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戏剧/舞蹈

TPAM 联合制作:Pichet Klunchun 专访“死亡是幸福,死亡是美丽”

TPAM Co-Production: Interview with Pichet Klunchun “Death is happiness, death is beautiful”

2016年2月6日采访&文:横堀富美摄影(肖像):西野雅信
翻译:平野真由美

Phi ta Khon 节与皮谢的生死观有关

P:球场F:横堀文(采访者)

F:我在TPAM的网站上看到“Phi ta Khon Festival”给了你创作新作品《与死亡共舞》的灵感,“Phi ta Khon Festival”的哪些方面特别激励了你?

P:第一次看到“Phi ta Khon Festival”时,我对当地人自己创造这个节日的方式很感兴趣。当地文化、佛教和迷信融合在一起,创造出自己的艺术。在泰语中,精神是被称为“phi”,我能看到它的形象出现。当地人认为鬼魂是一种无始无终的存在,也是人们感情的反映。节日所用的服装和面具的材料取自例如,面具是用椰子叶、椰子壳和糯米蒸笼制成的,服装是用废弃的布和和尚的黄衣制成的。服装和面具的设计是由迷信和他们的知识决定的。在节日的创作中,“死亡”和“现实”这两种不同的时间被立体地表达出来,并存,也就是说,这个结构将精神和人置于同一个平面上。作品中,艺术专业人士经常通过考虑“观看者”和“自我”、“这里”和“现在”来创造一个结构,我发现没有受过任何正式艺术训练的当地人制作类似的结构并制作艺术很有趣虽然我从这个节日中获得了各种各样的知识,但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他们表达的死亡是幸福的,死亡是美丽的,这是我最初的想法的萌芽。

推介_照片

F:我想进一步了解你刚才提到的“死亡是幸福,死亡是美丽”。我觉得你之前的作品都直接或间接地触及了“死亡”。在新作品中,我的印象是你生死观表达得更清楚了,你觉得怎么样?

P:嗯,我的大部分作品都表达了与“死亡”相关的问题。本质上,人们在各个方面都渴望占据主导地位和胜利。比如,人们违背自然,相信自己可以下雨,可以控制天。通过水坝蓄水来增加水量。今天我们甚至可以走出地球进入太空。但是,有一种东西是人们永远无法赢得的,那就是“死亡”。没有办法控制死亡。我认为完美今天,除了死亡,自然已经几乎消失了。我认为它是完美自然的唯一表现,也是“轮回”。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死亡是美丽的。死亡永远不可能通过舞台表演来创造。例如,在舞台上,我们可以吃饭,可以躺着,但我们永远不能创造死亡。我认为,我们尝试通过舞台表演以不同的方式表达死亡是件好事。“Phi ta Khon Festival”的当地人明白,当一个人死去时,他把“身、灵、心”分解为三部分。在这个节日里,“死”就是基于这个概念来表达的。通常,死亡对人们来说是令人恐惧的。但是,这个节日告诉我们,死亡是熟悉的东西,死亡是不可怕。

F:您刚才提到的“轮回”是指人的死亡转变成新的生命的“转世”思想吗?

P:“轮回”是佛教的一个基本思想,但作品并没有具体解释。比如自然——春天来了,夏天来了,秋天来了,冬天来了,春天又来了——是一个“轮回”的体现。我认为一切事物都有轮回。我无意概括它,比如出生、死亡、再出生。围绕它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轮回”的概念对我们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这部作品,它出现在舞台的编舞和设计上,也出现在作品的结构上,故事回到了“开始”。但是,即使回到同一个地方,也是如此。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们每年都在同一天过生日,但是时间不同了,我们也不是同一个人了。

将“Phi ta Khon Festival”的方法转移到工作中

F:您在“披达孔节”中采用的方法有哪些具体的方面吗?

P:首先在创作《与死亡共舞》之前,我就开始做研究,研究的结果在三个月前被整理成一本书,通过研究我收集了各种资料,包括对当地人的采访、面具——制造者和萨满,他们进行仪式。我使用了《与死亡共舞》中收集的资源。我应用他们的节日方法的一个具体例子是混合许多来自自然的不同元素。每个元素都被描绘成一种精神。这是与死亡共舞所使用的方法

F:除了服装等视觉元素之外,你在编舞中是否使用了将原本不会共存的东西组合起来的方法?

P:是的,我也把它运用到编舞上,我也融入了当地人的“个性”,就是把“身体”和“情感”分开,观众在看这个作品的时候,会用他们的“身体” “”、“情感”、“意念”。编舞的另一个特点是重复。一个动作重复一次、两次、三次,但每次都会产生新的东西。当地人的舞蹈是逐渐自发发展的,他们是通过最大化自我意识和情境。这些都是我应用于编舞的东西。

F: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动作并不是完全编排的,而是保留了根据舞者个人的判断而改变的可能性?

P:介于两者之间。

第一次尝试,关于亚洲合拍

F:现在我想换个话题,这次你的作品是和亚洲合作伙伴,比如Esplanade、TPAM等合作制作的,我也听说这部作品计划去澳大利亚等国家巡演,我想之前在亚洲合作的例子很少。您在欧洲合拍作品的经历也很丰富,您对亚洲的合拍片有何看法?

P:这是我第一部和亚洲伙伴合拍的作品,我觉得和我之前合拍的作品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是,有一点让我说,“这真是太不同了”。来自亚洲的人们围坐在一起制定计划,我觉得我们是基于相似的文化和理念进行对话。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新的感觉,也是一种积极的感觉。而且,很好的是亚洲艺术家可以获得制作支持。

推介_照片

预见未来的舞蹈

F:最后我想问你一个与我个人关心的问题,去年我生了一个孩子,这让我对十年二十年后的社会有了更深入的思考,你认为社会应该怎样?十年二十年后会怎样?舞蹈在社会中应该如何定位?

P:如果让我从亚洲人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每个人,无论是舞蹈家还是编舞家,都会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创作作品,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身心都在努力克制,而且传统、现代、万物都会混杂在一起,我也觉得艺术品已经不能达到杰作的地位了,只会存在一时,转瞬即逝,就是这样。我预见未来,现在如果有人问我“我该怎么办?”我此刻可以告诉你的一件事是,如果他愿意训练和连接身体,他将来很有可能成功。和精神上,因为年轻一代在身体和精神上都不努力约束自己,如果空间和时间有限,他们只会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出可能的东西,然后走向更大的世界。电脑的使用,数量可能会增加,但质量会下降。在facebook上上传一个帖子,一到三十秒就能得到0.1到100万个“赞”。我想这种现象将来还会发生。

F:十年后你还会继续创作作品吗?

P:是的。我会创作,也会跳舞。我会一直跳舞到死。

F: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希望能继续看下去。

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要到我的孙辈那一代。我会更多地锻炼自己。

F:谢谢,采访结束了。

P:我很高兴能在TPAM上展示这项工作。目前我们正处于最后的打磨阶段,试图深化这项工作。再见。

F. 非常感谢,我很期待看到你的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