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艺术/摄影

[每日/非记录展览联动项目] 青田新也 x 八木凉太 交叉采访

【日常/オフレコ展連動企画】 青田 真也 × 八木 良太 クロスインタビュー

文:井上明子 摄影:西野雅信

参加 2014 年 1 月 11 日星期六至 1 月 30 日星期四在 KAAT 神奈川艺术剧院 Naka Studio 举办的“Daily / Off-Reco”展览的艺术家的交叉采访。这一次,展览由两位艺术家触发,他们是一位将万物表面刮擦并转化为艺术作品的艺术家,另一位是因充分利用声音和图像的装置而受到高度评价的八木良太。 .我们互相问他们对什么感兴趣。

sozai_aota_yagi

■ 八木凉太对青田慎也的提问

八木凉太(Y):我想问一下青田先生,他是否有一种将作品作为一种印刷表达方式的感觉。

青田新也(A):我没那么自觉。然而,人们常说它看起来像印刷品。我认为使用大量制造或具有良好形象的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Y:这是版画的特点之一,不是吗?

答:没错。小时候特别喜欢人物的东西,收藏了,现在还喜欢那种东西。

Y:那你家里有很多人偶吗?

A:不,不是这样,但有时我会引用和使用这种图像。

Y:在Aota先生的作品中,“形象”和“表面”这两个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如何看待“内容”?雕刻物体表面以外的部分。

A:我也对此感兴趣。我还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但我喜欢马虎的感觉。这就是我做这件事的地方…之前在美术笔记本里有一个关于吉卜力的专题,但是有个说法是“吉卜力有一种邋遢的感觉”,这和我的作品的部分有点不同。也许吧,但我被风之谷的吸引了巨神战士还有那种邋遢的感觉。

Y:我想你能理解你所说的形象。一种德洛里的感觉。奥塔先生有两层平行运行,表面比较概念化,里面是很沉闷感性的形式。

A:是的,两者都有我是说…。但是,在创作作品时,感性的制作部分会继续进行,如何展示它以及携带什么样的东西可能会因地点而异。

Y:当我创作一件作品时,我期待着发现一些令我惊讶的东西。青田先生有什么可以通过刮痧来发现的乐趣吗?

A:这是一项相当温和的任务,所以痛苦就是痛苦(笑)。

Y:嗯,变化本身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逐渐出现的。

答:没错。然而,这项工作类似于马拉松,有时会变得困难但很舒服(笑)。例如,当你在流水线上做兼职,你可以不假思索地工作,这类似于体验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Y:嗯,你说什么,不是跑步者高……

答:哈哈

yagi_aota_artist

Y:但我认为Aota先生是在使用他的身体。大码头仍计划在非唱片展上展出不是刮胡子吗?大脑中的某种药物出来了……我很明白。那是我切纸板的时候。如果你做艺术,你会得到更多的纸板。我们不收集用过的纸,所以我们在垃圾焚烧当天一起剪掉。顺便说一句,在家里,我叫它“砍柴”,但我只是用美工刀把纸板切成小号,叠起来放在垃圾袋里。当我做这项工作时,我对此很着迷,并且什么都不考虑就去做。

A:你工作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Y:我在做的时候没有那种欲望。就像“砍柴”一样,我觉得不假思索地行动是很美的。从某种意义上说,驾驶是相似的,您无需考虑任何事情。

答:啊,当然。当我想到某事时,我也会骑自行车。

Y:是啊是啊。就我而言,有些地方的身体与作品无关,当我说“我要创作作品”时,我经常购物或在电脑上画画。

A:你有什么购物的想法吗?

Y:有两种,一种是逛街的,一种是找材料的。以前经常说去家装店,但是我从小就在做…当您在家居装饰店等杂项空间中查看事物时,您可能会想出一些想法。

A:八木先生作品中经常用到的记录是从哪里得到的?

Y:在京都使用这是一家唱片店。我只是拉出唱片,取出内容,然后检查标签的颜色。然后,当我回家的时候,我把它归类为一种材料,就像夹克对夹克和唱片一样。另外,当我听唱片时,会有类似“哦,这首歌真好!”之类的感觉。至于怎么找唱片,我的眼睛完全是在找材料,所以我看的是标签的颜色而不是值不值得……

答:大声笑!那个时候,你在唱片店看这张唱片的目的是什么?

Y:哦,那是我刚买的东西。不要去唱片店去想,

– 答:有一个目的。

Y:是的。然而,当我深思熟虑地去购物时,这个想法本身却很少出现。那是我切纸板的时候,当我开车的时候,当我和人说话的时候,或者当我做一些与它无关的事情的时候。我想出了类似“……”的东西。购物是一项必要的任务,但那时什么都不会产生……

答:我明白了。

Y:你是如何获得作品中使用的材料的?

A:我经常收到。我在木头上雕刻了大约三只熊(笑)。但是一旦我把它变成了一个作品,我就不想做同样的工作了。

wp-内容 / 上传 / 2013/12 / sozai_aotashinya.jpg "> sozai_aotashinya

Y:我应该总是使用不同的主题吗?

答:没错。这是一项工作,所以毕竟它变得乏味。

Y:选择材料有什么标准吗,比如洗涤剂瓶还是小熊?

答:简单来说,图标是实心的。另外,正如我之前所说,当然,是否更好地用感官来看待它。顺便说一句,洗涤剂瓶是作为产品出售的,因此它们制作得非常好。出国的朋友买了很多,我自己也买了,所以聚集了很多。

Y:你对人的作品有抵抗力吗?

A:哦,没关系。

Y:我觉得是因人而异,但是金先生在横滨美术馆展出的时候,前面有一个材料盒,上面写着“如果有可以用来创作作品的东西,请把它放进去”艺术室的。被放置。但是你说你根本没有得到你想要的。我们认为适合金先生的东西对他来说完全不同。换句话说,即使你尝试做同样的事情,你也知道那个人的规则。但我觉得我自己不能成为那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那方面的判断可能是奥塔先生本人是一个严格的判断者。

A:哦,可能是这样。

Y:你说你这次要公布一个新作品来剪三角钢琴,钢琴的主题是从哪里来的?

A:第一个机会是决定场地是KAAT神奈川艺术剧场(注:这是神奈川县民会馆画廊的特展,但与大楼的改造工作重叠,所以这次我们将有KAAT神奈川艺术剧场的一个场地,当我在工作室看到照片的时候,我只是在考虑规划。虽然原来剧场空间里有一架钢琴,但第一个原因是我觉得不可避免的要带点别的东西去那里,然后我无法想象它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它很有趣。

Y:在展览开始之前,您实际上无法平滑声音,对吧?

答:我不能。 .. ..大声笑但老实说,虽然我自己制定了计划,但有些地方我很不情愿。在工作和预算方面可能很困难……

AOTA_YAGI_4

<strong> Y:但我觉得如果我不喜欢,我可以做得更好。我觉得在生产中能够接受那些在感官上抗拒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人们可以用“好吧,让我们试试”的感觉做出更好的东西。选择一个主题的行为也创造了一种作家的性格,但我认为如果你继续这样做,它不会传播开来。

答:没错,没错!这就是为什么当我对中野先生(注:神奈川县民馆画廊馆长,中野仁先生)说“我想用钢琴”时,他说“我们来吧!”可能有问题之后的储藏地点,但例如,如果由兼任建民堂总艺术总监的一柳俊先生来演奏,我会很高兴的。当我重新考虑钢琴主题可能以这种方式涉及各种人的想法时,我想我会尽力而为。

■ 青田慎也对八木凉太的提问

A:下次想请教八木先生,但我觉得八木先生谈到了作品的概念之类的东西,“美的东西”。

Y:没错。即使涉及到声音,它通常是作为视觉图像出现的第一件事,所以我不认为我在这方面是一个音乐家。因此,例如,即使在使用转盘制作陶轮的作品(《滑音》2006)中,该图像也是最先燃烧的。唱片的中心有陶器,我可以看到它的制作过程。这一切都始于它会很有趣的想法。老实说,当时我没有任何概念,但我认为这是思考后来制作的正确方式。从一开始就创建一条路径,就等于无法从路径中逃脱,所以为了能够尽可能灵活地应对变化,最好动一下手。如果你移动你的手,就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它会流到那里。相反,如果我有一个计划,我觉得我必须更接近那个理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26HaNtjuno

A:在这次非唱片展上展出的新作品,好像是软盘的幻灯片(注:法国SAIP制造商开发的极薄的唱片板),但八木先生的作品是一个东西。我认为它非常漂亮,而且我认为它首先是一个幻灯片真的很酷。

[标题 id = “attachment_5457” 对齐 = “alignnone” 宽度 = “250”] 软盘软盘[/标题]

Y: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因为它具有事物本身的美。这只是什么和什么结合起来,实际上不是很多工作吗?

A:我认为八木先生的故事和我的故事有一点联系,但你可以看到他的伟大承诺。

Y: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视频投影仪,为什么幻灯片好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因为很难用语言表达……

A:录音带作品(注:“sound sphere”2011)也很漂亮,不是吗?

[标题 id = “attachment_5453” 对齐 = “alignnone” 宽度 = “500”] resize_soundsphere (2011) 《音域》2011 八木良太[/ caption]

Y:这并不意味着我创造了形状,但球体是一个球体,不是吗?我认为您无法区分两个保龄球。当谈到它是否可以被认为是美丽的问题时,我觉得它没有多大意义,除非它与你正在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前面简单说视觉好,就是说成品就是基于这种机制的,而且这个造型很漂亮,所以我就只跟没有这个功能的造型比,大概是不可能的我想知道它是什么。

A:不知怎的,我觉得我真的很连接……

Y:也许是一种类似设计的剪辑视角?例如,如何占用空间以及占用多少保证金是一个问题。
例如,即使是在使用伞柄的作品中(注:<<rainyday music>>2005),伞柄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但看起来很漂亮。

[标题 id = “attachment_5454” 对齐 = “alignnone” 宽度 = “500”] 雨天音乐2005W:30mm/D:150mm/H:1315mm雨伞/耳机/MP3播放器 《雨天音乐》2005年八木凉太[/标题]

A:这就是为什么它看起来与你的工作方式有关。

Y:嗯,我对最后的完成部分非常小心。例如,玩家如何看待球装置,以及除了边缘突出的铝之外,木框架还有多少毫米。工作来的时候框框真的不重要吗?如果有的话,我更关心的是额头而不是内容,与其自己制作作品,不如考虑框架的厚度和深度,这很有趣,而且我认为我更喜欢导演和编辑它,而不是作品本身。我认为这是基于我所学的。

■ 最后,您对前来观看非公开展览的客户有什么想说的吗?

Y:这很难,不是吗?当然,我希望很多人看到它……但它可能是出于政治或经济原因……当我被问到艺术家创作这幅画是不是因为他想看这件作品时,我不这么认为。

答:大声笑!

Y : 从主办方的角度来看,动员展览是很重要的,不是吗?但是希望人们来看他们的作家不是很少吗?我很尴尬地看到我为熟人做的东西……

A:但是那种感觉很奇妙。

Y: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有人说“对不起,我不能去看展览”,我最终还是会说“好的,好的”。所以,我不能说“你为什么不来看我?”那个习惯,即使我在摆脱酒会时会生气……

.net / wordpress / wp-content / uploads / 2013/12 / AOTA_YAGI_1.jpg "alt="AOTA_YAGI_1"width="500"height="333"/>

A:但我大约一半一半。好吧,我感到很尴尬,但我首先想看到的是……

Y: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人们对我感到高兴…

答:没错。

Y:所以,我认为距离我内心的社会还没有超越这个事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A:但是正如八木先生之前所说,“请来展览”是你说的……(笑)

Y:但毕竟我有展示有趣的东西的欲望,当然也想来看看,高兴一下。至于来展会的客户,我希望他们能来展会,结合自己的生活去思考一些事情。我不认为艺术是无用的。我认为它在日常生活中很有用。但是,我觉得自己像艺术一样,除非我好好思考,否则我无法很好地使用它。所以,我认为比看展览的人更重要的是思考,而不是仅仅开心地看展览或在那一刻回家。这就是艺术在学习的原因。

A:除了展览,好像还有很多表演,比如阅读和音乐,所以我也很期待。另外,还有目录看起来你可以做一些好事……我希望你喜欢这样的东西。

Y:画册本来是要留下的,但是展览是展览之后就再也看不到的东西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你不要错过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展览的事实。

“每日/非记录”展览■
日期: 2014年1月11日(周六)-1月30日(周四)10:00-18:00
地点: KAAT神奈川艺术剧场Medium Studio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