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戏剧/舞蹈

白神桃子×酒井由希奈“看似对立但又有共同点的两个人所表演的充满惊喜和背叛的舞蹈”

白神ももこ×酒井幸菜 「一見対照的だけれど共通項のある二人が挑む驚きと裏切りに満ちたダンス」


□公司简介
白神桃子
http://www.momongacomplex.info/
2005 年创立并领导 Momonga Complex。他在编舞和制作方面享有盛誉,积极地将无意义和浪费融入其中,创造出独特的空间。从2008年4月到2011年3月,他在埼玉县富士见市民文化中心Kirari演出☆以富士见为基地的Kira Link☆公司主要在同一剧院演出。他还在2008年横滨三年展和2009年越后妻有艺术三年展等活动中展出了许多小作品。 Steep Hill Studio 于 2013 年支持艺术家。
 
酒井由希奈
http://www.sakaiyukina.net/
他以灵活细腻的表达方式而闻名,曾出演过多部作品。自2007年以来,他一直不断地展示自己的作品,创作和指导独特的空间。他还从事跨音乐、建筑和艺术领域的活动,并开展了广泛的活动,例如编舞和出现在戏剧作品、音乐视频和广告中。荣获第60届神奈川县文化奖未来奖。 Steep Hill Studio 于 2013 年支持艺术家。

 
 

一个由不寻常而可爱的人们在脱离日常生活的情况下编织而成的神秘世界。 Momonga Complex 的领导者白神桃子创造了一个充满幽默感和悲伤的舞台,既有趣又充满了深刻的人类观察。另一方面,酒井由希奈推出了反映她敏感情感的个人和团体作品。他积极与音乐家和艺术家合作,编排并出现在许多音乐视频中。他作为活跃在各个领域的新锐舞蹈家和编舞家而受到关注。两人是横滨市西区大松町“Steep Hill Studio”的支援艺人,经常有在横滨演出的机会。我们在他们表演“Stick & us!!”(Watatachi to Stick)之前与他们进行了交谈,他们在表演中为彼此编排了独奏作品。
 
 
采访及文字:高桥盛彦(舞蹈评论家)/摄影:西野正信
合作:Steep Hill Studio/野毛山动物园
 

——两个人的相遇——

-请告诉我们您对彼此的印象。
 
白神:我瞥见了酒井先生。我觉得很可爱(笑)。如果我的作品比较沉闷的话,它会给人一种聪明的印象。我很欣赏它。也有一些险些在同一个空间相继举办演出,我们有机会看到作品,但没有互动。去年我第一次看到群舞。前半部分按照我心中的形象(酒井先生)进行,但后半部分有一个场景,感觉像是一场节日。在那里,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我可能会喜欢它”和“我可以谈论它!”
 
酒井:是在Noge Share 演出的《We Are Living, Dust》(2012 年 6 月)。我想用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把灰尘打散,用吸尘器吸起来。
 
白神:我觉得我们可以交谈,或者我们有一些共同点,比如我们喜欢的东西。当我看着它移动时,我喜欢它的一些东西。但我想我自己做不到。
 
酒井:白神先生创作的作品温暖人心且平易近人。他的性格轻松自在,给人一种流浪者的形象。它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白神:我觉得酒井先生很时尚。
 
酒井:我很笨拙。真恶心(笑)。
 
白神:我们开始一起练习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笑)。哦? !和!
 
酒井:白神先生以他无法创造的氛围来创作作品。他基础扎实,舞蹈编排能力强。
 
Momonga Complex的口号是“舞蹈表演”,我认为他们能够非常精确地编排舞蹈。
 
奇里

“我们还活着,我们是尘埃”@Nogeshare 2012
照片:铃木龙一郎

夜晚_5022
<span style="color: #808080;" “六月之夜”@ST Spot 2010 照片:Kenki IIDA
 

- 创作兴趣与动力 -

-编舞时通常要注意什么?
 
酒井:虽然我称之为编舞,但我对创造动作形式没有兴趣或特殊性。我创作的舞台作品是对表演空间有意识的,而作品是对空间有意识的,而不是出于对身体本身的兴趣。我创作的作品对人们的外表以及身体和事物在空间上的排列方式感兴趣。我对故事或情感出现的那一刻感兴趣。与其说是把身体的动作和内在的能量转化为舞蹈,不如说是用图画创作出一幅山水画。
我自己的审美是如何安排形体、光线、声音来契合空间的氛围,发挥出它的潜力。我并没有试图传达一个重要的信息,而是创作美丽的图片,希望能创造一个能引起观众共鸣的时刻。
我创作的舞台作品是对表演空间有意识的,而作品是对空间有意识的,而不是出于对身体本身的兴趣。我创作的作品对人们的外表以及身体和事物在空间上的排列方式感兴趣。
 
——当然,虽然被称为编舞,但也有超越“编舞”的范畴。
 
酒井:在我看来,安排人,即使没有人,光是安排杯子就是编舞和舞蹈。我想很多人不会这么说,但是……
 
——你呢,白神同学?
 
白神:我不会跳舞……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不是那种当音乐响起或有人说“跳舞!”时就会跳舞的人。当人们说“你在跳舞,不是吗?跳舞!”时,你会说“不,我不跳舞……”(笑)。这就是为什么我密切关注开始跳舞的动机和触发因素。有时,表演可能需要舞者突然跳舞,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创作一些类似于前奏的东西。我正在考虑开始跳舞的事情。
此外,它还为人们创造了一个开口,或者更确切地说,它去除了诸如盔甲之类的东西。始终如一。我想要处于一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保护我的状态。从我最终登上舞台并意识到我没有穿盔甲的那一刻起,我就非常注重我的舞蹈方式,或者我试图看起来很酷,但我意识到我没有穿裤子。
 
酒井:乍一看似乎很阴郁,但实际上却非常严重。
 
白神:就好像他愿意变成一只鸭子一样(笑)。就好像我快要死了。
 
酒井:我也想成为箭鸭!
 
白神:(排练开始)我已经开始受到打击了(笑)。
 
SIRAGA_SAKAI_6

- 编舞与被编排 -

―这次我们将为彼此编舞,但是作为编舞者和作为舞者有什么不同吗?
 
白神:舞者的愿望和导演的愿望是完全不同的。我出现在自己的作品中,但我有一个困境,如果我是一个外面的舞者,我可能不想出现。
最近,我越来越觉得“如果我想跳舞,我就应该能够跳舞。”直到最近,我才开始使用芭蕾舞编舞。我喜欢芭蕾舞,但从导演的角度来看,我不希望看到舞者表演芭蕾舞般的动作。这被认为是禁忌。当我出现在别人的作品中时,我会坚忍地接受挑战(我出现在田畑真希的《Tabama Project》、石川雄太的《egMILK》等)。
 
IMG_2797
 
IMG_3244
飞鼠情结“秘密,模糊的记忆。”@山手歌德剧院 2013 照片:北川姐妹
 
酒井:我也完全不同。当我接到一个项目并且我必须考虑编排时和当我创作自己的作品时是有区别的。我自己的独舞和由编舞者编排的舞蹈是有区别的。当我自己独舞时,我不会做详细的编舞,因为这通常是我根据音乐即兴创作的现场表演。我们讨论舞蹈的一般流程和结构,就我而言,我决定不这样做。我通过感受环境中的某些东西来开始跳舞,例如当时的声音或与观众的距离。这是一种用你的身体去竞争和挺身而出的决心,当你从内到外调整情况时,这种感觉就会显现出来。
接受编舞师的编舞并跳舞是很有趣的。用你自己的方式分解编舞并说“这就是因为酒井由希奈跳舞而发生的事情!”是很有趣的。只要我是一名欣赏只有我才能创造的“东西”的编舞者,我就能从中获得乐趣。
 
SIRAGA_SAKAI_2
 
-请告诉我们排练开始后的感受。
 
白神:(编舞和被编舞)我自己。它就像一面镜子。我每次都会和酒井先生交谈。我有时间重新评估自己,输入自己擅长的、平时做的选择,输出更多。
编舞者正在倾注所有符合他们爱好的东西。当我自己做的时候,我担心数量,但我不担心这个,只是全力以赴,让舞者表演。
 
酒井:收到邀请后我就想:“我想编舞不放心的白神同学!”(笑)。起初,我只是想利用我的优势吸引人们。然而,当我在排练室观察白神小姐的身体并尝试了各种方法时,我意识到创造出白神小姐舞蹈可以实现的编舞和音调是一个好主意。
我觉得编舞家酒井将能够展现自己不同的一面,他说:“我可以这样编舞!”作为一名舞者,我希望白神同学能够展现出我新的一面。
 
——你说“我觉得我作为编舞家可以展现出新的一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酒井:白神先生有一种精妙的停顿感,所以只要给他哪怕一丝机会,他就会以“白神风格”结束。我想小心如何给出方向,如何创造间隙,同时尽量不留下任何间隙。通常,设计适合自己的风格会更有趣,但如果这次我这样做,我会被舞者所吸引,因为她有如此强烈的个性和外表。
最后我说:“这就是平常的白神同学吧?”虽然很有趣,但作为编舞,还是有点沮丧。我们的目标是说,“这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白神先生,也是一件有趣的作品。”
 
SIRAGA_SAKAI_4
 
——你对白神先生的印象如何?
 
白神:我希望作为编舞者和舞者都能展现出新的一面。当我们在制作过程中谈论它时,我们发现自己说:“我以前从未这样做过......”我想。酒井先生的铠甲被大部分去除了(笑)。我是那种会堕入地狱的人,所以我必须堕入最底层(笑)。
至于酒井先生,我希望他处于一种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堕入地狱的状态。我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我可以感觉到地狱状态并让它发生,所以我想,“也许我很酷!”但实际上,我已经到了我认为“我”的地步我处于最低点。”(笑)。
 
酒井:我觉得我很酷,因为我被误导了(笑)。
 

― “棍子”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

―《Stick & uS!!》的演出名称从何而来?
 
白神:我想要像 Stick & us!! 这样的东西(语气快速而充满活力)。杆!类似的东西(笑)。我感觉我想要一些精神和精神。好的!就是这种感觉(笑)。
 
酒井:这是我们两个人开会决定的,我们事后进行了报道(笑)。
 
-你实际上用的是棍子,对吧?
 
坂井:是的。另外,正如ST Spot Yokohama的大平(Katsuhiro)先生在传单上所写的那样,主题是“从外部寻求动力”。不仅使用来自内部的东西,还使用来自外部的东西来编织一个故事。被编排也是一种外部刺激。虽然我认为角色和白神桑不同,但我们确实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使用了很多道具。
白神在山手歌德剧院表演的一部作品(《秘密,也是模糊的记忆》,2013 年 3 月)中,有一个场景是舞者手持棍子奔跑。我还有一个作品,其中有一根棍子被拖拽的场景(“聋珍珠/六月之夜”,2010年6月,横滨创意城市中心)。我认为他们都使用了棍子(笑)。 (通过使用棍子),我认为观众看到我作为编舞者的不同诠释会很有趣。
 
奇里02 “听力损失的珍珠”@YCC 2010 照片:Kenki IIDA

-注意空间-

-本次表演由ST Spot Yokohama Steep Slope Studio赞助,横滨市协办,是“SS Simple Stories”项目的一部分。前提是它将以最少(简单)的技术工作再次执行。 10月将在合作伙伴KAAT神奈川艺术剧场的中工作室演出,并计划于明年2月在ST Spot横滨再次演出。
 
酒井:会场的规模不同。
 
白神:ST已经装不下了……
 
Sakai :我们在制作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以某种方式预测我会从一个大地方开始,然后转向一个小地方。
 
-虽然你们俩的风格不同,但我的印象是,你们在创作作品时始终关注空间的概念。我认为他们在创建它时心里有一个清晰的形象。
 
Sakai :除非我有一个具体的空间形象,否则我无法创作。
 
白神:我有一个这样的形象,“如果它在那里的话就会像这样”,“我希望它在这里”,或者“这首歌会很相似。”
 
:是的。音乐产生共鸣的方式取决于空间的大小,在这种大小下,歌曲可能会显得过于明亮。这是一种平衡。
 
你可以在 KAAT 上使用这个,但在 ST 上有点......还有一种相反的模式。
 
SIRAGA_SAKAI_7
 

- 最可怕的地方是剧院 -

-神奈川有许多艺术景点,例如精彩的博物馆。我经常在这样的空间里工作。我不知道这个作品是否可以在剧院和礼堂之外表演,但是在剧院里跳舞和在剧院里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区别?
 
酒井:距离感是不同的。如果是舞台表演,就看怎么用了,但基本上都是面对面的仪式。在活动中,我突然发现自己在人群面前或在每个人都能看到我的情况下跳舞。我感觉到来自不同地方的目光在注视着我。除了舞台之外,我有很多跳舞的机会,所以我很擅长,或者说我相当擅长。然而,当谈到编舞时,情况就不同了。
 
白神:作为一名导演,对于剧院以外的空间,我没有叛逆精神,但我是那种利用它们的人。墙壁是绿色的,有柱子,外面有蚊子……诸如此类的东西正在燃烧。但当谈到真正的舞蹈时,我害怕剧院。
 
坂井:没有办法逃脱……
 
白神:面对面的戏剧是最可怕的。你可能会在外面迷路。另一方面,我擅长最可怕的地方。
 
- KAAT的中间工作室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所以无论你是独舞还是被编舞,你都必须面对那个空间。你可能会被逼入绝境。
 
白神:我经常会被追。
 
酒井:我并不担心舞蹈作品,因为我把自己托付给白神先生的指导。作为一名编舞者,你如何仅用你的身体来创造一些东西?看起来这将是一个简单而原创的创作,照顾到佩戴它的人、灯光和音乐。身体!这不仅仅是如何创造一个芳香空间的问题。
 
 

-揭示两人性格的充满新鲜惊喜的作品-

-最后,请给我们留言以及对客户的期望。
 
酒井:我希望你喜欢这两部作品之间的差异。
 
白神:我想让即使是不认识他们两个的人也能感觉到“哦,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性格”和“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性格。”我也希望人们觉得它真的很有趣。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来实现这一目标,所以请来看看我们!
 
酒井:如果我们能够向看过他们两人工作或跳舞的人展示一种新的惊喜和背叛,那就太好了。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意识地确保即使是第一次观看的人也能享受它。我会尽力让那些因为被这个项目吸引而来到这里的人留下这个项目很有趣的印象! !
 
SIRAGA_SAKAI_1

 
我们去了一个我们俩都推荐的地方!编者注
采访结束后,Magcal询问了他们最喜欢的神奈川县的地方以及推荐的商店。我们两个的第一个共同点是“自然”。酒井先生喜欢茅崎,白神先生喜欢三浦海岸。酒井先生来自茅崎,他推荐了茅崎,那里有很多自然景观,例如里山公园。
里山公园是为了保护矢户田周围树木环绕、人们的生活与自然共存的里山景观而建立的公园。很多人来公园是为了享受大自然,充分利用自然景观。我做到了。散步和享受大自然就是让自己焕然一新的好方法。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70m的“风滑梯”很感兴趣,但由于它很受孩子们的欢迎,所以善良的成年Magcal工作人员就没有去那里......
 
打印
 
公园里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真是令人放松。
□茅崎里山公园
http://www.kanakawa-park.or.jp/satoyama/guide.html
 
 
白神先生向我推荐了我去三浦海岸看海时顺便路过的位于三崎湖站附近的金枪鱼专卖店“割烹旅馆立花”。
白神老师推荐的是“釜之龙田时代(含税840日元)”。当大量的油脂放入口中的那一刻,浓郁的肉味就充满了口腔。没有异味,调味也恰到好处,是一道美味的菜肴!然后,在社长的好意下,我收到了带皮炸金枪鱼(含税577日元),虽然叫金枪鱼皮,但它是里面的皮,而不是外面,所以很有嚼劲,可以吃。感觉不再是皮,而是肉!这是我以前从未吃过的东西!店里的人也非常友善。
来三崎港时一定要顺便去看看。
 
打印
 
照片左起:“炸釜龙田”和“带皮炸鸡”
 
SIRAGA_SAKAI_16
 
该建筑有五层!
 
□金枪鱼专门店“割烹旅馆立花”
http://www7.ocn.ne.jp/~tacibana/
神奈川县三浦市三崎5-1-16 238-0243
电话:046-881-2158
传真:046-881-2159

相关文章

  • 戏剧/舞蹈

    今年有来自5个国家的14人。看看码头车间去哪儿了!

  • 戏剧/舞蹈

    旨在打造一个无论残疾或年龄,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的舞台的项目已经启动!

  • 讲座/研讨会

    陶艺、音乐和户外活动。自己创造艺术而不是观看它!

  • 戏剧/舞蹈

    有歌声!有舞蹈!有小品!精彩的舞台让你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