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藝術/攝影

Azamino寫真年刊“當我想到它時,它已經不在我面前了”|石川龍一訪談

あざみ野フォト・アニュアル『考えたときには、もう目の前にはない』| 石川竜一インタビュー

2016.2.14 發表採訪&文字:Hiroyuki Watanabe 照片(肖像):Masamasa Nishino

2014 年 11 月,我認識了一位名叫 Ryuichi Ishikawa 的攝影師。我在沖繩認識的一個女朋友告訴我,“我朋友的搞笑攝影師正在澀谷展出,所以去看看吧。”我在後來獲得木村伊兵衛攝影獎的“沖繩肖像 2010-2012”印刷之前在會場遇到的石川先生喝醉了,所以我參觀了銀座尼康沙龍的個展以後的日子。,我又聽到了這個故事。石川先生背著一個大帆布包,脖子上掛著兩台數碼背的哈蘇,從銀座的小巷裡出現,他一字一句地回答問題,像一個沖繩人一樣。銀座。我以為他是一個真誠的人。 1年後。在忙著準備個展“當我想到它,它已經不在我面前了”的時候,久違的第一次見到的石川先生仍然謙虛、真誠、溫柔和濕潤的眼睛,魷魚(魷魚?)沖繩是“妮妮”。

由於攝影展只打當時的“點”,所以我將把我到目前為止所拍攝的東西放出來。

在“一想到它就不再在我面前”中,石川先生被認可為攝影師之前的早期作品包括獲得木村伊兵衛獎的“絕景複調”和“沖繩人像2010-”攝影獎。2012 年”。此外,最新作品“CAMP”將首次公開。我認為與名叫石川龍一的攝影師一起了解作品的世界是一個很好的構圖,當我告訴他時,石川先生苦笑著說:“我沒有死,但它看起來像一個回顧展”,但展覽的意圖很簡單。


“我只是把我現在能做的事情都拿出來了。人們在腦海中同時思考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展出的人像、快照、拍立得照片都是並行拍攝的,早期的作品是一個時代當我在攝影上試錯的時候,但還是一樣。我對攝影沒有答案,但我認為我需要考慮一下。我認為沒有必要考慮它的含義。作文如果你敢說出來,感覺就像是在說“我現在是這樣想的,我在這裡是這樣想的。我希望我能留下那樣的話。”

ryuichi_ishikawa_photo

自己的想像力太小,達不到世界的和弦狀態。

在展出的作品中,“ryu-graph”是獨一無二的。這件作品是通過將溶劑直接塗在相紙上而創作的,直接表現了石川先生內心的形象,這與所謂的照片不同。製作時,石川先生幾乎不適應人群,處於呆在家裡不拍照的狀態。觸發因素是對攝影的驚人認識。


“剛開始攝影的時候,我會拍一些我感興趣的東西,但是當我打印出來的時候,它和我拍它的時候完全不同。當你想到它時,當你看到一些東西時,例如,你早上吃飯,當天的天氣,空氣的感覺,你聞到的氣味等等。你感覺到了一些東西。因為你的體驗不同,當你看到同樣的東西時,你的感覺就不一樣了。所以,如果你將各種圖像組合起來,你可以傳達你的想法。我開始合成攝影(“腦味噌肖像”),因為我認為我可以做到。從那裡我搞砸了我的想法以及如果我這樣做會發生什麼我想什麼都行。我變得好奇,嘗試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從多重曝光、拼貼、烤膜,到改變使用顯影劑和其他化學品的程序。同時,我什至沒有拍照。”

左圖:Ψυχή (anima Psyche) / 2007 / 明膠銀印,右圖:ryu-graph # 0028/2009 / 明膠銀印


左圖:Ψυχή (anima Psyche) / 2007 / 明膠銀印
右圖:ryu-graph # 0028/2009 / 明膠銀印

觀者與觀者之間無法控制的溝通鴻溝,發生在從“拍攝”到“傳遞”的過程中,很容易表達你內心的形象,以及“流圖”。我派石川先生到.當你還是一名攝影師並在不使用相機的情況下繼續工作時,你有沒有發現什麼?


“就是每個人的想像力有多小。”我是這樣的,“我以為我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但我意識到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有一個想法,一個方法,一個具體的形象,但我認為這是垃圾。我認為它已經結束了我可以想像未來的階段。“

完成“ryu-graph”後,石川先生離開暗室,開始捕捉他附近的人和地方以及那裡發生的事情。這後來導致了“adrenamix”。同時製作的“印刷鏡”清楚地展示了石川先生從有限的內心世界到不可預測的外部世界的意識轉變。

左圖:Urasoe,2009(來自 adrenamix)/2010 / PC,顯示器,右圖:Print mirror 02/2010 / Gelatin silver print


左圖:Urasoe,2009(來自 adrenamix)/2010 / PC,顯示器
右圖:打印鏡子 02/2010 / 明膠銀色打印

“我想在相紙上再印上一些外界的東西。”

在鹵化銀攝影中,圖像是利用施加在相紙上的銀暴露在光線下時發生的化學變化來顯影和定影的。 “打印鏡”是黑白相紙在顯影過程中應用銀的化學反應的鏡面。鏡子反映了外面的一切。影像每時每刻都在變化,下一刻會出現什麼,是不可預知的。

當我在銀座第一次聽到它時,我清晰地記得感覺這個人可能正在努力成為一個捕捉世界上一切的“巨型圖像傳感器”。石川先生的強烈感情,他偶爾會說,“我希望我可以拍任何照片”,這可以從“打印鏡子”中感受到。

無論何時何地,主體都會隨著“摩擦”的力量顫抖並按下快門。

石川先生在“Polyphony of Superb Views”和“沖繩人像2010-2012”中的照片的特點,一句話,就是它的“絢麗的新鮮感”。

Yaese,2014 年(來自 Polyphony 的絕佳視野)/ 2014 年 / 噴墨打印

Yaese,2014 年(來自 Polyphony 的絕佳視野)/ 2014 年 / 噴墨打印

飄揚的沉重形象讓人想起熱帶國家炎熱潮濕的空氣中腐爛的水果散發出的濃郁氣味。 “只有圖片中的東西”是真的,這有點道理,但它絕對會讓你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那裡。石川先生看到了什麼,什麼時候按下快門?


“我並沒有真正考慮我在看什麼,但是當我在攝影展或活動中被問到“什麼時候拍照”時,我說,“我還活著。”想到“!”或者當我感到“危險!”時,這導致了最新的作品“CAMP”,但我一開始對森林並不感興趣。我試圖談論它,因為它超出了我的想像,但是一進森林就不知道要拍什麼了,總得拍點東西才開始拍。反复沖印、打印、回望的過程,最終的選擇是,用《複調》的話說Superb Views”和“沖繩人像2010-2012”,“我還活著!我有類似”的形象。如果我敢用語言來形容,那就是某物移動時的“摩擦”力。動物和它們的存在,或者水流之間發生的摩擦。刮石頭時的摩擦。這很有趣。摩擦力越大,感覺就越顫抖。城市中人們相互擦肩而過時,會產生身體上的摩擦,情感和情感上的摩擦。還有。生活中發生的事件或經歷之類的事情,可能就代表了這個人已經發生的摩擦。這就是活著的意義。它是摩擦的積累嗎?我想。 "

石川的一些攝影師乍看之下有些奇怪,有些則很普通。然而,可以說的共同點是,每一個模特都是作為一個人的“個體”脫穎而出的。

OP.001143 那霸 (來自沖繩肖像 2010-2012) / 2013 / 噴墨印刷

OP.001143 那霸 (來自沖繩肖像 2010-2012) / 2013 / 噴墨印刷


“說到人像,底線是你在看個人,但也許你也不是在看個人。大多數事情你在拍攝時都不知道。但這也是一種反思……不過,有一種偏向於看奇特的東西。其實,時間越長,我就越欣賞它。我不會被外表迷惑。我認為這很危險。”

在接受雜誌採訪時,攝影師藤原伸也說:“我認為這是一個群體是面孔,而不是個人的時代。”繼2001年美國恐怖襲擊、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以及隨之而來的核事故之後,這是一個我們不知道五分鐘後會發生什麼的時代。以 AKB48 為代表的團體偶像的受歡迎程度象徵著這一點,藤原說,他們造成的現像是為當今不確定焦慮的年輕人提供庇護所。

的確,AKB48和EXILE霸占了J-POP排行榜的榜首,如果你在城市裡走一圈,就會經過許多裝扮成克隆人的年輕人。在這個數字中很難找到像“個人”這樣的東西。

然而,石川先生的肖像中既沒有AKB48,也沒有EXILE,在藤原先生的“羊群變成臉的時代”中,意外遇到了攝影的表達手段,繼續拍攝。每個人的存在都很突出,散發出這種人獨有的體味。如果說石川先生的“摩擦”積累造就了一張“個體面”,那麼被選中的模特,不管他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都過著自己的生活,無論好壞,可能已經走了。石川先生對他們積累的摩擦產生的振動做出反應並釋放快門。觀者被人類一瞬間的反應刺傷,這些反應原本是獨一無二的,本應是多樣的,卻因時代的陰影而變得難以看清。什麼?

OP.002187 那霸(來自沖繩肖像 2010-2012)/2012/噴墨打印

OP.002187 那霸(來自沖繩肖像 2010-2012)/2012/噴墨打印

照片是一種媒介,時效性和土地性等東西不可避免地被烙印在其中。石川先生如何看待他的照片與時代和地點的關係?


“看我拍的照片去思考時代和地點的情況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提前想像這樣的元素可能是不可能的。不是”

拍攝時提前知道時間和地點,是一種遮擋石川先生捕捉世界的眼睛的噪音,類似於他在“ryu-graph”中遇到的眾所周知的想像,然後拍照。也許只是一個枷鎖。

生活總是在邊緣,穩定只是片刻,就像城市裡的人一樣。

《CAMP》是與生存登山者服部文昌在只有最低限度的設備連接拍攝設備和生活的無人森林中拍攝的一系列照片。照片分別於去年 6 月在流經石川縣的西川源頭和 9 月在秋田縣的和賀山脈拍攝。

左圖:C.09(來自 CAMP)/2015 / 噴墨打印,右圖:C.43(來自 CAMP)/2015 / 噴墨打印


左圖:C.09(來自 CAMP)/2015/噴墨打印
右圖:C.43(來自 CAMP)/2015/噴墨打印

對於一直主要拍攝沖繩人和城市的石川先生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嘗試在原始森林等連人跡都看不到的地方進行拍攝。石川先生在對面的拍攝環境中,究竟有怎樣的情緒?

“當我看到與平時完全不同的東西時,我感到很困惑。我不知道該拍什麼。沒有路,沒有人,沒有漢堡店。我每天都看不到任何東西,所以我什至不知道找什麼東西,反正我只好按快門了。我真的不覺得自己在拍照,也不知道為什麼。”

拍攝過程中,記憶最深的一幕是我快要死去的時候,越過賽河的雪谷,雙腳癱瘓。

服部先生說:“因為是個小雪谷,如果不一個一個走,就會塌陷,你們兩個都會完蛋。”它開始塌陷,跌倒會死,所以我跑了。拼命飛過漫畫般崩塌的雪谷。反正我按下了快門。當我檢查圖像時,由於相機故障,它看起來不正確。似乎導致錯誤的圖像和我的精神狀態那個時間是同步的。”

ryuichi_ishikawa_photo

人的意識只有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代、不同的人相遇、沉浸時,才會發生深刻的變化。將自己的身體置於人們居住的街道所暴露的大自然中的經歷是否對石川先生捕捉世界的眼睛產生了影響?

“我發現城市和山是一樣的,細節和細節不同,但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這太神奇了,太可怕了。”

我能理解那種奇妙的感覺。但是害怕是什麼意思?

“沒有安全和穩定這回事。生活總是在邊緣,這是自然的。如果你試圖在某個地方穩定下來,就會有差距。穩定只是一瞬間。人們我創造了一個舒適的環境住,但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東西崩潰了。“一起吃飯和吃飯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在吃,我總有一天會吃,”服部說。正如我在書中所寫的那樣,山真的是一樣的。我以為在城市不會改變。人們應該知道,但只是理想的穩定日常生活會繼續。問問和考慮安全。那又如何?”

我想到了3.11。人類建立了一個穩定和安全的文明。然而,諷刺的是,如果一分鐘失衡,就會被他創造的文明殺死。 1秒內不能保證你能活著,更別說5分鐘了。這是一個冰冷的現實。然而,我們每天都沉浸在這樣一種幻覺中,即這些平靜的日子將在未來持續很長時間。是怨恨嗎?

“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生活是個狗屎,但我們又不能不想要安全和穩定,這也是一個狗屎,理想不成立。這是一個矛盾。”

我認為“接受”這個世界而不是接受它是正確的

“許多攝影師積極尋求捕捉瞬間以尋找有意義的作品。另一方面,石川龍一拍攝瞭如何接受照片中的情況的照片。攝影師是核心”

這位是赤坂社的代表,是《Polyphony of Superb Views》、《沖繩人像2010-2012》、《adrenamix》的出版人,也是最了解攝影師石川龍一的人之一的姬野希先生。是評價石川先生的一句話。 “接受”是代表石川先生的關鍵詞之一。

但是,石川先生自己對“接受”這個詞總是感到不舒服。

“當然,我說過‘有一種方法可以接受你面前的東西,有一種方法可以思考它,還有一個相機。’有一些東西沒有進入我的腦海。當時,在碰巧讀到的薩特的《吐槽》,寫著“不接受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但接受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自從找到他後,我就一直卡住了。我認為改為“接受”更正確接受。用“接受”這個詞,感覺就像是在假裝與自己無關。形像是我隨便扔進一個容器裡。但是,當我接受某件事時,我有很多情緒,而且即使我認為我接受它,我也不知不覺地選擇了它。,我開始認為“接受”這個詞在含義上更正確。我不能說更多,因為我沒有看到它還很清楚。這很直觀,但從現在開始對我來說,這種意識我認為這將是一個重要的點。”

ryuichi_ishikawa_photo

“接受”和“接受”在含義和細微差別上的區別,大概就是面對他人的主動性和承受的負荷的區別吧。只要有別人就可以接受,但難免要深陷接受。那裡燃燒的卡路里有顯著差異。

如果說石川先生的活動史是撞上自己的表情牆,通過攝影恢復與世界的聯繫,那麼他應該走得更遠,也就是從觀察者到演員的視角加深,只是和過程重合而已人類的成長。願一個只能用哭來表達自己的嬰兒長成一個男孩和青少年,並在一個不僅美麗的社會中成長為一個與社會摩擦的成年男人。

在展廳的盡頭,擺放著用寶麗來相機拍攝的作品。與照片展“當我想到它,它不再在我面前”同名的系列是與“絕景複調”和“沖繩肖像2010-2012”同時期延續的作品, 熟悉石川先生的日常生活。主題是植根於生活的人和事,比如朋友或一頓飯。

當我想它時,它已經不在我面前了 / 2014-2015 / 皮爾公寓式電影

當我想它時,它已經不在我面前了 / 2014-2015 / 皮爾公寓式電影

“在寶麗來,我和另一個人交談並在空中拍攝,他們可以相互交流。這就像一種非常私密和親密的關係。我無法看到或測量它,它很快就會消失。不像印刷品,不能複制,所以一樣的東西只剩下一份了。我還以為寶麗來適合拍那些只剩下片刻的東西呢。”

當然,它符合即時膠片的特點,即圖像從拍攝的那一刻起就逐漸變質消失,沒有完全固定。

“我給自己和另一個人拍了兩張照片。我寫下文字並給它們。我想知道它是否始於羅伯特·弗蘭克。我認為任何東西都應該是一張照片。但我想我還沒有拍到那種親密的感覺. 就是所謂的“朋友照”。就像小孩子用“Cheki”給熟悉的東西拍照一樣。”

拍照是在拍攝你之外的世界。石川先生好像說展廳裡的最後一件作品是朋友用即時相機拍的照片。出道已經一年了,石川先生一定會踏上通往下一個舞台的階梯的第一步。石川先生的後視圖越過他的頭,說他正在釋放快門,同時說“Ningen!”。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