让我们想起许多古代雕塑与其人物的相似之处,交替投影。

荒木:没错。至于《无花果》,那是一张非常私密的照片,所以我很担心制作它的道德规范。但即使我担心,我也忍不住,所以如果我冒险直接咨询,他说“好”。我明白这是我被承认为我的家庭成员的证明。同时,那张专辑也包括了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我敢于从干巴巴的角度来看待自己很奇怪的站姿,比如半家半人,所以我选择了“图”这个标题。据说家庭照片和古代雕塑都是为了留下存在的证据。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图像在我看来是一样的。

从图片链看“原创”的含义

――此外,前往采石场的年轻人被称为“Lafcadio”,这让人联想到来自希腊的小泉八云(Lafcadio Hearn)。此外,还有无数的钩子,比如现代女性的出现,她们制作了全尺寸的手工雕塑,以应对没有手臂的狄俄尼索斯雕像。通过连接看似无关的事实和虚构来扩展世界——我突然联想到采用这些方法的有吸引力的先驱艺术家,但荒木先生在这部作品中挑战了什么样的表达方式?

荒木:就我而言,我认为我对堆叠可能不相关的东西时的错位量感兴趣。至于那个做手雕的女人,我正好感兴趣,拍了照片,不过她的真名是佩内洛普,和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同名。如果你能夸大从这样一连串图像的间隙中产生的想象力,那就太好了。即使在电影中,我也喜欢使用其他杰作和非电影表达方式的各种引用的导演。相反,我可能会怀疑我能否用文字传达一些固定的东西。

――我希望读者能真正看到这个视频作品是如何结束的,但让·科克托开头关于原创性的自相矛盾的话是一个信息。我收到了。

荒木:我还是觉得“原创”的现代神话理念很精彩,但另一方面,“原创”直到出现重复才出现。“”的概念也是成立的。然而,例如,纳什维尔的帕台农神庙对我小时候来说是一种原始的体验,出于某种原因和政治,它以这种方式在土地的背景下被引用。..但是,对我来说,答案似乎已经出来了,我觉得还没有出来,我还是在公开地兜兜转转。

《选角研究》 2016,5部高清影片
《选角研究》 2016,5部高清影片

——展览最后展示的五幅小影像作品《选角研究》,仿佛荒木先生的信,声音绵长,思绪绵长。

荒木:每个人都在达到创作和表达的境界之前抓住了舞台,比如做面包吃,修理坏机器,做绘画的基础,练习钢琴。这是一个东西。当我被允许在制作要铸造的模型的过程中拍摄手部的动作时,我觉得这比最终的雕塑本身更崇高。不知道能不能叫Aura,但现在我觉得做某事的样子就是事实,所以我决定最后看看。

——今天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还以为荒木老师的创作根植于作为海归孩子的有些特殊的背景,但他对正品/假货的想法很感兴趣。从这个角度来看,不知道不同的人是否可以从自己的角度进入。

荒木:我不认为海归是那么稀有,但是他们不是试图适应他们所处的环境或试图与周围环境相适应,而是从模具中溢出。我认为这会有点如果社会的目光转向成为的可能性,生活会更容易。

荒木优

——最后,能对参观展览的人说点什么吗?

荒木:如果能在各个视角的图像之间的差异中找到“故事”,那就太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