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戏剧/舞蹈

铃木正导演的话 - SCOT《特洛伊女人》后谈话记录

演出家 鈴木忠志の言葉 ー SCOT『トロイアの女』アフタートークの記録

2月7日(周六)~2月15日(周日)在横滨举办的国际演艺大会TPAM2015上再次演出了《特洛伊女人》。这部作品由位于富山县利贺村的 SCOT 剧团在世界著名导演铃木忠志的指导下,时隔 25 年重新制作,有力地描绘了暴力事件。战争。上诉。演出结束后,与节目导演野村雅之进行了座谈,包括海外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都聆听了他的讲话。

采访者:野村雅之合作:TPAM

现代社会的黑暗

――去年夏天,在富山县南砺市利贺村举办的“SCOT Summer Season 2014暨第1届利贺亚洲艺术节”上,时隔25年再次公演了《特洛伊女人》。当我在利贺看到这部作品时,我震惊地发现,即使在1974年首次公演40年后,这部作品仍然对同时代的人提出了疑问。本次公演将在KAAT神奈川艺术剧场的大空间进行演出霍尔,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舞台后面似乎有一片巨大的黑暗。

铃木数字文明看似通过网络快速连接世界,照亮了世界,但另一方面,也制造了人类内心的黑暗。与伊斯兰国类似,日本最近发生的谋杀案给人的印象是,现代人自以为已经征服的欲望和本能突然非理性地复活了。

这场“特洛伊妇女”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战争。这描绘了想要彻底消灭自己的对手或反对者的愿望。与对方没有对话或谈判,你想消除他们的存在。

美国总统也表示,伊斯兰国将被摧毁。布什总统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使用了“十字军”这个词,甚至援引《旧约》中的上帝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伊斯兰国领导人也表示,他们正在复制哈里发国,但宗教本身似乎已经进入政治舞台,并被用来为他们的行为辩护。宗教作为一种政治用途正在脱颖而出。 《特洛伊妇女》是一个 2000 年前的人写的关于战争和宗教问题的书,我认为它如何反映现代问题是令人惊奇的。

希腊人欧里庇得斯谴责他的军队的不人道,屠杀所有反对者的不人道。他还写道,宗教不能拯救人类。而且,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主角是被希腊毁灭的特洛伊女王。我真的觉得人类和艺术都没有进步。

现代人的思想已经忘记了2000年前遭受这些问题困扰的人们,并被计算机和经济繁荣所分散,他们的思想确实处于黑暗之中。

——当然,在看了去年夏天的利贺公演、去年年底的东京吉祥寺剧场公演、以及现在的TPAM公演之后,我可以说,世界局势已经越来越接近作品了,或者说,这个“特洛伊女人》我感觉传达的信息越来越生动。

铃木:在希腊悲剧和契诃夫中,谋杀场景从未真正上演过。日本没有公布最近有关尸体的报告。所以当我偶然看到“伊斯兰国”的行为时,我觉得人类的行为极其残忍。但如果你问我,像美军那样开着无人机,按一下按钮就杀人,那不是很残忍吗?事实并非如此。我觉得从被杀者的角度来看,情况更加残酷。伊斯兰国令人发指,但美国也投下了原子弹,杀死了数万平民。所以我并没有对此进行太多反思。

无论如何,我创造了这个舞台,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明确强调战争和宗教如何让人们疯狂的时候。

《特洛伊女人》KAAT 神奈川艺术剧场 照片:Hideto Maezawa
《特洛伊女人》KAAT 神奈川艺术剧场 照片:Hideto Maezawa

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

――1976年,铃木先生领导早稻田小剧场,将基地迁至利贺村,成立了SCOT。此后,利贺村举办了日本首个国际戏剧节“利贺节'82”,至今仍是国际活动的举办地。铃木先生,您能告诉我们您为什么搬到利贺村吗?

铃木日本在经济上已经国际化,但艺术的创作地和创作者却没有国际化。我认为没有一个完善的系统来管理一个地方或地方,接受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并花费大量时间一起工作。日本需要的不是国际交流,而是创造国际化场所,但日本社会优先考虑经济效率的价值观及其官僚管理体制是创造国际化场所的障碍。如果你不能自由、慷慨地利用你的时间,你就不能创造艺术,但我们已经不再是一个重视那种东西的社会了。特别是在戏剧中,好的作品是因为现实中的人作为一个群体而兴奋,所以如果你通过经济效率和管理制度压制这种兴奋的精神,你就无法创作出伟大的作品。

这就是我们把剧团的创意活动基地搬到利贺村的主要原因。城市是销售产品的好市场,但不利于创意。而且城市不适合和外国人合作,不可能深度集中。好的想法可能会突然出现。没有一个大家能够快速聚集、排练的环境,就不可能产出高质量的作品。

――我认为将城市视为市场并创造一个远离市场的空间是有意义的。

铃木我们吃的鱼和蔬菜都是直接从农场运来的,不可能是在东京生产的。土地也非常昂贵,所以没有人耕种田地。种萝卜不行。

——有一个高质量创作的场所。而那个地方不仅仅是一个“国际交流”,而是一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一起工作的“国际化的地方”。托加当然有这种态度。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

铃木经济产业省为商业做的动漫和电影是不同的,但至少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关于脑力劳动的价值,让我们思考日本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瞄准的目标。旨在创造一种远见卓识的精神项目不可能在日本的大城市中进行。最好再回到过去。亲鸾和道元活跃在北陆,芭蕉和西行很好地去除了权力和经济的中心,以及日本精神文化的传统。我认为日本是时候了重新考虑其政策。

--我去年搬到了冲绳,但我看待日本和周边国家的方式与我在东京生活时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学到了在城市生活时没有时间思考的事情。我想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仔细思考这些事情。

铃木:日本的未来,政治家、商人、艺术家必须变得平等,我们必须向其他国家主张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日本,或者说这就是日本的独特之处。我不得不说,我们可以回答这样的全球性共同问题。这里重要的是艺术家脱颖而出,比如让我们感受到其他民族优秀民族品质的是艺术家,而不是政客。莫扎特在德国和奥地利,契诃夫在俄罗斯,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些政客活跃时是谁。但它们已成为人类的财富。欧里庇得斯也是如此。

政治家和科学家已经开始共同努力解决环境问题这一全人类共同的问题,但我们戏剧艺术家也需要通过识别未来人类挑战和国际合作来在精神上提出这个问题。我希望TPAM的活动将成为创造新环境的里程碑。日本的一个地方,人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解决方案并培养人力资源。

SCOT位于托加村的基地由六个剧院、排练厅和宿舍组成,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艺术家聚集在这里。

SCOT位于托加村的基地由六个剧院、排练厅和宿舍组成,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艺术家聚集在那里。

铃木训练方法

——采用铃木先生设计的演员训练方法“铃木训练法”接受训练的演员将登上SCOT的舞台。同样在《特洛伊妇女》中,演员们充满活力的表演和身体技巧总是在舞台上营造出一种紧张感,这是传达暴力和残忍的基础。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铃木训练法”吗?

铃木:对于艺术家来说,技术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否有传达给别人的信息。既然有信息,就需要培养传达信息的技术能力,而这正是日本戏剧艺术家所不擅长的。因此,技术水平必然较低。例如,在欧里庇得斯时代,他会用现场声音向一万名观众传达他的信息。演员接受技术训练,训练声音、身体、说话,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就这么平淡无奇、日常的身体,不可能出现在舞台上,这恐怕不会发生。我也想将我的信息传播到世界各地,所以我想出了铃木的舞台表演训练方法,而不仅仅是发明了一般戏剧的训练技术。好吧,批判性地讲,日本的许多戏剧艺术家把戏剧作为一种爱好,所以可以说他们不是为了社会使命而做戏剧。

“亚洲”潜力

——这次TPAM提倡“聚焦亚洲”,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可以说日本的独特之处在于,在全球化进程之前,日本就已经向欧美传播了自己的文化。我之所以想在TPAM表演SCOT,是因为铃木老师等人创立了日本的当代表演艺术,即与传统表演艺术不同的独特表演艺术,并将其传播到世界各地。这也是因为我想来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最后,铃木先生,您能谈谈您对亚洲的看法吗?

铃木:亚洲有很多不同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过去优秀的文化遗产,但这就像社区宴会,是一种娱乐形式。这是同类人的娱乐。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如果你放任不管,那就等于享受一件古董垃圾。艺术甚至有能力说服具有不同价值观的人,让他们相信某些事情很重要。当然,垃圾也有可能变成宝藏,这取决于它如何被利用,但我认为亚洲人还没有发现这条路。艺术是与不同价值观的人架起桥梁、建立对话、鼓励共同迈向新的可能性的东西,柳田邦男说,艺术是与不同价值观的人架起桥梁的作品,鼓励共同迈向新的可能性。这就是这样构想的。拖着一个社区或民族主义的尾巴是不同的。

我认为欧美过去的遗产,无论是莎士比亚还是希腊悲剧,都是垃圾,但这些垃圾也可以被转移到它合适的地方,在不同的语境中,通过与不同文化的新接触而创造出来。投入到一段关系中,它往往会成为对人类未来有用的东西。在这方面,目前尚不清楚如何让亚洲的垃圾产品大放异彩。试图模仿西方世界是没有意义的,像政治家那样吹嘘自己的国家是没有意义的。我认为亚洲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接下来的事情是困难的。无论如何,我坚信戏剧是一项需要大量精力的工作,除了不断尝试和犯错之外,没有人能做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