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に関連する、文化イベント情報 點擊這裡獲取最新信息

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藝術/攝影

神奈川站立式酒吧文化 Vol.3“Promenade and Blues”

神奈川・立ち呑み文化放談 Vol.3「遊歩とブルース」

2014.11.11 文:Akiko Inoue 攝影:Masamasa Nishino

藤原千香
編輯、評論家、自由職業者。由 BricolaQ 主辦。 1977年出生於高知市。 12歲獨自移居東京,開始在東京獨自生活。之後四處走動,在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後,成為了一名自由職業者。負責編輯雜誌《Expo》、武藏野美術大學公關雜誌《mauleaf》、世田谷公立劇場《Caromag》。與Chikara Tsujimoto 共同編著<Architecture> 的Book Guide(名月堂書店)。與德永恭子合著《最強劇場論》(新社明日香)。目前居住在橫濱。參與了劇院中心 F 的啟動。

大谷義雄|大谷義雄
1972年出生的評論家和音樂家。 1996年至2002年,為音樂評論雜誌《Espresso》編撰。此後,他積極發表與菊地成義合著的《教憂鬱和淫蕩的學校》等作品,以及《可憐的音樂》、《在散文界閱讀20世紀的批評》等寫作活動。同時,他也作為音樂家活躍,參與了sim、mas等多個團體。發行個人專輯《From 'Kawagishi-Bonichisho'》和 HEADZ 的《Butai no Ongaku 2》,以及 BlackSmoker 的《Jazz Abstractions》。為電影《蹂躪與等待》作曲,並負責主題曲《相對論與大谷義雄》。他曾在各種場合演出,包括戲劇和現代舞舞台。

主題
鈴木屋酒類專賣店

百合子(鈴木屋的媽媽):是的,這是保羅送給我的。

鈴木屋酒類專賣店

在鈴木屋酒類專賣店,常客保羅提供的點心隨時可用,免費提供給顧客。

藤原:哇!非常感謝你。

大谷:這是什麼? !人造黃油…?

百合子:奶酪。

在進入正題之前,讓我們先來聊聊……

藤原:首先,讓我們在角內喝一杯來提振心情吧……!
Kakuuchi是當地人放鬆的地方,所以人們不會貿然進入。

其實幾年前大谷先生帶我去了 橫濱橋的朝宮,這是我在神奈川縣第一次去的角內,但是橫濱和橫須賀還是有不少角內剩下的不是嗎?

大谷:雖然叫橫濱,但地方很大。熱鬧的酒類店還是很多的。

藤原:這次我和大谷先生要參加“Honmoku Art Project 2014” ,所以我們把舞台定在了Honmoku。

本牧是通過麥田隧道(山手隧道)位於元町以南的小鎮,沒有火車服務。主要交通工具將是公共汽車。直到1982年才被美軍徵用。土地被歸還,Mycal Honmoku 誕生了……這個藝術項目的主要場地是曾經在 Mycal 的老電影院。大谷先生也去了那裡。

大谷:是的。

藤原:那個故事是在《本牧時代》的小報上寫的,請看一下。

本牧時代

Honmoku Art Project 發行的“Honmoku Times” *點擊這裡查看第一期

藤原:讓我知道本牧的第一件事是……你是否記得...?大谷先生在六本木導演川端康成的《山之聲》時,在回家的路上開車送我去了橫濱。

大谷:嗯,那個時候,我背著榻榻米。

藤原:所以當我們到達櫻木町時,大谷先生喃喃自語,“如果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你就會到達本牧。”當時,我對此一無所知,如果我不擅長的話,我會把它讀成“honmaki”,但我當然聽說過“honmoku”這個聲音,而且我聽過 Crazy Ken、Crazy Ken 等歌曲和歌曲。這是一支樂隊。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本牧的形象。

鈴木屋酒類專賣店

4點過後,鈴木屋的熟客們紛紛聚集。這一天充滿了關於昭和時代的故事。

熟客A:最後一年是1987年吧?

大谷:不,天皇於 1989 年 1 月去世,所以 64 是最後一個。最後一個出生在昭和時代的人已經26歲了。已經有大約一半的世界出生在平成時代。

百合子:你是昭和時代的嗎?

大谷:那是在 1960 年代。

藤原:我在50年代。

熟客B:嗯?昭和時代? ?什麼,媽媽,我不是唯一一個老的(笑)。

藤原和大谷

大谷:最近我覺得如果用小時候想像的職業形象來當尺子的話,現在50歲的人就是40歲,40歲的人就是30歲, 負 10 年。它符合圖像。嗯,這是一個好故事。音樂人也一樣,現在有很多人30歲左右就開始做自己的音樂,但是30歲是披頭士解散的年紀。

藤原:哦,可能是吧。我仍然不敢相信 Bakabon 的爸爸已經 41 歲了。這就是為什麼大谷先生超越了他是 Bakabon 的父親這一事實,遠非不忠。

哦,對不起。我想將它與番茄汁和燒酒混合。

百合子:是的,230 日元。

藤原:說起來,我一直在夜以繼日地閱讀《亞瑟王的故事》 (*)

*亞瑟王的故事:中世紀歐洲的騎士故事之一。以《圓桌騎士》、《聖杯之旅》、《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等神話傳說為藍本的充滿英雄與奇蹟的奇幻故事。眾所周知,在 1400 年代,托馬斯·馬洛里 (Thomas Mallory) 將以前分散的故事合而為一。

大谷:為什麼?

藤原:我在山手的一家二手書店衝動購買時發現了這本研究書。小時候很喜歡亞瑟王與圓桌騎士的故事,但是這本研究書的文筆太亂了,太吸引人了,很喜歡作者邊想邊寫的感覺它。同樣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循環,所以感覺就像在聽爺爺講。

那麼,在那本書裡,有一個故事,說曾經有一段時間,英國的上流社會講法語,是不是很出名?也許這是我的無知,但是,嘿,這太令人驚訝了!我想。因為在電影《窈窕淑女》中,有一個故事是關於奧黛麗赫本飾演的一個假小子的可憐女孩學習正確的英語的。優雅,傳統的英語。

大谷:像“在西班牙,雨主要落在平原上”之類的?

藤原:嗯?那是什麼?

大谷:西班牙的雨主要停留在飛機上。

藤原:啊,就是這樣。換句話說,它就像 nammugi namagome tamago。
這讓我想起了與赫本有關的一集。你以前是大谷的貓保姆,是嗎?

大谷:哦,我求求你了。我想我正在某個地方巡迴演出。

藤原:所以,當我晚上離開大谷先生的家,去小金町散步時,那家店已經不在了,但是在京急立交橋下有一家叫權兵衛的酒吧,供應拉麵。我知道了。一個醉酒的叔叔在櫃檯走了過來,吐出我不能在這裡說的可怕俚語。但是我老婆淡然處之,我覺得很了不起,不過她好像很喜歡電影,所以我們聊起赫本談得很開心。 ......那天晚上我下定決心搬到這裡。

大谷:誒,為什麼?

藤原:我想知道為什麼。 ……大谷先生,您在橫濱住了多久了?

大谷:大概20年吧。從八戶出來後,我經常去東京的朋友家拜訪。

藤原:之後一直是橫濱。你不想住在東京嗎?

大谷:我不這麼認為。

泡菜和墨西哥胡椒

Yuriko 拿出她常客 Paul 常吃的泡菜和墨西哥辣椒。

藤原:保羅總是給我們帶來很多美味的食物。

保羅:媽媽,給我拿個小勺子!我更喜歡捏勺子。

熟客A:兄弟,你是第一次吃這個嗎?

大谷:是的,我第一次吃。

熟客A:我們每週都吃。這就是我活這麼久的原因(笑)。

藤原和大谷

下午 5:00 左右,許多常客聚在一起聊天。

老顧客B:好像又要颱風了。

百合子:哦不。

老顧客 B:我要辭職了。

常客

大谷:保羅幾點上班?

保羅:大約兩點鐘。上班族不加班。工作就是工作。

大谷:工作就是工作。不是加班嗎?

百合子:這是一家小公司。

Yuriko-san 和 Paul:(異口同聲)嗯。

鈴木屋酒類專賣店

外面的常客:我每天都來這裡喝酒。如果你在谷歌地球上環顧四周,就會看到我。

工作人員:誒! ?不是已經全球首發了嗎! !

在愉快的談話中,我被拉回了第二家餐廳“Yamashizu”。

在鈴木屋酒類店與大家合影留念

之前在鈴木屋酒類店和大家一起拍了一張紀念照!

▶ 接下來是二房
山靜

山靜

這家店的招牌上寫著“standing bar”,其實有椅子可以坐。這是一家著名的隱藏餐廳,以驚人的價格提供從鄰近市場、葉山和北海道採購的新鮮食材。

現在,讓我們用啤酒干杯吧!

藤原和大谷

師父:你好嗎?

大谷/藤原:好! ! !

大谷:這個多少錢?

主人: 300日元。

大谷:誒,300日元太瘋狂了(笑)。

山靜

Yamashizu的所有菜餚和飲料都是300日元!

大谷:不,這真的很好……精彩的。

師父:好吃吧?這個(泡泡)不命中也沒用。
我們從三得利獲得了 Meister (*)稱號。

*此稱號僅授予在供應優質麥芽的餐廳中達到最高標準的 Meisters。

藤原:吃肉吧。大黑碼頭的屠宰場好像可以買到新鮮的肉。

主人:拉桿上也有紅心,只有周四才有。

大谷:肝臟可以生吃嗎?

師父:可以,可以活著。 (注:豬肝。)(注:此信息截至 2014 年 11 月。)

藤原:那麼,讓我們從槓桿生魚片開始吧。我還推薦葉山海藻。

大谷:我真的很想吃葉山的章魚。

藤原:然後是生魚片。

師父:對,先從槓桿生魚片開始吧。現在嘗試咬一口。

週四限位槓桿

週四限定的肝臟好像是從大黑碼頭的屠宰場買來的!

大谷/藤原:太好了。

師父:不甜嗎?

大谷:有嚼勁。嘗起來像血...

師父:全部都是300日元。

大谷:誒!或許只是改價比較麻煩? ?我必須好好考慮成本(笑)。

藤原:順便說一句,主人的兒子似乎在伊勢佐木町經營著第二家店。

大谷:嗯。就在附近,我去看看。

大谷義雄

藤原:大谷先生的奇怪之處在於,儘管他意識到“現代爵士樂”這樣的流派,但他從來沒有生活在那種流派中。我覺得我生活在一個非常宏觀的時代。

大谷:那是因為類型在你之外。無論是戲劇、電影、小說、音樂、批評,我與外界的關係自然是緊張的,我只想一件一件地創造出好的東西。

很高興我正在做的事情以不同的方式分類,當人們看著我說,“就是這樣,”我覺得,“哦,是的。”

藤原:我有點理解那種感覺,但這種感覺在世界上可能很少見。

大谷:人間有很多煩惱,請在人間做吧! (微笑)

藤原:哦,我明白了~

大谷:啊,主人,我可以喝點清酒嗎?

師父:清酒是大特庫裡,是松竹梅。

大谷:啊……不過我覺得燒酒會更好。

師父:燒酒是“Wanko(小麥)”和“Nanko(馬鈴薯)”。

大谷:不……不過還是……把熱酒加熱,裝在大酒瓶裡喝!

師父:是的。

藤原和大谷

現代“步行者”

大谷:嗯,是時候轉到本傑明了。今天的主題是什麼?

藤原:開始吧!

大谷: 本雅明是20世紀的人,但是在我們關注如何將國家和人民的生產力統一起來的時代,讓我們重新考慮一下。所以發生的事情是,他開始收集 19 世紀首都巴黎(*1)的許多禮儀和習俗。這非常重要,因此信息量增加了。順帶一提,到那時為止的情報,說得極端一點,就是歌曲。換句話說,你可以記住歌曲。但在 19 世紀的巴黎,信息從完全陌生的國家湧入,我們不得不做出反應。在這種情況下,我拿起波德萊爾(*2)來談談如何保持某種人性。

*1 世界財富集中於歐洲、歐洲財富集中於法國、法國財富集中於巴黎的時代。

*2 本雅明在“通道”中強調波德萊爾是最能體現 19 世紀的人。

藤原:原來如此。這時候就出現了“行者”的姿態,遊走在信息之間。

大谷:也就是說,他說“散步”是現代的東西。將其與當前故事聯繫起來並不容易。

藤原和大谷

藤原:嗯,今天的閒談主題暫定為“散步與布魯斯”,我覺得以此來打擊大谷義雄也無可厚非,或者說,就是揮舞工房大師。我做到了.即便如此,我還是鼓起勇氣參加了本牧藝術項目2014年的參與項目“Theater Quest” ,我打算在本牧附近走走進行研究。走來走去,都不知道買了多少張一日巴士票。而且我也在喝酒(笑)。但是越走越長見識,也不是你能“看懂”的。我要你對這種情況做點什麼...

大谷:我不知道! (微笑)

藤原: ……我開玩笑的,但換句話說,我對這個小鎮越來越著迷了。如果你改變說話的方式,它就會被吞噬。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重新考慮一下“散步”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特別是,我認為本雅明在他的通道理論中明確區分遊客和行人是很重要的。像集郵集會一樣繞過歷史古蹟的旅遊態度根本不是散步。

大谷:是的。這當然是真的,但說到本牧怎麼走,讓人覺得1850年左右本牧什麼都沒有,這有多現實呢?

藤原:好像在橫濱開港之前,還是蠻鄉土的。

大谷:但“長廊”的概念基本上是基於19世紀在巴黎出現的購物中心拱廊(=通道)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在 Honmoku 中,這是因為 Mycal Honmoku (*)

*Mycal Honmoku 是在泡沫經濟鼎盛時期於 1989 年開業的大型綜合購物中心。 Missoni、Hugo Boss等奢侈品牌精品店,以及高檔餐廳也曾入駐大樓,大樓內的噴泉和水道也頗負盛名。現在已經關閉,現在是永旺夢樂城。

也就是說,《通行論》是一個行走在城市中,如何理解在城市裡逛街的人的故事。然而,今天,許多人認為逛街是理所當然的。那麼,當您再次說“散步”時,您會走到哪裡呢?例如,它是農村還是城市?我可以想像幾個故事(*1) 。其中之一,盧梭的花園城市思想(*2) ,隱含在本雅明那裡。

*1 迄今為止,已經創作了多部以行走巴黎為主題的作品。代表作有盧梭的《獨行者之夢》、《本雅明的傳記》、布列塔尼的《娜佳》等。

*2 盧梭強調要擺脫文明的外殼,盡可能恢復自然人的狀態。

藤原:你是說盧梭是一個“孤獨的行者”吧?

大谷:本雅明的穿越論是盧梭在鄉間行走時“人類回歸自然”思想的重要繼承者。本雅明的觀點是,盧梭的思維方式可能行不通。他有預感,如果他去美國,情況會更糟,那是我們世界的起點。

藤原:你是說美國,一個新興的資本主義社會?

藤原和大谷

大谷: 《航路論》中假設的“散步=孤獨的行者”是盧梭的完整引文,我想當時讀本雅明的人自然是根據盧梭的故事來讀的。。如果將盧梭的《嬰兒車》設定在 19 世紀的巴黎,會發生什麼?

本傑明與美國

大谷:而且本傑明沒有去美國。歐洲人與美國事物的關係是有限度的。例如,爵士樂。

藤原:啊,所以爵士樂出現在春分。

大谷:本傑明從 20 年代到 40 年代在歐洲,思考美國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歐洲的思維存在局限性。至於美國發生的事情,本傑明安然無恙地死去。我非常愛美國,但我將死去而無法去美國。那裡有一個不連續性。當然,如果叛逃後有什麼事情發生,可能會有某種發展。 (*)

*據說本傑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躲避納粹追捕而在比利牛斯山脈服毒自殺。 1940年去世。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本傑明是最後一個在歐洲從事某種工作的人,而在本傑明之後是美國。由於時差,他本人未能前往美國。所以現在在他們完成後很容易說“散步”,但我盡量不說太多。

藤原:啊!我現在知道了。

的確,我不太願意輕率地使用“散步”這個詞,而且我認為這不是在那裡感到自我滿足的欣快感的最佳方式。此次合作的劇作家石上夏樹和劇作家越智雅紀子告訴我們,在本牧版中,我們不應該過分依賴參與者自己的記憶或反省。我是這樣做的。

順便說一句,這可能無關緊要,但我從未去過美國,我什至不想去。我想知道這是什麼...

大谷:我不知道,這不是巧合嗎? (微笑)

藤原:不,這不是偶然的。我真的不想去。 Trans-America Ultra Quiz 現在已成為過去……

大谷:不,但我也不想去任何地方,但如果你讓我去,我就去。
我不想去,但我要去哥倫比亞! (微笑)

藤原和大谷

藤原:說到美國的夢想,卡夫卡也是其中之一。

大谷:歐洲人不能出門。卡夫卡的文學是“我不能離開我的公司,我哪兒也去不了”。

藤原:比如“變身”?個人而言,與其說“我不能出現”,不如說“我只想出現”,所以我擔心卡夫卡未完成的《城堡》。當我在 Honmoku 走動進行研究時,有一刻我覺得,哇,這真是一座“城堡”......好吧,這個故事會被劇透,所以停下來。

長廊和藍調

藤原:那麼,作為抨擊工房系列的第 2 部分,我也想談談“布魯斯”......我不想從嚴格的音樂定義開始,而是想從一首讓你感到悲傷的歌曲開始。

比如The Golden Cups有一首歌曲叫《本牧藍調》,而阿庫悠作詞的《本牧童話》也是一首深入人心的歌曲。 “在本牧死去的少女變成了海鷗~”……還有,以《伊勢佐木町布魯斯》出名的青江美菜,也有一首歌叫《本牧布魯斯》,歌詞很爛。 “你是誰?這裡是本牧布魯斯~”

青江美菜《本牧布魯斯》

大谷:嗯,這個要再說一遍,但是“長廊”的前提是在城市裡積累資本,或者簡單地在巴黎逛街。這就是為什麼在 The Passage 中思考 19 世紀在 20 世紀初是什麼樣子很重要。因此,歷史上不存在的美洲,直到20世紀上半葉才出現。而且藍調也不會出現。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即使有人告訴我“長廊和藍調”也永遠不會聯繫起來。經典的話,也就是說“紫式部和鴨之長命”一樣,感受到了“兩者截然不同!”的氣勢。

藤原:你是說《源氏與方丈記》吧!

大谷:而且我認為沒有必要說“散步”。

藤原:至於為什麼我對人行道如此講究,正如我之前所說,通道理論將人行道設想為與遊客不同的東西。我不打算像金華玉女那樣尊重本傑明所寫的東西,但我確實覺得“演劇探索”與其說是觀光旅遊,不如說是一次散步。因此,它可能被用於觀光和城市振興,我並不打算否認它的實用性。

由參與者決定他們在“演劇探索”中出城時的感受,但逛街並不是他們四處走動的唯一領域。 19世紀的巴黎不僅以財富和商品為像徵,還產生了陰暗、淫穢和可疑的一面。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步行的場地可以是城市、郊區、大海、高山或鄉村。如果你釋放你的感官,看到和感受到各種各樣的東西。我不用擔心我的同伴。基本上,我建議一個人走。可能部分繼承自“獨行者”盧梭。我認為孤獨是人類最後的自由。

藤原和大谷

師父:頭巾殼終於解凍了。現在,就這樣吃吧。味道不錯。

藤原:哇,我做到了。

大谷:啊,這和日本酒很相配。

頭巾殼

大谷:吃那麼多頭巾貝肝不危險嗎?

師父:哈哈哈哈(笑)

藤原:海邊的味道真好聞~

大谷:(對主人)現在,我正在進行一個相當麻煩的談話,但我開始認為它已經不重要了(笑)。

藤原:我說了太多Benjamin,Benjamin,聽起來像咒語……(笑)。不知有沒有人這樣說“長廊”~

大谷:說起來,查理·帕克的下行線是第5行,誰也沒有提過……(笑)

藤原:呼呼呼。順便說一下本藝術計劃。

大谷:啊,我們沒時間了。我想一回到家就查看我的電子郵件。

藤原:什麼? !不,今天我們喝一杯吧。

大谷:不不,我要回家了! (微笑)

藤原:再喝一點吧~

大谷:哦,主人,11 月 22 日到 24 日,我們將在本牧的老電影院進行現場表演,所以下次我會帶給您傳單。還有帶現場表演課的Hamajir舞蹈。

藤原:三天的每個晚上,內容都會不一樣,第一天會有菊池成吉,還有其他精彩的嘉賓。

師父:啊,走之前,請給我簽個名。我會裝修店鋪。

大谷/藤原:誒,你是認真的嗎?

兩人簽約

兩人簽約

藤原千手簽名

被大谷先生甩了的藤原先生消失在了本牧的某家酒吧,但他已經神誌不清,根本不記得寫過自己的簽名。

結束


這是我這次收到的菜單

我們這次收到的菜單

而今天的推薦是

今日推薦

*豬肝

不僅在星期四,而且還推薦。

葉山海帶

“儲存信息”
鈴木屋第一家酒類專賣店
橫濱市中區本牧原28-11
電話: 045-622-8340
營業時間: 12:00-19:00左右
定休日:不定休
交通:從橫濱市營巴士本牧原步行3分鐘

第二個單口酒吧 Yamashizu
橫濱市中區本牧町2-313-7 1F
電話: 045-621-9855
營業時間: 17:00-24:00
定休日:週一
交通:從橫濱市營巴士小湊站步行3分鐘

相關文章

Standing Bar Culture Vol.1“邪惡的地方和地下”
立式酒吧文化Vol.2《醉與醒》
Tachinomi Culture Vol.4“語言與魔法”
Standing Bar Culture Vol.5 《邊界與交流》
Tachinomi Culture Vol.6“轉型與表演藝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