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音乐

恭喜/60 岁生日!庆祝音乐厅开业60周年 - 吉田孝麻吕先生的个人历史一瞥 从音乐厅诞生至今

祝・還暦!音楽堂開館60周年記念 ー吉田孝古麿先生の個人史に垣間見る 音楽堂誕生から今

采访&文字:井上明子 照片:西野政正

神奈川县音乐厅
神奈川县音乐厅

神奈川县立音乐堂之所以被称为“木堂”,据说是因为堂内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木制的。日本第一个正式的公共音乐厅诞生于战后的混乱时期,曾被称为“东方最好的声音”,至今仍受到专业人士和业余爱好者以及表演者和观众的喜爱。事实上,今年(2014年11月)是这座音乐厅诞生60周年。

还有一位即将庆祝他的 60 周年纪念日的人。吉田孝麻吕先生(俗称麻吕先生)20岁时就开始了合唱团指挥的职业生涯,至今已80岁高龄仍然活跃。

MAGCUL.NET 采访了吉田章麻吕,以纪念这两位在同一横滨地区长大并有音乐共同点的艺术家的 60 周年。接下来我想进入采访环节,希望通过这位在音乐厅开业之前就对这一地区了如指掌的老师的个人经历,能够让我们了解这位老师与音乐厅60年的历史。 (地点:神奈川县音乐厅候诊室)

*在以下文章中,吉田贵古麻吕教授将用他的昵称“麻吕老师”来称呼。

小学、初中、高中时代的马罗先生——与音乐的邂逅

- Maro先生住在横滨,所以我认为他从小就看到了音乐厅周围地区的变化。音乐堂即将庆祝其60岁生日,我谨祝贺麻吕先生担任指挥60周年。

巧合的是,音乐堂建成那年我20岁。那一年是我作为专业人士进入音乐世界的一年,所以今年和音乐堂一样是60周年纪念日。这样不用加上年份就可以知道了(笑)

吉田孝麻吕先生

- 我想先听听你小学时代的故事。你的老师来自哪所小学?

我出生在北海道,七岁时来到横滨,因为战争,我转了六次小学。当我上小学五年级时,我被集体疏散到箱根,但不久之后,著名的横滨空袭(1945年5月29日)烧毁了我们的房子,所以我被疏散到北海道,我的父母’家乡。是的。战后,迁至横滨。当时有老松小学,但被横滨市政府征用了,所以我们一起住在本町小学,我也是从那里毕业的。

之后,1946年学制改革,改为6-3-3-4学制(*现在的学制),但我却陷入了新的初中和高中的过渡(笑)。并没有想太多,因为那是在那个时候,但现在想起来,我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生活。

麻吕老师的不思议
麻吕老师的不思议

- 我向音乐厅总监伊藤借了由麻吕老师周围的工作人员制作的小册子《麻吕老师的未来》。据介绍,在他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有一门名为“集体和弦听”的课程,学生们在课程中学习辨别空袭时的轰炸声。

是的(笑)首先,当老师弹奏多米索和弦时,大家经常举手猜测自己弹的是哪个音符。那时我们还没有使用外来词,所以我们使用Irohanihoheto。这就是为什么 domiso 是“hahoto”,sireso 是“ronito”,例如,歌曲“Village Blacksmith”听起来像“hotototohahohoho...”

当时正值战争时期,所以上课时会有日本和外国飞机飞过,你会听到诸如“呜呜”和“轰隆”之类的声音。所以,举例来说,B-29是轰炸机,所以声音很低,或者“这个声音是日本友机的声音”,或者“这是敌国的声音,所以我们应该听到声音就撤离。”,这就是我们在音乐课上所做的。

- 太棒了...这是你的第一次音乐经历吗?

但我并没有记住音乐,而是被告知要这么做。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开始学习钢琴,但当时很少有像战争期间那样的正式音乐课。即使在家里,我们也没有处于可以播放音乐的环境中。但现在想来,我觉得我的音感比其他人都敏锐一些。

- 接下来,关于你的初中时代,你就读于追松中学,在那里你第一次接触到了三角钢琴。

这是正确的。当我上初三的时候,我的宿舍旁边有一个音乐室,我一大早就去那里,从门卫那里拿到钥匙,然后弹钢琴。

- 你是自学成才的吗?

他是一位日语老师,也教音乐,我和我的儿子,一个木屐店的儿子,开始一起练习。那个孩子暑假后就放弃了,但我是唯一一个坚持了一年的人。反正早上干活,午休干活,放学干活,干到很晚的时候,开完员工大会,老师就过来看了一遍。虽然只有一年的时间,但我却沉浸在钢琴之中……但那时候,男生弹钢琴被认为是弱者,所以为了避免别人这么想,我在班级比赛垒球或排球时特意主动举手(笑)。

- 我想你一定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初中生吧?

但我想你可以说这很有趣。我们不用像现在这样去补习班,所以主要是玩玩。当时野毛山动物园还没有建成,所以那个区域是对外开放的,所以我们就在那里玩捉迷藏。

- 听起来不错!那么,你在横滨平沼高中就读,该高中后来成为一所新高中,我听说你加入了那里的管弦乐队俱乐部。他也是一名定音鼓演奏家。你是怎么突然开始演奏打击乐器的?

平沼高中本来是女子学校,但我这一代是男女同校的第一代。在男孩们到来之前,我们有一个全女子管弦乐队俱乐部,但是当男孩们进来时,我被星探发现,因为我是负责运输乐器的最佳人选。当时横滨交响乐团正在使用平沼高中的练习室,那里有乐器。实际表演时我可以借用它,但为了练习,我在桌子上放了一块木板,并制作了自己的竹棍。定音鼓并不是管弦乐队中具有特殊作用的乐器,而是在特殊时期演奏的乐器,所以如果你敲错了,那就麻烦了(笑)

- 突然轮到你了(笑)

但我想弹钢琴还是有一点帮助的。当我在高中的时候,除了在管弦乐队之外,我还组建了一年级的混声合唱团,我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非常有成就感。

- 所以你第一次接触合唱团是在高中的时候。这是我们今天所做工作的起点。

进入大学、退学、成为一名合唱指挥

- 高中毕业后,你在大学开始学习合唱、管弦乐队和作曲,就在那时你认识了指挥家岩木宏之……

我考入了学习院大学,岩木先生也是出身。从学习院毕业后,岩木先生进入音乐学校并为 NHK 交响乐团演奏定音鼓。这是和我一样的打击乐器。

- 岩木先生演奏定音鼓,这似乎有点令人惊讶。

哦耶。于是,我来到母校,代替前田光一郎(*一个只为实践而行动的人)授课。出于某种原因,人们知道我在高中时演奏定音鼓,并且我被星探发掘。所以我只参加过一次练习。我记得刚刚练习舒伯特的《未完成的第八交响曲》。之后,我就开始忙于横滨的合唱团活动……

- 另外,听说你已经开始学习作文了。

这是正确的。那时候,画家、小说家、音乐家都是贫穷的代名词,所以我的父母让我去读大学,在那里我可以找到工作,所以我就读了学习院的政治学系,但所有的课程都在早上进行.我整个下午都在教合唱团。高中毕业后,我还师从艺术大学毕业的作曲家石渡英夫学习作曲。作为母校平沼高中的校友,我去教书,当时正值“歌越运动”(*)盛行的时期,所以我在教企业合唱团,光是指挥合唱团就足以维持生计。

*以合唱为中心的日本音乐运动,发生于20世纪60年代,发生在当时流行的工作场所、学生俱乐部和歌唱咖啡馆,是一种社会运动。

音乐厅的诞生——体验东方最好的声音

- 从这个时期算起,今年是您担任指挥60周年。
同时,音乐厅也在那时开放。当您从战后被烧毁的废墟中看到音乐厅周围的景观以及音乐厅刚建成时的印象如何?

我们这一代人的成人仪式当时在红叶坂的横滨女子会堂举行(*),音乐厅于当年11月开业。但最终我玩的范围并不是在这一带,而是在野毛山周围,或者现在的野毛町商店街附近,但当时野毛地区都是市场,人们习惯了搭起了帐篷,各种商店林立,里面挤满了人。但这里却安静得多。当时,嘉门山和红叶坂的伊势山高台神社正下方有一条河流,名叫樱川。

*补充说明:当时,成人仪式可能是每个区的一项活动。

- 真的吗!我现在无法想象...
音乐堂是日本第一座公共音乐厅,被誉为“东方最好的声音”。可以让我听一下吗?

在那之前,还没有成熟的公共礼堂,所以音乐会不预留座位是很常见的,但音乐厅是预留座位的,而且门票是出售的,所以需要座位指南。这就是为什么我被邀请到一家音乐机构为像我这样渴望成为音乐家的人兼职工作。虽然没有拿到报酬,但是能够听到外国音乐家的现场声音,所以我就做了几次,听了海外的专业演奏。为防止演出期间顾客擅自进入,我们将顾客挡在前面,要求顾客在歌曲间隙从三楼的门进入,但顾客不得擅自入座。“请站在这里听”直到表演结束,”他说。那时我们就可以进去听表演了。

吉田孝麻吕先生

- 有没有哪场演唱会给你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我想那是当我听到一位名叫朱利叶斯·卡琴(Julius Katchen)的美国钢琴家演奏的时候。在那之前,我们一直在演奏我从未听过的歌曲,但在安可时,我微笑着开始演奏我大三时演奏的莫扎特的《C大调钢琴奏鸣曲,K.545》中学。所以当我听到他弹这首歌的时候,我很惊讶,心想:“什么?!这么轻松的歌?”这让我感到一阵刺痛。其中很多仍然存在。现在音乐堂办公室所在的地方当时在后台,但演出结束后我去那里索签名时,却排起了长队……最终我没有犹豫。现在想来,我希望我当时能得到它。

- 您对音乐厅的声音印象如何?

大约在那个时候,我听管弦乐队,例如,即使我坐在后座,我也能听到小提琴转动音乐的嘶嘶声。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来到大厅,大家都在专心聆听,声音却一直回荡到了大厅之上。这真的让我很惊讶。

——看来你能感受到马罗先生当时的惊讶。
令我深受感动的是,你们现在能够在一个60年来一直保持着同样声音的音乐厅的舞台上表演。您目前是“音乐堂冈山合唱团”的顾问,“冈山合唱团”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活动,在博物馆开馆六年后很早就开始了,今年将庆祝第 54 届活动。

20年前我加入了冈山合唱团,从那时起它就以执行委员会的形式举行。然而,冈山合唱团本身在较早的阶段是作为音乐厅的独立项目开始的,最初是为了吸引住在县内较远、无法正常在正式音乐厅表演的人们而创建的。其目的是让人们去做。音乐堂是想唱歌的人们的梦想殿堂,所以即使在今天,人们仍然会来到红叶坂唱歌(笑)。

- 我明白了(笑)而且这种情况还在继续。

作曲、编曲、指挥,马罗先生的帽子戏法!

- 除了担任合唱指挥之外,您还做大量的作曲和编曲工作。

高中毕业后,我做了两年作曲老师,在学习如何作曲后,我开始编曲。当时我也在为合唱编曲流行歌曲,偶然有音乐友社的人来听我的作品,并给我安排了翻译和编曲的工作,我的作品开始出现在各种教科书中。因此,像今年一样,在10周年的里程碑之际,我们利用横滨的各个礼堂,举办了一场名为“马罗老师的帽子戏法”的音乐会,这是作曲、编曲和指挥三部分的高潮。顺便说一句,40周年纪念“Maro 40”在音乐厅进行了表演。这里有一本小册子。

我最喜欢的空间 Malo 40

- 这是一张漂亮的照片!

我最喜欢的地方

- 现在,由于时间不多了,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音乐厅里你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

当然是在舞台上。
我这么说很奇怪,因为我什至不是家庭主妇,但当我在音乐厅的舞台上时,感觉就像在厨房里。那种能够握住一切的感觉,仿佛整个空间都在你的手中。它不是太宽,而是一个你可以适当拥抱自己的空间。您可以将所有顾客抱在怀里,并将他们吸引到您身边。感觉就像一个家庭主妇在做饭时哼着歌。

- 感谢您的精彩评论。

他的指挥生涯已经过去了60年,但通过追溯他的个人历史,我能够感受到音乐厅诞生时的氛围。我还觉得我能够一睹音乐厅在过去 60 年来所培养的音乐厅与人们之间的丰富关系。

在即将举行的“音乐厅60岁生日周”期间,马罗先生将在“合唱厅县立音乐厅”举办60岁生日纪念音乐会。还有许多其他受欢迎的建筑之旅和各种活动。 (更多信息请查看下方相关活动!)

拥有67年历史的老字号Center Grill的“特制哈马午餐”

在这次采访中,Maro先生向我们介绍了推荐的餐厅。有着比音乐堂还要悠久的67年的历史,麻吕先生从学生时代起就经常光顾西餐厅“Center Grill”。话不多说,麻吕先生推荐的菜单是“特别的海滩午餐(1,250日元)”。

Center Grill 特别哈马午餐
中心烤架

蛋包饭、炸鸡排、蔬菜、土豆沙拉的一道菜,既饱腹又饱腹。光是看着浇着溏心蛋的蛋包饭就让人胃口大开。主料虽多,但一点也不重,得益于里面的半糖汁和鸡肉番茄酱饭的精致调味。它也与新鲜炸的脆皮鸡排完美搭配。另一个好处是,即使是午餐菜单,你也可以全天点餐。除了这次收到的“特制滨午餐”(1,250日元)之外,还有通常的“滨午餐”(1,050日元),蛋包饭里有白米饭。该菜单是根据顾客的具体要求而设计的,这些顾客不仅想吃蛋包饭,还想吃炸鸡排和沙拉。它之所以能够67年持续受到人们的喜爱,可能不仅在于它的口味,还在于它的风格,在保留传统风格的同时,与顾客一起演变。

□ 店铺信息 □
中心烤架
http://www.center-grill.com/
11:00~最后点餐21:15
休息日:每周一(节假日照常营业)
神奈川县横滨市中区花崎町 1-9 邮编 231-0063
045-241-73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