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に関連する、文化イベント情報 點擊這裡獲取最新信息

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戲劇/舞蹈

採訪高山明第2部分-“橫濱公社”之後

高山明インタビュー 後編 ー《横浜コミューン》を終えて

採訪:Haruo Kobayashi (blanClass) 文字:Akiko Inoue 照片:Masamasa Nishino

因政治原因被迫背井離鄉、漂流到日本的印度支那難民,以及因各種原因被迫遷徙,最終來到橫濱市壽町簡陋住處的日本人。被迫在橫濱衝上岸,在 2014 年橫濱三年展上相遇並進行了對話。本次活動是高山明作為現場裝置橫濱公社創作的戲劇作品。=設置)。然而,這部劇呈現出即興劇的面貌,難免偏離了華氏451度(1)設定為語文教材的劇本。然後,觀眾們拿著遞給他們的收音機,從會場二樓的閣樓區觀看了樓下展開的日語學校,並調到收音機頻率偷聽他們的談話。此外,在觀眾所在的空間中,作品以視頻作品的形式展示,以掌握情況,他們在那個空間中消磨時光。會場所在的若葉町是夾在小金町地區和伊勢佐木町通之間的外來移民較多的娛樂區,跨國餐廳林立。由前銀行改建而成的另類空間nitehiworks成為了本次作品的舞台。

“橫濱公社”在前幾天作為 2014 年橫濱三年展的壓軸作品落下帷幕。在MAGCUL.NET,我們採訪了這部交織著各種元素的作品的創作者Akira Takayama先生。聽眾是blanClass的小林晴男先生。

*1 華氏 451 度:雷·布拉德伯里 (Ray Bradbury) 於 1953 年創作的科幻小說。 2014 年橫濱三年展的藝術總監森村康正引用了主題,“華氏 451 度藝術:世界中心有一片遺忘之海”。

點擊此處查看“橫濱公社”製作階段高山明採訪的第一部分(2014 年 9 月錄製)。

橫濱公社 Akira Takayama

“公社”重新思考“此時此地”

小林:今天,我想問你一些事情,包括我對前幾天在橫濱三年展 2014 上展出的“橫濱公社”的印象。

《橫濱公社》是生活在壽町的六名印度支那難民(越南、老撾、柬埔寨)和六名日本人在若葉町的 nitehiworks 相遇,共同開發一對一的日語學校的場景。 Hikaru Fujii的視頻展示了自橫鳥開館以來一直在橫濱美術館展出的顯示器如何被拆除並帶到 nitehiworks 的若葉町會場。看到亞洲人取下錄有他們自己聲音的監聽器是很有儀式感的。

高山:對我來說,亞洲的人把顯示器從博物館里拆下來,從港未來搬到了若葉町,壽町的人搬到了若葉町,他們兩個都是這裡的人。如果我能理解就太好了,所以我還是想展示一下動作。另外,我認為如果橫濱的多樣性,包括博物館所在的 Minatomirai 地區與從 Kotobuki 地區到若葉町的城鎮之間的對比,能在視頻中反映出來就好了。

小林:我是橫濱人,所以看到視頻的時候感覺真的很奇怪(笑)。包括藤井先生獨特的拍攝方式……

高山:我同意。這是一個超出我預期的美妙形象,我經常有加入的感覺。

小林:首先,兩個城鎮之間的反差是驚人的......兩種完全不同的圖像混合得非常好。

藤井光捕捉動作的影像作品裝置圖

Hikaru Fujii 捕捉運動的視頻作品的安裝視圖(在 nitehiworks 二樓後面的空間)Akira Takayama / Port B“橫濱公社”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每張照片左圖:Moving 2(來自壽町)右圖:Moving 1(來自橫濱美術館)視頻(藤井光拍攝和編輯)

小林:我在上次說的第一部分稍微提到了一點,但是首先,你能告訴我們橫濱美術館的監控視頻和nitehiworks的表演之間的關係,以及引導的過程嗎?到“橫濱公社”的想法?

高山:橫濱美術館的字幕顯示器展就像nitehiworks現場表演的序幕。

首先,《橫濱公社》是我思考可以從去年秋天的《東京異托邦》 (*2)中繼承什麼的作品。 《東京異托邦》,我們請了小野徵繼、音又悠木村佑介菅敬二郎等優秀的人來寫文,讓母語不是日語的人讀。我去了那裡,有一種關係原文本身是很好的日語,但閱讀的日語很糟糕。所以在橫濱公社,我想多玩一點日本人的部分。簡而言之,我之所以選擇越南、老撾和柬埔寨的人,很簡單,因為他們說的日語是高度異類的。他們的語言具有獨特的元音和輔音組合,並且他們的發聲是高音調的。這聽起來很有趣。這是讓我思考成為難民意味著什麼的第一件事。最終,我得出結論,難民是“生活在語言、國家和其他一切都不是不言而喻的地方的人”,並決定創作一部關於他們所說的日語的作品。然後,首先,我想採訪他們,所以我做了一個顯示器作品,在橫濱美術館展出。

*2 Tokyo Heterotopia:參加者手持旅行指南和收音機進入城鎮,根據旅行指南中的描述聆聽與所訪問景點相關的故事的戲劇作品。

左:橫濱美術館的裝置圖 右:橫濱美術館的無顯示器視圖

左:橫濱美術館的展覽現場照片:山本正人照片由橫濱三年展組織委員會提供

右:橫濱美術館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的無顯示器視圖照片:Masahiro Hasunuma

高山:他們中有精通日語的,也有不太擅長的。之所以加字幕,是因為我在聽故事的時候,不自覺地想,“哎呀,這個表達方式不對啊”或者“我要是這樣說就好了”。我可能盡量不把“正確的日本人”或“美麗的日本人”當成真實存在的東西,但當我面對像他們這樣的外國人時,我真的很想糾正他們。我覺得我會不知所措。既然如此,我認為它應該被稱為一種暴力。事實上,有微妙的細微差別,他們所說的作為表達的潛力要大得多,但我敢以“正確的日語”形式暴力插入這種形式的字幕。稻田。

橫濱美術館展示的監視器視頻(字幕)示例

橫濱美術館高山明/ Port B“橫濱公社”2014年展出的監視器視頻(字幕)示例

小林:但是有這樣的話。我學英語的時候,美國人一一糾正我。但這當然是最好的學習方式,但有時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幫助(笑)。

高山: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根本不在乎別人的錯誤,當然我自己也經常犯錯誤。但是說到語言教育,我認為教授正確的語言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認為那種不可避免地潛伏在語言教育或教育的各個方面的暴力和專制主義是不好的。這次的“橫濱公社”包含交通相關的主題和社區主題,但最粗的就是我剛才說的。因此,我特意只展示了聲音,並在上面加上了字幕,然後在博物館裡展出。對了,字幕是翻譯家林律樹翻譯的。

小林:你是不是一開始就對某些詞的發音感到不舒服?

高山:我自己也想過“只有那種東西真的可以嗎?”,但社會上有“正確的日語”和“美麗的日語”之類的東西,這種教育逐漸升級。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就好像,比如歷史上,台灣的老人說的日語最正、最美。聽著這種人的日語,我覺得很遺憾,說不出話來……

小林:它只是停留在那裡。

高山:是的。我想這就是語文教育的標誌。回顧過去的歷史,我認為佔領政策和意識形態控制的主要規則之一就是糾正語言本身。我以前在日本也這樣做過。所以我現在一聽到“正確的日語”就覺得很不自在。在那種情況下,我認為我們應該更加重視諸如不正確的洋涇浜式日語或已成為克里奧爾語的日語之類的運動。考慮到這一點,Keijiro Suga 創立了“鐵狗異托邦文學獎”,以保護和鼓勵具有異質聲音並正在變得外國化的日本人。我開始做

小林:方言也是一樣。漸漸淡了...

高山:完全正確。 “橫濱公社”最初的動機是創建一個可以更自由地建立方言、口音和錯誤的平台。

高山明

“橫濱公社”成員

小林:那麼,其他演員壽町(*3)在電影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高山:壽町的人在日語學校扮演老師的角色,但我在尋找六個人出現在電影中時,我告訴研究人員語言水平,從醫生到可以的人'讀或寫。我希望它有變化。然後,我想創造一種情況,讓所有聚集的人都在同一平面上排隊,從美麗的日本人到笨拙的日本人,都在同一條線上。另外,我認為住在壽町的許多人已經“到達”那裡了。所以我對他們搬到了什麼樣的地方很感興趣,有各種各樣的背景,比如到達的人。對我來說,這與印度支那難民經過艱苦的旅程終於抵達橫濱這一事實相吻合。換句話說,主題是“日本的語言和運動”,創作“橫濱公社”的主要動機是想像如果我們見面會進行什麼樣的對話。

*3 壽町(壽地區):橫濱市中區。 1955年 美軍徵用結束後,就業保全處和散工聚集地從櫻木町遷出。與東京的三亞、大阪的愛林地區(鐮崎)並稱為三大寄宿場之一。

從觀眾所在的二樓閣樓
從會場外

安裝視圖上圖:從二樓的閣樓和觀眾下圖:從會場外高山明/ Port B《橫濱公社》 2014年照片:Masahiro Hasunuma

小林:看現場表演的時候,有強烈的反差感。

高山:非常強。它比預期的要強。

小林:我想知道為什麼亞洲人和壽人的態度和動機不同……在看的時候。例如,有一個亞洲人安慰壽町的人說“沒事,還沒有”的場景。

高山:是的,壽町人應該是老師,亞洲人應該是學生,但角色是相反的。當我們稱呼他們時,壽町人稱他們為“老師”,亞洲人稱他們為“學生”。但是,我故意搞得很難分辨哪個是哪個,實際聽的時候根本不適用。

小林:不管亞洲人怎麼看你,你都是老師……(笑)因為你很積極,不是嗎?從搬家的角度來說,我印像中亞洲人忍受的條件更苛刻,我覺得現在在異國他鄉的生活壓力更大,但是壽町的人。另一方面,亞洲人充滿希望,包括他們的談話內容。

高山: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壽町的人們更能反映現實。我認為沒有任何日本人像亞洲人那樣真正經歷過被船搖晃和漂流數天,穿過地雷巢穴並越過邊界。這些人來到日本,創造了一個新的環境。他們很堅強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小林:你剛才說的是“暴力”,但這種對比在某種程度上也顯得很暴力。你原本想從壽町人那裡得到什麼?

高山:我告訴壽人,我希望他們做回自己。我也付了錢,所以我認為這對他們來說是勞動。壽町是一個工人小鎮,所以他們非常重視工作的報酬。但當然,在我暴露在公眾面前的情況下,我想說的話有時會有點過火。看他們表演的時候,我想,這不是勞動,是表達。

小林:所以他們更像是演員。

高山:你是演員。首先,我告訴他們我是演員。壽町的人向亞洲人解釋了這個項目,所以我想他們理解我為什麼現在在這裡。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方面與壽町人不同的原因。調味相當困難。

小林:原來如此。在這項工作中,除了一般機制外,還有許多個性化和復雜的內容。例如,我認為它很複雜,有視頻和閱讀文本(“華氏 451 度”)。這就是為什麼我在經歷它時不太理解它......

高山:比如我們每次都換一對,這樣我們第一次見面就可以聊聊,我們做了各種別出心裁的,比如把時鐘的位置改到客戶那邊。

小林: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五天有什麼變化嗎?第一天我看到了,但我想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

高山:有過。漸漸地,我們變得更像朋友了,到最後,我覺得我們建立了最後一刻的信任關係。這就是為什麼故事的內容變得越來越挑剔,比如,“我可以談論這個嗎?”你可以從他的呼吸方式看出他正在談論他通常不會在公開場合說的話。另外,在壽町的人中,也有語言和記憶有問題的人,當這些人大聲朗讀課文時,奇怪的是我聽到了。和所謂的演員熟練地朗讀《華氏451度》是有區別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有利有弊,但我認為在橫濱三年展的框架內進行這樣的戲劇表演會很好。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想我可以提出一種方法:在五天內閱讀一本書以了解華氏 451 度的表演,並根據需要添加盡可能多的個人歷史、記憶和回憶。。

敢於展示為“奇觀”

小林:順便說一句,在你最近的作品中,這部作品是最接近戲劇的,不是嗎?觀眾看得入了神,雖然算不上壯觀,但也有一種窺視的感覺。它曾是怎樣的?

高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很有趣。我認為有舞台就有觀眾的劇院結構不應該被拋棄。 Yokotori 2014的藝術總監森村泰正告訴我,“我想讓你做一部突破藝術展的戲。”這就是為什麼我有點意識到戲劇形式。

高山明

小林:另外,我覺得很有趣的是,有一個叫做一樓和二樓的頂層和底層。工作人員和調酒師在一樓的吧台,觀眾在二樓。

高山:我們預覽了場地並改變了計劃。這就是感謝 nitehiworks 的現場表演的原因,我真的很高興我能在那裡表演。

小林:前面也提到了森村先生,但是我覺得這次橫濱三年展,高山先生的作品是有期待的,但是他走到了館外,想听聽高山先生有什麼想法可以在展覽中完成,包括這個。

高山:當然,與劇場相比,展覽不能控制觀眾的時間。最近,我終於明白,參觀展覽的人只是看一眼,然後就離開了。我覺得把他帶出博物館是個好主意。我想,既然有你一路相伴,或許能和你好好相處。當然,你不能在美術館那樣做,我想你也不會被允許這樣做。另外,我認為藝術人有很強的展示意識,但在劇院的情況下,舞台不被視為展覽。當然,沒有任何展示演員的感覺。但是,因為這是一個藝術展,所以我想創造一種機制,讓觀眾多一點“欣賞”的意識。簡而言之,這是一個奇觀......

小林:在展覽會上展示你的作品可能會讓人望而生畏。藝術家和高山先生對劇院有同樣的困境,我認為這是一項相當艱鉅的任務。我覺得這個作品被稱為“現場裝置”而不是戲劇很有趣。這個名字傳達了在現場表演中展示的感覺。

高山:我認為那樣會更好。我想了很多,但我認為隱藏我的惡意和殘忍是錯誤的,比如“這是動物園嗎?”比如我就敢在二樓放個玻璃窗。

小林:哦,我明白了。那個玻璃杯並不總是存在的,是嗎?

高山:是的。我通常在外面。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Akira Takayama / Port B, Yokohama Commune, 2014 攝影:Masahiro Hasunuma

小林:它確實增加了奇觀感。觀眾有一種共謀,包括竊聽無線電頻率的感覺,有一種罪惡感,或者說是一種做錯事的感覺。

高山:我會是最壞的。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定這次一直在那裡。在劇院裡,導演出來到門廳打個招呼很正常,但我不擅長那種事,所以我通常會躲在某個地方。但這一次,我想我必須在會場門口待上五天,暴露自己。

小林:從這個意義上說,感覺就像是一個包括高山先生在內的展覽。會場外的風景,包括高山先生在外面與大家打招呼的場景,真正捕捉到了若葉町的氛圍,並在作品中發揮了作用。有入場限制,但我覺得我是製作的一部分,即使我在排隊等候。輕鬆愉快的氣氛,還有一點緊張和愧疚……

Akira Takayama/PortB 的未來

小林:我們問了很多關於橫濱公社的問題,最後請您談談您的未來計劃。

高山:首先,我正在考慮製作《東京異托邦》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序版本。如果您打開智能手機應用程序並前往指定地點,您可以收聽該地點的故事。內容部分,包括菅敬次郎在內的上次作者將繼續參與正文,畠山直也參與照片。起初,我請畠山先生寫文字,但他說,“我寧願拍照也不願那樣”。目標主要是餐廳,這次我們計劃不僅在亞洲,而且在非洲、歐洲、美洲、中東和世界各地擴大範圍。

小林:東京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餐廳。就好像沒有它就沒有國家一樣。以前紐約是這樣的,現在覺得東京更神奇。

高山:沒錯。
下次不是東京奧運會嗎?就我而言,沒有機會在東京被雇用和工作。但是當人們問我“你對東京奧運會做出了什麼樣的回應?”時,只是無視他們很無聊,所以我希望能夠以某種方式回應。》,直到 2020 年,我打算穩紮穩打做6年半。

第二是宣傳。

小林:公關? ?

高山:我還參加了與橫濱公社並行的秋田藝術項目,在那裡我做了一個以算命為主題的項目,叫做“命運相交的地方-秋田的案例”。當時,我們邀請了七家當地的電視、廣播、雜誌和報紙等媒體公司,請他們製作與算命有關的內容。最後我們把它們展示出來,讓一個算命先生真的出差來創造一個神秘的空間。我覺得我做了一個有趣的發明。

港灣觀光研究中心“命運交匯處——以秋田為例”展覽現場

港灣觀光研究中心“命運的交匯處——以秋田為例”現場照片:Kotoe Ishii

高山:所以,這很不幸,但在這個時代,這更像是媒體對發生的事情大驚小怪,而不是人們的實際行動。所以,我認為我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即“PR 是一種將某些內容放入媒體的工具”,但如果我們可以將它無休止地聯繫起來,比如 PR = 內容,而不是作為一種工具,那將是很有趣的。我可以動了!我想。簡而言之,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做一些只是宣傳的“利用媒體的戲劇”。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將巡迴演出重新轉化為另一個維度的項目。現在,我認為發明路線比內容更重要。我認為,如果宣傳活動本身非常具有表演性,並且是實際表演,而不僅僅是廣告,那麼合作的可能性將擴大約100倍。

小林:比如電通、博報堂等商業公司就是這樣。因為信息社會是賣信息的,不是賣東西的。

高山:電通和博報堂是大公司用大錢生產大內容的大模式。但是,相反,在較小的規模上,我想發明一種模型,讓我們能夠在花費盡可能少的錢的同時進行有趣且有效的公關。我目前的興趣是,當它與地點、人和活動相關聯並成為一種協作時,它可能會轉變為完全不同的東西。

小林:很多老路線已經不能用了。說到公關,blanClass也是拼命的,但是……我沒錢……(笑)

高山:我敢肯定每個人都想著如何不花錢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每個人都想著內容,但我覺得他們對路線部分想得不多。。

小林:很難吧?不過還是人多混些比較好,總得設下點什麼。畢竟不會發生shuffle,因為依賴老路由。

高山:是的。如果那個部分改變了,我認為奇怪的東西會混在一起,內容會自己出來。

小林:這可能是真的。我很期待未來的發展。謝謝你今天的時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