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美術・写真

橫濱美術館「蔡國強展:歸來」火藥畫製作現場報道

横浜美術館「蔡國強展:帰去来」火薬ドローイング制作現場取材レポート

文本:Hiroo Miyakoshi 發表於 2015 年 7 月 2 日

點擊此處觀看「蔡國強展:歸來」火藥圖製作影片

《蔡國強展:歸來》火藥拉絲製作現場報道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6月20日星期六,當代藝術家蔡國強在橫濱美術館大畫廊舉辦了《火藥畫》創作現場的發表會。這一天創作的是日本紙新火藥畫《夜櫻花右側》,將在橫濱美術館舉辦的蔡國強展:歸來與歸來中展出從7月11日(星期六)開始。完成的作品長2400厘米,高800厘米,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火藥畫作。

蔡國強

蔡國強 攝影:蔡文友,蔡工作室提供

《歸來》的標題取自中國詩人陶淵明的代表作《桔梗蘭之寺》,描寫了一位詩人辭去官職回到故鄉的故事,頌揚了直面現實、回歸本源的自由精神。走正路,順應自然。儘管蔡現在活躍在世界各地,但她的藝術家生涯是在1986年至1995年居住在日本時才真正開始的。 《歸來》這個標題反映了蔡國強回到日本、回歸作家根基的感受。

當公開製作即將開始時,媒體聚集在俯瞰大畫廊(博物館入口)的區域。大畫廊一樓鋪著紙板,上面鋪著紙,志工人員在周圍等候。蔡女士從出道以來一直與志工人員合作,共有數十名志工工作人員參與了這部新作品的製作。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火藥畫是一種透過爆炸火藥將圖像固定在畫布或日本紙上的繪畫方法。紙板下面有幾層紙板和格拉辛紙(薄紙),裡面有一個模板,上面剪出了圖片的輪廓。當火藥爆炸時,被切掉的部分會變成棕色。

草圖製作階段

草圖製作階段 蔡文友攝,由蔡工作室提供

點火前,蔡先生用日語講解了火藥的繪製。

「在人們面前創作作品有一種特殊的緊張感。使用火藥創造了機會,帶來了新的可能性。每次火藥的反應都不一樣,所以我既興奮又緊張。正是因為無法控制的部分,才使得它變得不那麼容易。」太吸引人了。而且,火藥圖不是一個人就能畫出來的,是和當地人合作才能實現的。到目前為止,我和很多國家的人都有過合作。不同國家的志工工作方式也不同。日本志工太棒了。這讓我很高興。”

最後,蔡女士說:“今天我會盡力而為,剩下的就交給上帝吧”,並點燃了導火線。

保險絲燃燒時發出輕微的「吱吱吱」聲,大約兩三秒後,爆炸冒出濃煙,周圍被白煙籠罩。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煙霧散去後,志工們聚集在導火線周圍,努力撲滅悶燒的導火線。然後,取出紙板並再剝下一層紙。每次撕下紙,都會出現一層新的,輪廓逐漸清晰,露出一朵大櫻花。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攝影,蔡工作室提供

撕掉紙後,記者在畫作前採訪了蔡女士,畫作上還殘留著煙灰。

專訪蔡國強

蔡國強

攝影:宮越佑

- 這次為什麼選擇「櫻花」作為主題?

我已經很久沒有在日本舉辦畫展了,當我思考自己該畫什麼的時候,我先研究了橫山大觀等日本前輩的畫作。橫山大觀也畫過櫻花。所以,看看能否用火藥畫櫻花的挑戰成為了我的動力。與櫻花的美麗柔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火藥味暴力而充滿活力。有很大的不同。我的另一件事是,櫻花的短暫生命與火藥的短暫命運相似。我認為這種聯繫很有趣。用火藥畫出花朵這樣溫柔的東西是很困難的,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想表達離家較近的溫暖或柔和的感覺,而不是大規模的。這幅畫有這樣的意義。

——為什麼選擇「菊花井」這個標題呢?

當我在日本生活並開始認真從事藝術家工作時,這對我作為藝術家的起點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從那時起,我在世界各地創作了作品,但最近我決定回到年輕時的根源。當我回到日本時,我想我年輕時擁有什麼,現在我失去了什麼,這還不夠嗎?所以我覺得「菊花」這個標題會很好。花卉與自然的主題也是一種回歸大地的感覺。

巴西花鳥(局部),2013年,火藥和日本紙,藝術家收藏(參考圖)

巴西花鳥(局部),2013年,火藥和日本紙,藝術家收藏(參考圖)
受巴西銀行委託。攝影:張飛宇,由蔡工作室提供

- 為什麼你對使用火藥的方法如此講究?

畢竟,吸引我的是那種永遠無法控制的不安和興奮。即使今天一切順利,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火藥有著無限的可能性。你可以畫花、宇宙,或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另外,由於火藥無法透過飛機運輸,因此我們將使用訪問國家的火藥並與這些國家的志工合作。從那時起,每次都會出現新的困難和新的樂趣。今年1月份,我在阿根廷畫了一張火藥圖,但火藥畫得很慢,而且畫得太熟了。那時我真的很失望。於是我把它襯上紙並展示出來,當我最終把它展示出來時,它展現了南美大地的新鮮和力量。藝術家就像「種子」。無論去到哪個國家,我都把自己埋在這片土地裡,期待著與這片土地的對話中產生新的東西。

- 使用火藥的原因是什麼?

我是一個嚴肅而理性的人。作為一個人,那還好,但作為一個藝術家,就比較容易控制一點,而且不是很有趣。我父親也畫畫,但他是個很認真的人,所以我想也許我也會變成那樣(笑)。所以我一直在尋找將機會和驚喜融入我的工作中的方法。我嘗試了各種方法,例如使用火和風扇。所以我認為人們使用火藥的原因之一就是毀滅自己的人性。還有一個原因是,在我的家鄉,鞭炮很容易買到。我年輕的時候,家鄉和台灣之間常常會發生戰爭。因此,當我思考身為當代藝術家可以接受的挑戰時,我想到了使用火藥的想法。

蔡國強

攝影:宮越佑

上述訪談傳達了蔡女士的真誠想法。

“蔡國強展:歸來與歸來”

這天創作的《夜櫻》將在大畫廊展出。櫻花也讓我想起了福島縣的「磐城萬櫻花計畫」 ,蔡先生與計畫有著很深的淵源。

「磐城萬櫻花計畫」的啟動目的是為了傳承東日本大地震的記憶,為子孫後代提供世界上最好的櫻花觀賞地。自2011年以來,我們一直在磐城的里山種植櫻花樹,最終目標是種植99,000棵櫻花樹。蔡先生支持該項目,並為紀念與磐城市交流20週年(2014年),他在“磐城迴廊博物館”所在的立山山頂建造了“會幸一龍骨” ,與同一項目合作建造。該作品被展出。 《Kaikouichi Dragon Bone》是蔡和由磐城市民組成的「磐城團隊」於1994年合作的第一部作品。磐城團隊和蔡先生透過這部作品加深了友誼,至今仍保持著密切的關係。根據《磐城萬櫻花計畫執行委員會》 2014年第16期報道,館山的「名光一龍骨」展覽是「一步步向天空上升的走廊樓梯。當你走到盡頭,眼前豁然開朗,與盛開的櫻花一起躺著一根長約13公尺、歷經20年雕刻而成的龍骨。”

《牆的懲罰》2006,狼複製品(99 尊),玻璃,尺寸可變,德意志銀行委託作品

《牆的懲罰》2006,狼複製品(99 尊),玻璃,尺寸可變,德意志銀行委託作品
德意志銀行收藏 攝影:Jon Linkins,友情提供:昆士蘭美術館 | 現代藝術畫廊

《牆的懲罰》2006,狼複製品(99 尊),玻璃,尺寸可變,德意志銀行委託作品

《牆的懲罰》2006,狼複製品(99 尊),玻璃,尺寸可變,德意志銀行委託作品
德意志銀行收藏 攝影:Jon Linkins,友情提供:昆士蘭美術館 | 現代藝術畫廊

7月11日(週六)開幕的「蔡國強展:回歸與歸來」將是蔡國強時隔七年在日本首次個展。除了此次展出的新作《夜櫻》外,還有描繪99隻狼複製品在空中飛行的《Kabetsuki》(2006年)以及展覽包括一件由火藥製成的裝置作品《春、夏、秋、冬》(2014)。我不僅期待那充滿活力的作品集,而且當我再次觀看《夜櫻》時,我想仔細聆聽藝術家的沉思,以及從火的餘燼中蔓延出來的寂靜。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