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Double Planet 第13話

雙行星第13集

雙行星
第13話《忍不住想被她誇獎》
Satoru Aono (Furutajun & Yota Kanda / Radio Shonan Personality)

我到底應該開始談論什麼?首先,讓我們追溯一下這個月的多彩記憶。從那天開始,一切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天晚上,我讓Tamaru先生聽了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創作的歌曲《Sky and Puzzle》。一首歌曲的播放時間過去後,Tamaru先生打電話給我。接電話的那一刻,根本就沒有打招呼,第一個聲音“真好”深深地鑽進了我的肚子裡。熱水袋的溫暖慢慢傳遍全身。

它得到了回報。

我的腦海裡浮現出這樣一個詞。那個時候,我從來沒有做過一首歌,也沒有勇氣去做,我還在想著實現當年我想做的時候表達的感受。但現在我已經成功地自己創造了一個作品,這個表達激發了某人做某事,它像迴旋鏢一樣回到了我的身邊。這是表達的真正快感嗎?我想為某人而不是為自己寫一首歌嗎?從這個意義上說,Tamaru 先生是我的第一個客戶。當然,在我製作的過程中,Tamaru 先生多次來找我。我忍不住想要被她誇獎。

“我可以在即將到來的發行演出中使用這首歌嗎?”
“嗯”
“讓我用”

幾天后,我決定去參觀塔瑪魯先生的高中。最好的朋友這要由夏樹先生盤問。我是誰?田丸先生告訴了我這件事,但我被要求挖掘根和葉,除非我親眼檢查,否則我無法放心。田丸站在夏樹身後,雙手合十,悄悄動了動嘴巴,說道:“走吧,我,n。”

“我聽到了這首歌。”

夏樹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說道。

“它曾是怎樣的?”

我很緊張,等待著她嘴裡的回答。就算田丸先生喜歡,夏樹先生不喜歡也很難。我為此做好了準備。

“這不是別人的歌,對吧?”
“嗯?”
“對了,你還好嗎?”

對?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一個我沒想到的詞。

“因為如果你在交付性能中這樣做,它就出來了”

我明白了,就是這樣。
我必須在這裡說我的清白。像個男人。

“我自己作曲和作曲。這絕對是青野悟創作的歌曲。”

這是法庭嗎?
反應如此僵硬,以至於我想深入了解自己。
在內心深處,我覺得我在撒謊。毫無疑問,這首歌是他一個人完成的。然而,Tamaru-san 的話和感情可能在歌曲的根部是錯綜複雜的。這首歌是因為我知道的。好像是我自己做的,我自己也做不來。這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而是一個事實。

“好。讓我們在最後一幕播放這首歌吧!”

當夏樹成功贏得讚譽時,《天空與拼圖》發行性能的項目開始動搖。我還多次參觀了排練廳,看看排練是什麼樣的。我只是默默地看課。從不熟悉情況的一年級學生開始,完全是“你是誰?”那一定是一個聲音。我以前受不了這種視線。然而,不知不覺中,我的神經開始發胖。

“夏樹,我想讓你用更多的力氣說出那句話。”
“嗯?撒謊?有嗎?”
“是啊,我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
“除非你做得過火,否則你無法判斷!”

田丸先生和夏樹先生經常吵架。每次訓練都被中斷。尷尬的空氣開始在一年級學生之間飄蕩。但他們並不介意。討論直到他們彼此滿意為止。兩人對工作的感情爆發了。這種熱量可能是我一直很欣賞的。當我決定一個人做的時候,我放棄了一個青春的片段,因為我想組一個樂隊但做不到。我想我已經避免與某人爭論了。我選擇了不衝突的生活。但是,除非彼此嚴重,否則不會發生碰撞。有自己不能放棄的意見。換句話說,你知道生命的意義。

我還會及時嗎?

兩個月後,高中二年級就結束了。這麼快的一年。
距離畢業還有一年。 1年?
問問自己你是否還能做到。

“這取決於你。”

我覺得我被告知要被變得強大的自己拋棄。
一邊繞路,一邊回到了起點。

讓我們和某人談談。
假設我想組建一個樂隊。
你可能不會被處理。
但是,讓我們堅持下去。
讓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它。

我想組一個樂隊並現場表演。

那天我也要去練習。
放學後,我在車站附近的糕點店買了10個奶油泡芙。
這是對戲劇俱樂部的承諾。
莎拉這種事我渴望一個能做到的人。
現在我即將成為。
我興奮地跑上人行天橋的樓梯。

然後我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
是夏樹同學。

“怎麼了?”

一陣不自然的沉默後,夏樹努力擠出聲音。

“……盧卡對電暈呈陽性。”

“待續”

* 你可以從這裡看到後面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