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MAGCUL マグカル

MAGCUL(MAGNET+CULTURE)
the media for art, culture and events in Kanagawa prefecture.
(別ウィンドウで開きます。)
Ryu Mihoの『Woman in Jazz♡』第5回 Minton House (JR石川町駅)
音楽
2018.01.04

Ryu Miho的“爵士女郎♡”第5明頓之家(JR石川町站)

(本網頁內容是利用Google自動翻譯服務製作,無法保證翻譯結果完全正確。請以此為前提後再行使用。)

Ryu:打開門的那一刻,我看到的是放在架子上的唱片。那裡有多少?

IMG_6705_th

Oidon:現在大約有 3500 個。 1975年開張的時候是200多張開始的,不過那個時候很容易免費拿到唱片,不像現在這樣的東西也不多,我覺得90年代會是CD。不過,在那個階段,我想我們有大約 3,500 份。

Ryu:你會在 Oidon 挑選唱片後購買唱片嗎?

Oidon:就是這樣,但是當你在做爵士樂時,你必須準備一些類似於經典的東西。這樣的東西也是有辦法準備的,當時有以前專輯的人有Blue Note、Standard、Prestige、Riverside等,所以就跟hip hop一樣,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所以1975年,好像跨界的專輯發行了,我開始有ECM唱片(ECM唱片)。購買標準物品需要時間、精力和金錢,但我收集了 Chick Corea、Keith Jarrett、Herbie Hancock 和 fusion。當時來店裡的都是十幾二十幾歲的融合一代,所以橫濱有很多Jazz店,年輕人應該去Jazz店。不做任何廣告的方式。底部。

Ryu:當顧客聚集時,商店是什麼樣子的?

IMG_6705_th

Oidon:當時,如果我在桌子上放一張白色的三得利卡,然後在上面放冰和水,感覺就像四五個人圍著桌子坐滿了一樣。那個時候做起來很容易。如果你放一個瓶子,就會有一個座位。
再忙的人,就算桌上沒有冰盆也能等,1975年就是這樣。

Ryu:直到最近人們才一一訂購。

奧登:沒錯。

Ryu:我覺得像那時候一樣,四五人一組來爵士咖啡館的人越來越少,成群結隊談論爵士樂的人越來越少。但是你經常講什麼樣的故事呢?關於?

IMG_6705_th

Oidon:當時我在和瓶子聊天,但是當故事非常熱鬧時,我交出了一張備忘錄,上面寫著“我太搞笑了”。所以我在某種程度上是在說話,但我希望你不要為了私人用途而大聲說話。那是一個形狀。
我想那個時候的年輕人會在一個話題藝術家來日本的時候去日本,即使是融合,和Swing Journal分享月刊的信息。如今,許多人都在尋找整個氛圍,同時也希望將聲音作為其中的一部分。

Ryu:有很多唱片和音箱我再也聽不到了,還有在家裡幾乎看不到的東西,所以很多人想要聲音和氛圍。

奧登:沒錯。那個時候,十幾歲、二十歲出頭的人都在變老,也有五十多歲、七十多歲的人。不時也有年輕人。

Ryu:Oidon 看起來很年輕,但你也看到了成長。

Oidon:我27歲就開了這家店,當我因為什麼都做不了而想做什麼的時候,那個我之前在大學co-op工作時在工作場所的人。也是在Jazz月刊的編輯部,所以我以為是Jazz,就開始了Jazz。它不一定是爵士樂,也可以是搖滾樂,但搖滾樂有很多專輯可以捕捉到這一刻。那樣的話,光是整理記錄就很困難了。就爵士而言,我決定製作爵士,因為我認為如果我將 50 年代和 60 年代放在一起,就可以將現在部分和過去部分對齊。

Ryu:沒錯,我明白我為什麼選擇爵士樂。為什麼它被稱為“Oidon”?

Oidon:說到不善於說話,有一種讓人看不起的性格,就對了。這很好。這是一項可以在收到訂單後面朝上回家時說的業務。現在我可以說話了。一旦進入櫃檯,我什至沒有和我說話。
當我被稱為 Oidon 時,我不喜歡被稱為大師。那個時候有鬆本磊二的漫畫《Otoko Oidon》,身材矮小,像鬱金香帽一樣遮住臉,在附近的拉麵店生了一個女兒。
名叫Oidon的角色是喜歡拉麵的角色,住在Yojohan,正確地去吃拉麵,所以他成為了Oidon。

IMG_6705_th

Ryu:你們叫我Oidon。
聽很多人說師傅會醫治我,親眼見到他我就放心了。爵士咖啡館應該安靜的印像我還是有的,但我不知道。然而,我我很欣慰,它是如此的親切。

奧登:那很好。我覺得如果有人在一張專輯裡用自己的話說是很棒的,但我不知道有沒有技巧,但我覺得鋼琴很棒,但和普通人一樣沒有改變.
嗯,我只是每天聽。

Ryu:那是最大的,不是嗎?歌曲是怎麼選出來的?

Oidon:別想太多,如果你有鋼琴獨奏,你可以加一個鋼琴三重奏,一個男高音,一個小號,還有一個小樂器。這是關於在轉移的同時做出這樣的選擇。

琉:我明白了。是不是因為破壞了店裡突然變化的氣氛?

Oidon:但是有些事情會改變,但我也覺得有些事情可以讓我獲得新的東西。

IMG_6705_th

Ryu:這個主題是爵士樂中的女人。有沒有人想介紹一下,讓一個女人一下子就進去?

Oidon:因為現在很冷,門是關著的,但是當門打開時,每個人都在看商店。這裡的門很重。我想你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有勇氣進入並打開沉重的門並感到舒適。當我進入時,我可以感到寬慰,但我想我有勇氣這樣做。所以,稍微把門打開一點,大家的眼睛可能會被看到,但是如果進去的話,聲音會受到保護,所以我覺得很舒服。我想告訴你,這不是一家燈飾店。

Ryu:那種東西也是打算做的。

Oidon:我想知道從外面看不到的地方是否很重要。方方正正的玻璃幕牆店舖有一個私密的部分,你可以從裡面看到但你不想看到它。我認為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部分,無論是否離別,所以我會留下它。

Ryu:如果你長大了,再次坐在同一個座位上,你的感覺可能會改變,但各種記憶都會重演。

Oidon:嗯,私人空間其實是磚頭的,裡面堆滿了書,但是75年沒有變過。我把單板的單板剪下來做了一把椅子,但它沒有改變。我把它們聚集在一起,帶著信念去做,在開店的前一天,我私自剪下 Swing Journal 的凹版,用木炭畫出來。自從開店以來,一切都沒有改變。

IMG_6705_th

琉:原來如此!涼爽的。這是一家沒有變過的店,感覺像是時光倒流。精彩的。

Ryu:您對商店有什麼建議?

Oidon:尊尼獲加的 Double Black、Four Roses 和 IW Harper 現在保存瓶子更便宜。

Ryu:另外,每年這個時候,你有什麼適合爵士樂的推薦飲品嗎?

Oidon:天冷,所以是熱酒。我是唯一一個付出努力的人。
在咖啡館柴出來了,用杯子倒了。 Chai 更受歡迎,因為你可以自己加糖,所以在葉子中加入肉桂,然後在牛奶中煮沸,即可食用。

Ryu:這家商店對 Oidon 來說是什麼樣的?

Oidon:你來這裡,例如,一年一次或一周一次。
我每天都在這裡。那我要是不舒服,我就先跑了。所以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舒適的地方。那是我唯一保護的東西。這是否意味著我不是客戶第一,但我是第一個?否則就撐不下去了。

琉:沒錯。什麼是奧登爵士?

Oidon:生命的全部內容是什麼?

IMG_6705_th

Ryu:最後,您對女性讀者有什麼話要說嗎?

Oidon:女人自己行動,包括想去哪裡,男人甚麼都做不了,但是女人有自己的活力,可以自由自在地走動,這對男人來說是令人羨慕的。我想。一種似乎沒有什麼需要保護的行為模式。我要你自由地吹出來。即使你說你想要它,它也被吹滅了。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到這個地方 因為最好做我現在想做的事我坐在這裡的那一刻,這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可以從那裡開始,所以我很高興我現在還活著,不晚也不早。現在幸福來了。
我現在最開心。幸福既不在過去,也不在未來。請盡你所能,演奏爵士,爵士之聲。

琉:謝謝!我也受到鼓舞。

它怎麼樣。第五屆“爵士女郎♡”
這一次,我們參觀了位於橫濱中華街附近山下町一條小路上的老牌爵士酒吧明頓之家(Minton House)。如果你打開沉重的門,你會在時光倒流的同時被聲音和氣氛治愈。而且我認為如果你和他交談,你可以更放鬆。

関連するURL:http://jazz-kissa.jp/yokohama-mintonhouse-photo-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