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その他

【連載】我想騎稻村簡(1) - 尋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

【連載】稲村ジェーンに乗りたくて(1)-桑田佳祐の「夏」を求めて-
它只以錄影帶和雷射光碟的形式發行,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它了。
桑田圭介導演的作品回來了!為了慶祝這一點,本系列重點討論如何享受這個夏天。
追求「桑田先生眼中的湘南原始風景」也是一個挑戰。
我希望你手裡拿著可樂享受它。 (作者)

這裡是茅崎市布蘭丁大學湘南文化研究實驗室。
作為一名教授,我專注於湘南的音樂文化,並使用歷史和知識的方法進行對世界和人民沒有好處的研究。
暑期考試的評分已經結束,正當我盡情地舒展自己,享受今年我認為的「湘南的夏天」時,我收到了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那個夏天的大浪又回來了”

阿米:教授,暑假你叫我去實驗室,真是太糟糕了。
奧茲:那封電子郵件呢? “是松樹!是松樹!”
教授:抱歉。但現在,今年夏天,我有一個請求要向你提出。
阿米:這是什麼?請問。
教授:實際上……我想騎Jane。
奧茲:啊?

①感情第30年
教授:你們能去茅崎影展*1嗎?
奧茲:是的!我們都設法買到了票並且能夠看到它。
教授:原來如此,我也是第一次在大螢幕上、大聲地觀看。
阿米:老師也在呢!
教授:嗯,我被重新製作的鏡頭所吸引。我沒有註意到錄影帶上的《夏威夷青年將軍》的海報。我被取消教授資格,所以我寫了一封辭職信。
奧茲:嘿!等一下。
阿米:喔不,老師,你太情緒化了…
教授:所以,作為我的最後一項任務,我希望你們兩位今年夏天幫助我完成這項研究。
2人:(咳咳……)
教授:「Jane Inamura」到底是什麼? ?

*1 2021年6月25日,南方群星出道43週年之際,作為慶祝茅崎電影節10週年的特別邀請放映。

[研究筆記]
1988年6月25日,南方群星以第24首單曲《Minna no Uta》慶祝成立10週年。時隔三年,他再次回歸。縱觀桑田圭介這段時間的言論,有許多返璞歸真的主題。從學生時代開始的樂隊活動現在已經發展到了僅靠成員無法遏制的規模,他似乎正在尋找一種適合他一生工作的娛樂方式(生活方式)。
他們大聲宣稱,“三年前似乎已經去世的南方將向你展示仍然活著並且完好無損的能量”,但補充道,“但是,我不想堅持這個品牌”南方樂隊。”(“non・no”, 1988 年7 月)。
在這首單曲和夏季巡演“Great Easter Festival”之前,自大學以來一直是朋友的音樂評論家萩原健太說道:“桑田目前正在談論他的高中和大學時光,當時他個人很喜歡音樂最。”似乎有一種回到原來的願望......關鍵字是「70年代流行」(GORO,1988年5月)。桑田的青春時代是在 1970 年代,而簡的設定在 1965 年,還不是實時的。
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桑田圭介對1960年代的崇拜。畢竟,這是披頭四盛行的時代。關於1989年發行的第27張單曲《Furi-Furi '65》,桑田表示,他喜歡1965年的原因是因為那一年是披頭四的《HELP》發行的一年,約翰戴著草帽。聽起來很自然。那是因為我喜歡它。
對桑田來說,20 世紀 60 年代和 1970 年代之間的鴻溝是巨大的。 20 世紀 70 年代,隨著披頭四的解散,初中二年級的他回憶道,“我的價值觀已經發生了偏差。”這些價值觀意味著,之前看似健康的流行音樂世界,已經從純粹的情歌轉向了通姦歌曲,世界已經變成了一個混蛋,通姦什麼的都在發生。(Cosmopolitan,1988年10月) )。
學生運動的時代早已過去,再也不可能再做不良學生或優等生了。 1978年,他就這樣度過了學生時代,出道。儘管生活在娛樂界快節奏的 80 年代,桑田仍然偏愛流行音樂和環球音樂。一些更天真簡單的東西就可以了。 1987 年,他與松田浩一起去了紐約,那裡的音樂家的純潔性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開始意識到《辛巴達》是一首非常偉大的流行歌曲。」(《Esquire Japan》)版)(1987 年 12 月)。
然而,作為一支樂隊,我們總是努力活在當下,不斷尋找新事物。這被認為是南航十週年的意義所在。繼續樂團的努力和雄心壯志。
首先,桑田想到了一個新的音樂「場所」。
當時,Amuse電影城作為Amuse的電影部門成立,正在經營一個名為“Amuse 10 Movies”的電影系列。眾所周知,福山雅治於1988年通過了該計畫的試鏡,並與Amuse合作(順帶一提,福山也參加了《稻村簡》的試鏡)。據推測,在這種情況下,在富田康子主演的《愛子16歲》之後,從1987年到1988年初,關於桑田參與電影項目的討論就出現了。
粉絲們收到的第一則訊息不是時事通訊或電視、廣播等媒體,而是LIVE MC。上述1988年「復活節大祭」地州樂將於9月19日在橫濱體育場上演。作為給等待了三年的粉絲們的紀念品,據說是“我們要和日本最好的導演一起拍電影!”

②傳說浪潮
教授:所以,看來「音樂監督」這個角色最初也是為電影設想的。
Oz :想想看,1989年,你的第25張單曲《Jōka to the Goddesses(超越未報道的Y型)》也以視頻單曲的形式發行。
阿美:下一首單曲《再見寶貝》是電影《當我換上泳裝》的主題曲...
教授:是的,也就是說,我們把PV提升為作品並向全世界發布,我們選擇了電影的形像作為新的「場所」。當時,他說,「我想找到一種讓音樂得以延續的媒介」(Fm fan,1989 年 4 月)。
Oz :如今,更常見的是說MV(音樂錄影帶)而不是PV(宣傳影片)。原來MV是這樣的啊…
Ami :我自己創作音樂,直接,直接,並出現在影片中...
教授:是的,這正是 2021 年音樂文化的樣子。這與年輕藝術家在個人電腦和智慧型手機上所做的事情沒有什麼不同。桑田先生和薩瑟恩比任何人都更早注意到這一點。
阿米:你是說你是來自不同產業的導演嗎?如今,喜劇演員拍電影已是司空見慣。桑田先生的天線好鋒利…
教授:當時不同領域成功的電影導演可能很少。平成時代從1989年1月8日開始,今年是名符其實的「影音元年」。
奧茲:所以桑田先生決定以他的家鄉湘南為背景,製作一部以傳奇海浪為主題的電影。
教授:是的,我們面對的是我們一直討厭的「湘南聲音」這個詞(笑)現在,我相信你們都知道電影的內容,因為你們看過它,但是這個「波浪」到底是什麼?代表?你認為有嗎?
阿米:「簡」是什麼?那就是問題所在。
奧茲:最後這一波的「圖畫」並沒有真正出來…
教授:人們常說這部電影裡沒有衝浪的場景,但事實並非如此。就連那個名為「簡」的「波」也沒有描繪清楚。這是最好的。
阿米:你有什麼提示嗎?
教授:在回答這些問題時,他說:「這是一個抽象的東西,可以用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性來描述,也可以用時代的浪潮來代替。」(文藝春秋,1990年9月) ),60 無論是20 世紀80 年代還是1980 年代,總是很痛苦,他說,「也許是幻想的浪潮會緩解那種壓力。」(GORO,1989 年2 月),或者「這是宣洩的象徵」 」(SPA!,1989 年 3 月)...
奧茲:什麼?
阿米:宣洩…
教授:哦,今天又到了「紅蜻蜓」鐘聲的時間了。下一次,我們就來仔細看看「簡」代表的是什麼。

※本故事純屬虛構。

作詞:釋淳正(湘南搖滾中心會長、佛教學者)

1989年出生於茅崎市的寺廟。專攻日本淨土宗及日本思想史。為紀念南方群星成立40週年,新光音樂將出版一本名為《我們的茅崎故事:日本流行音樂的起源-茅崎聲音歷史》的書,該書總結了桑田圭介、加山雄三、國彥等人的茅崎聲音文化。加瀨、尾崎清彥等人。出版品。
目前,他是每週一22:10起鎌倉FM「湘南搖滾中心RADIO」的主要DJ。
官方網址:https: //www.srcagain.com/

編輯合作:
田崎亞美
小澤大樹
(湘南搖滾中心AGAIN研究員)


我想騎稻村簡 (2) - 尋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點擊這裡
我想騎稻村簡 (3) - 尋找桑田圭介的“夏天”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