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AGCUL マグカル

MAGCUL(MAGNET+CULTURE)
the media for art, culture and events in Kanagawa prefecture.
(別ウィンドウで開きます。)
人と人が出会い、作品が生まれる。波止場のワークショップ
演劇・ダンス
2018.10.06

人們見面,工作誕生了。碼頭工作坊

(本網頁內容是利用Google自動翻譯服務製作,無法保證翻譯結果完全正確。請以此為前提後再行使用。)

2018年8月29日。來自中國,新加坡和日本的18名年輕人聚集在橫濱Wakabacho的一棟小樓裡。在這裡主辦了“若葉町碼頭”的是新佐藤(Shin Sato)。他們來參加了為期20天的研討會,導演是來自新加坡的佐藤(Sato)邀請的劉曉怡(Liu Xiao Yi)。由於彼此之間無法交流並且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他們如何交流和創作單一作品?創作和跨文化交流的過程可以說是研討會的最大主題。
佐藤:自從七年前我和劉在南京合作以來,我對新加坡沒有任何擔憂,但這是我在中國招募參與者的第一次嘗試,我無法預料會有什麼反應,所以我決定開始很早,當我去年12月在SNS上發布它時,我很驚訝在短短三天內收到了許多申請。

近年來,當代戲劇在中國的發展令人矚目,其勢頭令人回想起日本的1960年代。隨著私人劇院的興起,不屬於國有劇院的“獨立劇院人”一詞應運而生,優秀作品陸續問世。

:瓦卡巴喬碼頭不僅是劇院,而且是成為文化交流基地的興趣所在。做完了我已經與佐藤先生合作了很多次,但是這次有所不同。來自不同城市的人們在一起生活時創造作品。這是一次跨文化交流。環境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有一天我想在我的國家新加坡嘗試一下。”

研討會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段。這次要解決的主題是彼此不了解的成員如何合作創建作品。使用的語言是日語,英語和中文。當然,可以提供志願者口譯服務,但是您不能完全依靠個人演練來進行交流。參加者將通過採取各種手段(例如智能手機翻譯軟件和手勢)來實現相互理解。
佐藤說: “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可以用其母語說。否則,即使說英語的人也被稱為國際交流者,但他們往往以英語為中心。但是,一旦您真正開始創作,您並不需要真正的語言,首先,在某些情況下您可能無法真正理解彼此,因為日本人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激烈辯論。你不能依靠語言。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我們可以深入傳達最重要的問題。”

20世紀20年代,東京的Za Koenji巡迴演出和橫濱的KAAT(神奈川藝術劇院)巡迴演出,以及邀請戲劇和舞蹈老師的講習班。在邀請能樂表演者清水漢治的工作坊中,他受到清水先生即興舞蹈的啟發,並與所有參與者分享了一個特殊的空間。
上傳/ 2018/10 / ww_MG_1518_mini-1024x683.jpg“ alt =”“ width =” 1024“ height =” 683“ />

劉:起初有衝突,但我認為這不僅是不能說這種語言的問題,還在於無法理解戲劇語言的事實,我們可能通過戲劇表演相遇了。可能是通過藝術相遇,但在此過程中始終存在一個稱為“翻譯”的任務。
我認為佐藤先生處於反複試驗的狀態,但我認為這不只是語言問題。文化交流和代理交流也是必要的,因此每次都需要各種意義上的口譯員。這對我來說是最有趣的事情。”

佐藤: “準備工作很困難,但是自從研討會開始以來,整個過程都很有趣。這不僅對參與者而且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場所。”

“教學”在日語中的日語翻譯是“神學”。重新翻譯時,感覺就像一個單詞,其中“示教”與“學習”與“示教”與“學習”共存。看來教學也是學習。
在教年輕人時,我將自己的反應帶入自己的心中,並通過進一步發展來繼續學習。劉先生被佐藤迷住了,因為他可以看到他的態度。

劉: “文化交流需要一定的時間。在同一個環境中繼續學習既困難又充滿挑戰,但我想繼續一會兒。而且,將在參加活動的年輕人之間建立一個網絡,新事物可能會開始發生變化。由於我只是在這裡訓練,所以我可能會有“我想做點更有趣的事情”的感覺(笑)。
然後,我們對錶演“看不見的船”進行了全面的總結。演出只有兩次,分別是9月15日(星期六)和16日(星期日)。這兩天,瓦卡巴喬碼頭的小型工作室都充滿了擁擠顧客的熱情。十八名年輕人試圖以投射在牆上的三語文本為背景,以自己的方式向觀眾傳達“花朵/河床瓦礫”的下落。他們通過敞開的門駛向各自的世界。
他們在謝幕時哼著一首歌,這首歌是在20天的睡眠和吃飯後自發誕生的。日語,英語,中文和泰米爾語。克服了無法理解語言並充分利用手勢和智能手機應用程序帶來的挫敗感,艱苦討論環境問題和世界事務的時間到此結束。
佐藤: “我不知道現在做我的工作意味著什麼。當我見面的那一刻,無處不在的事情發生了。但是我們比相處要向前邁出了一步。在此過程中遭受了難以理解的痛苦,兩週的公共生活壓力極大。我正在積累,但是這次他們的動力如此之高,以至於我認為他們能夠主動解決各種壓力。”

劉: “在一個您無法理解語言的環境中,如何解決擺在您面前的問題。在紙上書寫,做手勢和共同生活就像一個美麗的舞台。”

佐藤: “本次研討會將從明年開始繼續,與此同時,我們將啟動一個後續項目,旨在創造未來的作品。我們必須盡快總結內容並開始招聘。人們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