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に関連する、文化イベント情報 点击这里获取最新信息

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艺术/摄影

神奈川站立式酒吧文化 Vol.3“Promenade and Blues”

神奈川・立ち呑み文化放談 Vol.3「遊歩とブルース」

2014.11.11 文:Akiko Inoue 摄影:Masamasa Nishino

藤原千香
编辑、评论家、自由职业者。由 BricolaQ 主办。 1977年出生于高知市。 12岁独自移居东京,开始在东京独自生活。之后四处走动,在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后,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负责编辑杂志《Expo》、武藏野美术大学公关杂志《mauleaf》、世田谷公立剧场《Caromag》。与Chikara Tsujimoto 共同编着<Architecture> 的Book Guide(名月堂书店)。与德永恭子合着《最强剧场论》(新社明日香)。目前居住在横滨。参与了剧院中心 F 的启动。

大谷义雄|大谷义雄
1972年出生的评论家和音乐家。 1996年至2002年,为音乐评论杂志《Espresso》编撰。此后,他积极发表与菊地成义合着的《教忧郁和淫荡的学校》等作品,以及《可怜的音乐》、《在散文界阅读20世纪的批评》等写作活动。同时,他也作为音乐家活跃,参与了sim、mas等多个团体。发行个人专辑《From 'Kawagishi-Bonichisho'》和 HEADZ 的《Butai no Ongaku 2》,以及 BlackSmoker 的《Jazz Abstractions》。为电影《蹂躏与等待》作曲,并负责主题曲《相对论与大谷义雄》。他曾在各种场合演出,包括戏剧和现代舞舞台。

主题
铃木屋酒类专卖店

百合子(铃木屋的妈妈):是的,这是保罗送给我的。

铃木屋酒类专卖店

在铃木屋酒类专卖店,常客保罗提供的点心随时可用,免费提供给顾客。

藤原:哇!非常感谢你。

大谷:这是什么? !人造黄油…?

百合子:奶酪。

在进入正题之前,让我们先来聊聊……

藤原:首先,让我们在角内喝一杯来提振心情吧……!
Kakuuchi是当地人放松的地方,所以人们不会贸然进入。

其实几年前大谷先生带我去了 横滨桥的朝宫,那是我在神奈川县第一次去的角内,但是横滨和横须贺还是有不少角内剩下的不是吗?

大谷:虽然叫横滨,但地方很大。热闹的酒类店还是很多的。

藤原:这次我和大谷先生要参加“Honmoku Art Project 2014” ,所以我们把舞台定在了Honmoku。

本牧是通过麦田隧道(山手隧道)位于元町以南的小镇,没有火车服务。主要交通工具将是公共汽车。直到1982年才被美军征用。土地被归还,Mycal Honmoku 诞生了……这个艺术项目的主要场地是曾经在 Mycal 的老电影院。大谷先生也去了那里。

大谷:是的。

藤原:那个故事是在《本牧时代》的小报上写的,请看一下。

本牧时代

Honmoku Art Project 发行的“Honmoku Times” *点击这里查看第一期

藤原:让我知道本牧的第一件事是……你是否记得...?大谷先生在六本木导演川端康成的《山之声》时,在回家的路上开车送我去了横滨。

大谷:嗯,那个时候,我背着榻榻米。

藤原:所以当我们到达樱木町时,大谷先生喃喃地说:“如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会到达本牧。”当时,我对此一无所知,如果我不擅长的话,我会把它读成“honmaki”,但我当然听说过“honmoku”这个声音,比如songs... 比如,Crazy Ken 就是一个乐队。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本牧的形象。

铃木屋酒类专卖店

4点过后,铃木屋的熟客们纷纷聚集。这一天充满了关于昭和时代的故事。

熟客A:最后一年是1987年吧?

大谷:不,天皇于 1989 年 1 月去世,所以 64 是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出生在昭和时代的人已经26岁了。已经有大约一半的世界出生在平成时代。

百合子:你是昭和时代的吗?

大谷:那是在 1960 年代。

藤原:我在50年代。

熟客B:嗯?昭和时代? ?什么,妈妈,我不是唯一一个老的(笑)。

藤原和大谷

大谷:最近我觉得如果用小时候想象的职业形象来当尺子的话,现在50岁的人就是40岁,40岁的人就是30岁, 负 10 年。它符合图像。嗯,这是一个好故事。音乐人也一样,现在有很多人30岁左右就开始做自己的音乐,但30岁是披头士解散的年纪。

藤原:哦,可能是吧。我仍然不敢相信 Bakabon 的爸爸已经 41 岁了。这就是为什么大谷先生超越了他是 Bakabon 的父亲这一事实,远非不忠。

哦,对不起。我想将它与番茄汁和烧酒混合。

百合子:是的,230 日元。

藤原:说起来,我一直在夜以继日地阅读《亚瑟王的故事》 (*)

*亚瑟王的故事:中世纪欧洲的骑士故事之一。以《圆桌骑士》、《圣杯之旅》、《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等神话传说为蓝本的充满英雄与奇迹的奇幻故事。众所周知,在 1400 年代,托马斯·马洛里 (Thomas Mallory) 将以前分散的故事合而为一。

大谷:为什么?

藤原:我在山手的一家二手书店冲动购买时发现了这本研究书。小时候很喜欢亚瑟王与圆桌骑士的故事,但是这本研究书的文笔太乱了,太吸引人了,很喜欢作者边想边写的感觉它。同样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所以感觉就像在听爷爷讲。

那么,在那本书里,有一个故事,说曾经有一段时间,英国的上流社会讲法语,是不是很出名?也许这是我的无知,但是,嘿,这太令人惊讶了!我想。因为在电影《窈窕淑女》中,有一个故事是关于奥黛丽赫本饰演的一个假小子的可怜女孩学习正确的英语的。优雅,传统的英语。

大谷:像“在西班牙,雨主要落在平原上”之类的?

藤原:嗯?那是什么?

大谷:西班牙的雨主要停留在飞机上。

藤原:啊,就是这样。换句话说,它就像 nammugi namagome tamago。
这让我想起了与赫本有关的一集。你以前是大谷的猫保姆,是吗?

大谷:哦,我求求你了。我想我正在某个地方巡回演出。

藤原:所以,当我晚上离开大谷先生的家,去小金町散步时,那家店已经不在了,但是在京急立交桥下有一家叫权兵卫的酒吧,供应拉面。我知道了。一个醉酒的叔叔在柜台走了过来,吐出我不能在这里说的可怕俚语。但是我老婆淡然处之,我觉得很了不起,不过她好像很喜欢电影,所以我们聊起赫本谈得很开心。 ......那天晚上我下定决心搬到这里。

大谷:诶,为什么?

藤原:我想知道为什么。 ……大谷先生,您在横滨住了多久了?

大谷:大概20年吧。从八户出来后,我经常去东京的朋友家拜访。

藤原:之后一直是横滨。你不想住在东京吗?

大谷:我不这么认为。

泡菜和墨西哥胡椒

Yuriko 拿出她常客 Paul 常吃的泡菜和墨西哥辣椒。

藤原:保罗总是给我们带来很多美味的食物。

保罗:妈妈,给我拿个小勺子!我更喜欢捏勺子。

熟客A:兄弟,你是第一次吃这个吗?

大谷:是的,我第一次吃。

熟客A:我们每周都吃。这就是我活这么久的原因(笑)。

藤原和大谷

下午 5:00 左右,许多常客聚在一起聊天。

老顾客B:好像又要台风了。

百合子:哦不。

老顾客 B:我要辞职了。

常客

大谷:保罗几点上班?

保罗:大约两点钟。上班族不加班。工作就是工作。

大谷:工作就是工作。不是加班吗?

百合子:这是一家小公司。

Yuriko-san 和 Paul:(异口同声)嗯。

铃木屋酒类专卖店

外面的常客:我每天都来这里喝酒。如果你在谷歌地球上环顾四周,就会看到我。

工作人员:诶! ?不是已经全球首发了吗! !

在愉快的谈话中,我被拉回了第二家餐厅“Yamashizu”。

在铃木屋酒类店与大家合影留念

之前在铃木屋酒类店和大家一起拍了一张纪念照!

▶ 接下来是二房
山静

山静

这家店的招牌上写着“standing bar”,其实有椅子可以坐。这是一家著名的隐藏餐厅,以惊人的价格提供从邻近市场、叶山和北海道采购的新鲜食材。

现在,让我们用啤酒干杯吧!

藤原和大谷

师父:你好吗?

大谷/藤原:好! ! !

大谷:这个多少钱?

主人: 300日元。

大谷:诶,300日元太疯狂了(笑)。

山静

Yamashizu的所有菜肴和饮料都是300日元!

大谷:不,这真的很好……精彩的。

师父:好吃吧?这个(泡泡)不命中也没用。
我们从三得利获得了 Meister (*)称号。

*此称号仅授予在供应优质麦芽的餐厅中达到最高标准的 Meisters。

藤原:吃肉吧。大黑码头的屠宰场好像可以买到新鲜的肉。

主人:拉杆上也有红心,只有周四才有。

大谷:肝脏可以生吃吗?

师父:可以,可以活着。 (注:猪肝。)(注:此信息截至 2014 年 11 月。)

藤原:那么,让我们从杠杆生鱼片开始吧。我还推荐叶山海藻。

大谷:我真的很想吃叶山的章鱼。

藤原:然后是生鱼片。

师父:对,先从杠杆生鱼片开始吧。现在尝试咬一口。

周四限位杠杆

周四限定的肝脏好像是从大黑码头的屠宰场买来的!

大谷/藤原:太好了。

师父:不甜吗?

大谷:有嚼劲。尝起来像血...

师父:全部都是300日元。

大谷:诶!或许只是改价比较麻烦? ?我必须好好考虑成本(笑)。

藤原:顺便说一句,主人的儿子似乎在伊势佐木町经营着第二家店。

大谷:嗯。就在附近,我去看看。

大谷义雄

藤原:大谷先生的奇怪之处在于,尽管他意识到“现代爵士乐”等流派,但他却从未生活在这些流派中。我觉得我生活在一个非常宏观的时代。

大谷:那是因为类型在你之外。无论是戏剧、电影、小说、音乐、批评,我与外界的关系自然是紧张的,我只想一件一件地创造出好的东西。

很高兴我正在做的事情以各种方式分类。

藤原:我有点理解那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在世界上可能很少见。

大谷:人间有很多烦恼,请在人间做吧! (微笑)

藤原:哦,我明白了~

大谷:啊,主人,我可以喝点清酒吗?

师父:清酒是大特库里,是松竹梅。

大谷:啊……不过我觉得烧酒会更好。

师父:烧酒是“Wanko(小麦)”和“Nanko(马铃薯)”。

大谷:不……不过还是……把热酒加热,装在大酒瓶里喝!

师父:是的。

藤原和大谷

现代“步行者”

大谷:嗯,是时候转到本杰明了。今天的主题是什么?

藤原:开始吧!

大谷: 本雅明是20世纪的人,但是在我们关注如何将国家和人民的生产力统一起来的时代,让我们重新考虑一下。所以发生的事情是,他开始收集 19 世纪首都巴黎(*1)的许多礼仪和习俗。这非常重要,因此信息量增加了。顺带一提,到那时为止的情报,说得极端一点,就是歌曲。换句话说,你可以记住歌曲。但在 19 世纪的巴黎,信息从完全陌生的国家涌入,我们不得不做出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我拿起波德莱尔(*2)来谈谈如何保持某种人性。

*1 世界财富集中于欧洲、欧洲财富集中于法国、法国财富集中于巴黎的时代。

*2 本雅明在“通道”中强调波德莱尔是最能体现 19 世纪的人。

藤原:原来如此。这时候就出现了“行者”的姿态,游走在信息之间。

大谷:也就是说,他说“散步”是现代的东西。将其与当前故事联系起来并不容易。

藤原和大谷

藤原:嗯,今天的闲谈主题暂定为“散步与布鲁斯”,我觉得以此来打击大谷义雄也无可厚非,或者说,就是挥舞工房大师。我做到了.即便如此,我还是鼓起勇气参加了本牧艺术项目2014年的参与项目“Theater Quest” ,我打算在本牧附近走走进行研究。走来走去,都不知道买了多少张一日巴士票。而且我也在喝酒(笑)。但是越走越长见识,也不是你能“看懂”的。我要你对这种情况做点什么...

大谷:我不知道! (微笑)

藤原: ……我开玩笑的,但换句话说,我对这个小镇越来越着迷了。如果你改变说话的方式,它就会被吞噬。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重新考虑一下“散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特别是,我认为本雅明在《通道》中明确区分游客和行人很重要。像盖章集会一样绕过历史古迹的旅游态度根本不是散步。

大谷:是的。这当然是真的,但说到本牧怎么走,让人觉得1850年左右本牧什么都没有,这有多现实呢?

藤原:好像在横滨开港之前,还是蛮乡土的。

大谷:但“长廊”的概念基本上是基于19世纪在巴黎出现的购物中心拱廊(=通道)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在 Honmoku 中,这是因为 Mycal Honmoku (*)

*Mycal Honmoku 是在泡沫经济鼎盛时期于 1989 年开业的大型综合购物中心。 Missoni、Hugo Boss等奢侈品牌精品店,以及高档餐厅也曾入驻大楼,大楼内的喷泉和水道也颇负盛名。现在已经关闭,现在是永旺梦乐城。

也就是说,《通行论》是一个行走在城市中,如何理解在城市里逛街的人的故事。然而,今天,许多人认为逛街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当您再次说“散步”时,您会走到哪里呢?例如,它是农村还是城市?我可以想象几个故事(*1) 。其中之一,卢梭的花园城市思想(*2) ,隐含在本雅明那里。

*1 迄今为止,已经创作了多部以行走巴黎为主题的作品。代表作有卢梭的《独行者之梦》、《本雅明的传记》、布列塔尼的《娜佳》等。

*2 卢梭强调要摆脱文明的外壳,尽可能恢复自然人的状态。

藤原:你是说卢梭是一个“孤独的行者”吧?

大谷:本雅明的穿越论是卢梭在乡间行走时“人类回归自然”思想的重要继承者。本雅明的观点是,卢梭的思维方式可能行不通。他有预感,如果他去美国,情况会更糟,那是我们世界的起点。

藤原:你是说美国,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社会?

藤原和大谷

大谷: 《航路论》中假设的“散步=孤独的行者”是卢梭的完整引文,我想当时读本雅明的人自然是根据卢梭的故事来读的。。如果将卢梭的《婴儿车》设定在 19 世纪的巴黎,会发生什么?

本杰明与美国

大谷:而且本杰明没有去美国。欧洲人与美国事物的关系是有限度的。例如,爵士乐。

藤原:啊,所以爵士乐出现在春分。

大谷:本杰明从 20 年代到 40 年代在欧洲,思考美国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欧洲的思维存在局限性。至于美国发生的事情,本杰明安然无恙地死去。我非常爱美国,但我将死去而无法去美国。那里有一个不连续性。当然,如果叛逃后有什么事情发生,可能会有某种发展。 (*)

*据说本杰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躲避纳粹追捕而在比利牛斯山脉服毒自杀。 1940年去世。

所以我认为本杰明是最后一个在欧洲做某种工作的人,在本杰明之后它变成了美国。由于时差,他本人未能前往美国。所以现在在他们完成后很容易说“散步”,但我尽量不说太多。

藤原:啊!我现在知道了。

的确,我不太愿意轻率地使用“散步”这个词,而且我认为这不是在那里感到自我满足的欣快感的最佳方式。此次合作的剧作家石上夏树和剧作家越智雅纪子告诉我们,在本牧版中,我们不应该过分依赖参与者自己的记忆或反省。我是这样做的。

顺便说一句,这可能无关紧要,但我从未去过美国,我什至不想去。我想知道这是什么...

大谷:我不知道,这不是巧合吗? (微笑)

藤原:不,这不是偶然的。我真的不想去。 Trans-America Ultra Quiz 现在已成为过去……

大谷:不,但我也不想去任何地方,但如果你让我去,我就去。
我不想去,但我要去哥伦比亚! (微笑)

藤原和大谷

藤原:说到美国的梦想,卡夫卡也是其中之一。

大谷:欧洲人不能出门。卡夫卡的文学是“我不能离开我的公司,我哪儿也去不了”。

藤原:比如“变身”?就个人而言,与其说“我不能出现”,不如说“我只想出现”,所以我担心卡夫卡未完成的“城堡”。当我在 Honmoku 走动进行研究时,有一刻我觉得,哇,这真是一座“城堡”......好吧,这个故事会被剧透,所以停下来。

长廊和蓝调

藤原:那么,作为抨击工房系列的第 2 部分,我也想谈谈“布鲁斯”......我不想从严格的音乐定义开始,而是想从一首让你感到悲伤的歌曲开始。

比如The Golden Cups有一首歌曲叫《本牧蓝调》,而阿库悠作词的《本牧童话》也是一首深入人心的歌曲。 “在本牧死去的少女变成了海鸥~”……还有,以《伊势佐木町布鲁斯》出名的青江美菜,也有一首歌叫《本牧布鲁斯》,歌词很烂。 “你是谁?这里是本牧布鲁斯~”

青江美菜《本牧布鲁斯》

大谷:嗯,这个要再说一遍,但是“长廊”的前提是在城市里积累资本,或者简单地在巴黎逛街。这就是为什么在 The Passage 中思考 19 世纪在 20 世纪初是什么样子很重要。因此,历史上不存在的美洲,直到20世纪上半叶才出现。而且蓝调也不会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即使有人告诉我“长廊和蓝调”也永远不会联系起来。经典的话,无异于说“紫式部与贺茂长命”,感受到“两者截然不同!”的气势。

藤原:你是说《源氏与方丈记》吧!

大谷:而且我认为没有必要说“散步”。

藤原:至于为什么我对人行道如此讲究,正如我之前所说,通道理论将人行道设想为与游客不同的东西。我不打算像金华玉女那样尊重本杰明所写的东西,但我确实觉得“演剧探索”与其说是观光旅游,不如说是一次散步。因此,它可能被用于观光和城市振兴,我并不打算否认它的实用性。

由参与者决定他们在“演剧探索”中出城时的感受,但逛街并不是他们四处走动的唯一领域。 19世纪的巴黎不仅以财富和商品为象征,还产生了阴暗、淫秽和可疑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步行的场地可以是城市、郊区、大海、高山或乡村。如果你释放你的感官,看到和感受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不用担心我的同伴。基本上,我建议一个人走。可能部分继承自“独行者”卢梭。我认为孤独是人类最后的自由。

藤原和大谷

师父:头巾壳终于解冻了。现在,就这样吃吧。味道不错。

藤原:哇,你做到了。

大谷:啊,这和日本酒很相配。

头巾壳

大谷:吃那么多头巾贝肝不危险吗?

师父:哈哈哈哈(笑)

藤原:海边的味道真好闻~

大谷:(对主人)现在,我正在进行一个相当麻烦的谈话,但我开始认为它已经不重要了(笑)。

藤原:我说了太多Benjamin,Benjamin,听起来像咒语……(笑)。不知有没有人这样说“长廊”~

大谷:说起来,查理·帕克的下行线是第5行,谁也没有提过……(笑)

藤原:呼呼呼。顺便说一下本艺术计划。

大谷:啊,我们没时间了。我想一回到家就查看我的电子邮件。

藤原:什么? !不,今天我们喝一杯吧。

大谷:不不,我要回家了! (微笑)

藤原:再喝一点吧~

大谷:啊,主人,11 月 22 日到 24 日,我们将在本牧的老电影院进行现场表演,所以下次我会带给您传单。还有带现场表演课的Hamajir舞蹈。

藤原:连续三天每天晚上的内容都不一样,第一天还有菊地成义,还有其他华丽的嘉宾……甚至可以从《演剧探秘》到《本牧之夜》!

师父:啊,走之前,请给我签个名。我会装修店铺。

大谷/藤原:诶,你是认真的吗?

两人签约

两人签约

藤原千手签名

被大谷先生甩了的藤原先生消失在了本牧的某家酒吧,但他已经神志不清,根本不记得写过自己的签名。

结束


这是我这次收到的菜单

我们这次收到的菜单

而今天的推荐是

今日推荐

*猪肝

不仅在星期四,而且还推荐。

叶山海带

“储存信息”
铃木屋第一家酒类专卖店
横滨市中区本牧原28-11
电话: 045-622-8340
营业时间: 12:00-19:00左右
定休日:不定休
交通:从横滨市营巴士本牧原步行3分钟

第二个单口酒吧 Yamashizu
横滨市中区本牧町2-313-7 1F
电话: 045-621-9855
营业时间: 17:00-24:00
定休日:周一
交通:从横滨市营巴士小凑站步行3分钟

相关文章

Standing Bar Culture Vol.1“邪恶的地方和地下”
立式酒吧文化Vol.2《醉与醒》
Tachinomi Culture Vol.4“语言与魔法”
Standing Bar Culture Vol.5 《边界与交流》
Tachinomi Culture Vol.6“转型与表演艺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