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美術・写真

横滨美术馆“蔡国强展:归来”火药画制作现场报道

横浜美術館「蔡國強展:帰去来」火薬ドローイング制作現場取材レポート

文本:Hiroo Miyakoshi 发表于 2015 年 7 月 2 日

点击此处观看“蔡国强展:归来”火药图制作视频

《蔡国强展:归来》火药拉丝制作现场报道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6月20日星期六,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横滨美术馆大画廊举办了《火药画》创作现场的发布会。这一天创作的是日本纸新火药画《夜樱花右侧》,将在横滨美术馆举办的蔡国强展:归来与归来中展出从7月11日(星期六)开始。完成的作品长2400厘米,高800厘米,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火药画作。

蔡国强

蔡国强 摄影:蔡文友,蔡工作室提供

《归来》的标题取自中国诗人陶渊明的代表作《桔梗兰之寺》,描写了一位诗人辞去官职回到故乡的故事,颂扬了直面现实、回归本源的自由精神。走正路,顺应自然。尽管蔡现在活跃在世界各地,但她的艺术家生涯是在1986年至1995年居住在日本时才真正开始的。 《归来》这个标题反映了蔡女士回到日本、回归作家根基的感受。

当公开制作即将开始时,媒体聚集在俯瞰大画廊(博物馆入口)的区域。大画廊一楼铺着纸板,上面铺着纸,志愿者工作人员在周围等候。蔡女士从出道以来一直与志愿者工作人员合作,共有数十名志愿者工作人员参与了这部新作品的制作。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火药画是一种通过爆炸火药将图像固定在画布或日本纸上的绘画方法。纸板下面有几层纸板和格拉辛纸(薄纸),里面是一个模板,上面剪出了图片的轮廓。当火药爆炸时,被切掉的部分会变成棕色。

草图制作阶段

草图制作阶段 蔡文友摄,蔡工作室提供

点火前,蔡先生用日语讲解了火药的绘制。

“在人们面前创作作品有一种特殊的紧张感。使用火药创造了机会,带来了新的可能性。每次火药的反应都不一样,所以我既兴奋又紧张。正是因为无法控制的部分,才使得它变得不那么容易。”太吸引人了。而且,火药图不是一个人就能画出来的,是和当地人合作才能实现的。到目前为止,我和很多国家的人都有过合作。不同国家的志愿者工作方式也不同。日本志愿者太棒了。这让我很高兴。”

最后,蔡女士说:“今天我会尽力而为,剩下的就交给上帝吧”,并点燃了导火索。

保险丝燃烧时发出轻微的“吱吱吱”声,大约两三秒后,爆炸冒出浓烟,周围被白烟笼罩。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烟雾散去后,志愿者们聚集在导火索周围,努力扑灭闷烧的导火索。然后,取出纸板并再剥下一层纸。每次撕下纸,都会出现一层新的,轮廓逐渐清晰,露出一朵大樱花。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蔡文友摄影,蔡工作室提供

撕掉纸后,记者在画作前采访了蔡女士,画作上还残留着烟灰。

专访蔡国强

蔡国强

摄影:宫越佑

- 这次为什么选择“樱花”作为主题?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日本举办画展了,当我思考自己应该画什么的时候,我首先研究了横山大观等日本前辈的画。横山大观也画过樱花。所以,看看能否用火药画樱花的挑战成为了我的动力。与樱花的美丽柔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火药味暴力而充满活力。有很大的不同。我的另一件事是,樱花的短暂生命与火药的短暂命运相似。我认为这种联系很有趣。用火药画出花朵这样温柔的东西是很困难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想表达离家较近的温暖或柔和的感觉,而不是大规模的。这幅画有这样的意义。

——为什么选择“菊花井”这个标题呢?

当我在日本生活并开始认真从事艺术家工作时,这对我作为艺术家的起点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从那时起,我在世界各地创作了作品,但最近我决定回到我年轻时的根源。当我回到日本时,我想我年轻时拥有什么,现在我失去了什么,这还不够吗?所以我觉得“菊花”这个标题会很好。花卉与自然的主题也是一种回归大地的感觉。

巴西花鸟(局部),2013年,火药和日本纸,艺术家收藏(参考图)

巴西花鸟(局部),2013年,火药和日本纸,艺术家收藏(参考图)
受巴西银行委托。摄影:张飞宇,蔡工作室提供

- 为什么你对使用火药的方法如此讲究?

毕竟,吸引我的是那种永远无法控制的不安和兴奋。即使今天一切顺利,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火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你可以画花、宇宙,或者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另外,由于火药无法通过飞机运输,因此我们将使用访问国家的火药并与这些国家的志愿者合作。从那时起,每次都会出现新的困难和新的乐趣。今年1月份,我在阿根廷画了一张火药图,但是火药画得很慢,而且画得太熟了。那时我真的很失望。于是我把它衬上纸并展示出来,当我最终把它展示出来时,它展现了南美大地的新鲜和力量。艺术家就像“种子”。无论去到哪个国家,我都把自己埋在这片土地里,期待着与这片土地的对话中产生新的东西。

- 使用火药的原因是什么?

我是一个严肃而理性的人。作为一个人,那还好,但作为一个艺术家,就比较容易控制一点,而且不是很有趣。我父亲也画画,但他是个很认真的人,所以我想也许我也会变成那样(笑)。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将机会和惊喜融入到我的工作中的方法。我尝试了各种方法,例如使用火和风扇。所以我认为人们使用火药的原因之一就是毁灭自己的人性。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我的家乡,鞭炮很容易买到。我年轻的时候,家乡和台湾之间经常发生战争。因此,当我思考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可以接受的挑战时,我想到了使用火药的想法。

蔡国强

摄影:宫越佑

上述采访传达了蔡女士的真挚想法。

“蔡国强展:归来与归来”

这天创作的《夜樱》将在大画廊展出。樱花也让我想起了福岛县的“磐城万樱花计划” ,蔡先生与该计划有着很深的渊源。

“磐城万樱花计划”的启动目的是为了传承东日本大地震的记忆,为子孙后代提供世界上最好的樱花观赏地。自2011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磐城的里山种植樱花树,最终目标是种植99,000棵樱花树。蔡先生支持该项目,并为纪念与磐城市交流20周年(2014年),他在“磐城回廊博物馆”所在的立山山顶建造了“会幸一龙骨” ,与同一项目合作建造。该作品被展出。 《Kaikouichi Dragon Bone》是蔡和由磐城市民组成的“磐城团队”于1994年合作的第一部作品。磐城团队和蔡先生通过这部作品加深了友谊,至今仍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据《磐城万樱花计划执行委员会》 2014年第16期报道,馆山的“名光一龙骨”展览是“一步步向天空上升的走廊楼梯。当你走到尽头,眼前豁然开朗,与盛开的樱花一起躺着一根长约13米、历经20年雕刻而成的龙骨。”

《墙的惩罚》2006,狼复制品(99 尊),玻璃,尺寸可变,德意志银行委托作品

《墙的惩罚》2006,狼复制品(99 尊),玻璃,尺寸可变,德意志银行委托作品
德意志银行收藏 摄影:Jon Linkins,友情提供:昆士兰美术馆 | 现代艺术画廊

《墙的惩罚》2006,狼复制品(99 尊),玻璃,尺寸可变,德意志银行委托作品

《墙的惩罚》2006,狼复制品(99 尊),玻璃,尺寸可变,德意志银行委托作品
德意志银行收藏 摄影:Jon Linkins,友情提供:昆士兰美术馆 | 现代艺术画廊

7月11日(周六)开幕的“蔡国强展:回归与归来”将是蔡国强时隔七年在日本首次个展。除了此次公开制作的新作《夜樱》外,还有描绘99只狼复制品在天空飞翔的《Kabetsuki》(2006)展览包括一件由火药制成的装置作品《春、夏、秋、冬》(2014)。我不仅期待那充满活力的作品集,而且当我再次观看《夜樱》时,我想仔细聆听艺术家的沉思,以及从火的余烬中蔓延出来的寂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