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藝術/攝影

[每日/非記錄展覽聯動項目] 青田新也 x 八木涼太 交叉採訪

【日常/オフレコ展連動企画】 青田 真也 × 八木 良太 クロスインタビュー

文:井上明子 攝影:西野雅信

參加 2014 年 1 月 11 日星期六至 1 月 30 日星期四在 KAAT 神奈川藝術劇院 Naka Studio 舉辦的“Daily / Off-Record”展覽的藝術家的交叉採訪。這一次,展覽由兩位藝術家觸發,他們是一位將萬物表面刮擦並轉化為藝術作品的藝術家,另一位是因其充分利用聲音和圖像的裝置而受到高度評價的八木良太。 .我們互相問他們對什麼感興趣。

sozai_aota_yagi

■ 八木涼太對青田慎也的提問

八木涼太(Y):我想問一下青田先生,他是否有一種將作品作為一種印刷表達方式的感覺。

青田新也(A):我沒那麼自覺。然而,人們常說它看起來像印刷品。我認為使用大量製造或具有良好形象的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

Y:這是版畫的特點之一,不是嗎?

答:沒錯。小時候特別喜歡人物的東西,收藏了,現在還喜歡那種東西。

Y:那你家裡有很多人偶嗎?

A:不,不是這樣,但有時我會引用和使用這種圖像。

Y:在Aota先生的作品中,“形象”和“表面”這兩個詞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如何看待“內容”?雕刻物體表面以外的部分。

A:我也對此感興趣。我還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但我喜歡馬虎的感覺。這就是我做這件事的地方…之前在美術筆記本里有一個關於吉卜力的專題,但是有個說法是“吉卜力有一種邋遢的感覺”,這和我作品裡的部分有點不一樣。也許吧,但我被風之谷的吸引了巨神戰士還有那種邋遢的感覺。

Y:我想你能理解你所說的形象。一種德洛里的感覺。奧塔先生有兩層平行運行,表面比較概念化,裡面是很沉悶感性的形式。

A:是的,兩者都有我是說…。但是,在創作作品時,感性的製作部分會繼續進行,如何展示它以及攜帶什麼樣的東西可能會因地點而異。

Y:當我創作一件作品時,我期待著發現一些令我驚訝的東西。青田先生有什麼可以通過刮痧來發現的樂趣嗎?

A:這是一項相當溫和的任務,所以痛苦就是痛苦(笑)。

Y:嗯,變化本身並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逐漸出現的。

答:沒錯。然而,這項工作類似於馬拉松,有時會變得困難但很舒服(笑)。比如,當你在流水線上做兼職,你可以不假思索地工作,這類似於體驗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Y:嗯,你說什麼,不是跑步者高……

答:哈哈

yagi_aota_artist

Y:但我認為Aota先生是在使用他的身體。大碼頭仍計劃在非唱片展上展出不是刮鬍子嗎?大腦中的某種藥物出來了……我很明白。那是我切紙板的時候。如果你做藝術,你會得到更多的紙板。我們不收集用過的紙,所以我們在垃圾焚燒當天一起剪掉。順便說一句,在家裡,我叫它“砍柴”,但我只是用美工刀把紙板切成小號,疊起來放在垃圾袋裡。當我做這項工作時,我對此很著迷,並且什麼都不考慮就去做。

A:你工作的時候有這種感覺嗎?

Y:我在做的時候沒有那種慾望。就像“砍柴”一樣,我覺得不假思索地行動是很美的。從某種意義上說,駕駛是相似的,您無需考慮任何事情。

答:啊,當然。當我想到某事時,我也會騎自行車。

Y:是啊是啊。就我而言,有些地方的身體與作品無關,當我說“我要創作作品”時,我經常購物或在電腦上畫畫。

A:你有什麼購物的想法嗎?

Y:有兩種,一種是逛街的,一種是找材料的,以前經常說去家裝店,但是我從小就一直在做……當您在家居裝飾店等雜項空間中查看事物時,您可能會想出一些想法。

A:八木先生作品中經常用到的記錄是從哪裡得到的?

Y:在京都使用這是一家唱片店。我只是拉出唱片,取出內容,然後檢查標籤的顏色。然後,當我回家的時候,我把它歸類為一種材料,就像夾克對夾克和唱片一樣。另外,當我聽唱片時,會有類似“哦,這首歌真好!”之類的感覺。至於怎麼找唱片,我的眼睛完全是在找材料,所以我看的是標籤的顏色而不是值不值得……

答:笑!那個時候,你在唱片店看這張唱片的目的是什麼?

Y:哦,那是我剛買的東西。不要去唱片店去想,

– 答:有一個目的。

Y:是的。然而,當我深思熟慮地去購物時,這個想法本身卻很少出現。那是我切紙板的時候,當我開車的時候,當我和人說話的時候,或者當我做一些與它無關的事情的時候。我想出了類似“……”的東西。購物是一項必要的任務,但那時什麼都不會產生……

答:我明白了。

Y:你是如何獲得作品中使用的材料的?

A:我經常收到。我在木頭上雕刻了大約三隻熊(笑)。但是一旦我把它變成了一個作品,我就不想做同樣的工作了。

wp-內容 / 上傳 / 2013/12 / sozai_aotashinya.jpg "> sozai_aotashinya

Y:我應該總是使用不同的主題嗎?

答:沒錯。這是一項工作,所以畢竟它變得乏味。

Y:選擇材料有什麼標準嗎,比如洗滌劑瓶或耙子?

答:簡單來說,圖標是實心的。另外,正如我之前所說,當然,是否更好地用感官來看待它。順便說一句,洗滌劑瓶是作為產品出售的,因此它們製作得非常好。出國的朋友買了很多,我自己也買了,所以聚集了很多。

Y:你對人的作品有抵抗力嗎?

A:哦,沒關係。

Y:我覺得是因人而異,但是金先生在橫濱美術館展出的時候,前面有一個材料箱,上面寫著“如果有可以用來創作作品的東西,請把它放進去”藝術室的。被放置。但是你說你根本沒有得到你想要的。我們認為適合金先生的東西對他來說完全不同。換句話說,即使你嘗試做同樣的事情,你也知道那個人的規則。但我覺得我不能成為那種人。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那方面的判斷可能是奧塔先生本人是一個嚴格的判斷者。

A:哦,可能是這樣。

Y:你說你這次要公佈一個新作品來剪三角鋼琴,鋼琴的主題是從哪裡來的?

A:第一個機會是決定場地是KAAT神奈川藝術劇場(注:這是神奈川縣民會館畫廊的特展,但與大樓的裝修工作重疊,所以這次我們將有KAAT神奈川藝術劇場的場地。在工作室裡看到照片的時候,我只是在想一個計劃。雖然原來劇場空間裡有一架鋼琴,但第一個原因是我覺得不可避免的要帶點別的東西去那裡,然後我無法想像它會是什麼樣子,我覺得它很有趣。

Y:在展覽開始之前,您實際上無法平滑聲音,對嗎?

答:我不能。 .. ..大聲笑但老實說,雖然我自己制定了計劃,但有些地方我很不情願。在工作和預算方面可能很困難……

AOTA_YAGI_4

<strong> Y:但我覺得如果我不喜歡,我可以做得更好。我覺得在生產中能夠接受那些在感官上抗拒的東西是非常重要的。我覺得人們可以用“好吧,讓我們試試”的感覺做出更好的東西。選擇一個主題的行為也創造了一種作家的性格,但我認為如果你繼續這樣做,它不會傳播開來。

答:沒錯,沒錯!所以當我對中野先生(注:神奈川縣民館畫廊館長,中野仁先生)說“我想使用鋼琴”時,他說“我們來吧!”可能是存儲有問題位置稍後,但例如,如果同時也是建民大廳的總藝術總監的 Kei Ichiyanagi 扮演它,我會很高興的。當我重新考慮鋼琴主題可能以這種方式涉及各種人的想法時,我想我會盡力而為。

■ 青田慎也對八木涼太的提問

A:下次想請教八木先生,八木先生談到了作品的概念,“很美的東西”。

Y:沒錯。即使涉及到聲音,它通常是作為視覺圖像出現的第一件事,所以我不認為我在這方面是一個音樂家。因此,例如,即使在使用轉盤製作陶輪的作品(《滑音》2006)中,該圖像也是最先燃燒的。唱片的中心有陶器,我可以看到它的製作過程。這一切都始於它會很有趣的想法。老實說,當時我沒有任何概念,但我認為這是思考後來製作的正確方式。從一開始就創造出一條路徑,就等於無法從路徑中逃脫,所以為了能夠盡可能靈活地應對變化,不如動動手。如果你移動你的手,就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它會流到那裡。相反,如果我有一個計劃,我覺得我必須更接近那個理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26HaNtjuno

A:在這次非唱片展上展出的新作品,好像是軟盤的幻燈片(注:法國SAIP製造商開發的極薄的唱片板),但八木先生的作品是一個東西。我認為它非常漂亮,而且我認為它首先是一個幻燈片真的很酷。

[標題 id = “attachment_5457” 對齊 = “alignnone” 寬度 = “250”] 軟盤軟盤[/標題]

Y: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因為它具有事物本身的美。這只是什麼和什麼結合起來,實際上不是很多工作嗎?

A:我認為八木先生的故事和我的故事有一點聯繫,但你可以看到他的偉大承諾。

Y: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視頻投影儀,為什麼幻燈片是好的對我來說是一個難題,因為它很難用語言表達……

A:錄音帶作品(注:<<sound sphere >> 2011)也很漂亮,不是嗎?

[標題 id = “attachment_5453” 對齊 = “alignnone” 寬度 = “500”] resize_soundsphere (2011) 《音域》2011 八木良太[/ caption]

Y:這並不意味著我創造了形狀,但球體是一個球體,不是嗎?我認為您無法區分兩個保齡球。當談到它是否可以被認為是美麗的問題時,我覺得它沒有多大意義,除非它與你正在做的事情聯繫在一起。前面簡單說視覺好,就是說成品就是基於這種機制的,而且這個造型很漂亮,所以我就只跟沒有這個功能的造型比,大概是不可能的我想知道它是什麼。

A:不知怎的,我覺得我真的很連接……

Y:也許是一種類似設計的剪輯視角?例如,如何占用空間以及佔用多少保證金是一個問題。
例如,即使在使用傘柄的作品中(注:<<雨天音樂>>2005),傘柄也不是很特別,但看起來很漂亮。

[標題 id = “attachment_5454” 對齊 = “alignnone” 寬度 = “500”] 雨天音樂2005W:30mm/D:150mm/H:1315mm雨傘/耳機/MP3播放器 《雨天音樂》2005年八木涼太[/標題]

A:這就是為什麼它看起來與你的工作方式有關。

Y:嗯,我對最後的完成部分非常小心。例如,玩家如何看待球裝置,以及除了邊緣突出的鋁之外,木框架還有多少毫米。工作來的時候框框真的不重要嗎?如果有的話,我更關心的是額頭而不是內容,而且還不如考慮框架的厚度和深度,而不是製作作品本身。很好玩,而且我認為我更喜歡導演和編輯它,而不是作品本身。我認為這是基於我所學的。

■ 最後,您對前來觀看非公開展覽的客戶有什麼想說的嗎?

Y:這很難,不是嗎?當然,我希望很多人看到它……但它可能是出於政治或經濟原因……當我被問到藝術家創作這幅畫是不是因為他想看這件作品時,我不這麼認為。

答:笑!

Y : 從主辦方的角度來看,動員展覽是很重要的,不是嗎?但是希望人們來看他們的作家不是很少嗎?我很尷尬地看到我為熟人做的東西……

A:但是那種感覺很奇妙。

Y: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有人說“對不起,我不能去看展覽”,我最終還是會說“好的,好的”。所以,我不能說“你為什麼不來看我?”那個習慣,即使我在擺脫酒會時會生氣……

.net / wordpress / wp-content / uploads / 2013/12 / AOTA_YAGI_1.jpg "alt="AOTA_YAGI_1"width="500"height="333"/>

A:但我大約一半一半。好吧,我感到很尷尬,但我首先想看到的是……

Y:沒錯。這就是為什麼我希望人們對我感到高興…

答:沒錯。

Y:所以,我認為距離我內心的社會還沒有超越這個事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A:但是正如八木先生之前所說,“請來展覽”是你說的……(笑)

Y:但畢竟我有展示有趣的東西的慾望,當然也想來看看,高興一下。至於來展會的客戶,我希望他們能來展會,結合自己的生活去思考一些事情。我不認為藝術是無用的。我認為它在日常生活中很有用。但是,我覺得自己像藝術一樣,除非我好好思考,否則我無法很好地使用它。所以,我認為比看展覽的人更重要的是思考,而不是僅僅開心地看展覽或在那一刻回家。這就是藝術在學習的原因。

A:除了展覽,好像還有很多表演,比如閱讀和音樂,所以我也很期待。另外,還有目錄看起來你可以做一些好事……我希望你喜歡這樣的東西。

Y:畫冊本來是要留下的,但是展覽是展覽之後就再也看不到的東西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希望你不要錯過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的展覽的事實。

“每日/非記錄”展覽■
日期: 2014年1月11日(週六)-1月30日(週四)10:00-18:00
地點: KAAT神奈川藝術劇場Medium Studio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