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ツにスキップ

神奈川 / 站立文化談話 Vol.1 “邪惡的地方和地下”

神奈川・立ち呑み文化放談 Vol.1 「悪場所とアングラ」

2014.4.1 文:井上明子 照片:西野正正
 
藤原千佳 | 藤原千佳
編輯、評論家、自由職業者。由 Bricola Q 主持。 1977年出生於高知市。 12歲獨自搬到東京,開始獨自生活在東京。之後,在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後,他獲得了自由。負責編輯《Expo》、武藏野美術大學公關雜誌《mauleaf》、世田谷公共劇場《Caromag》等雜誌。與 Riki Tsujimoto 共同編輯,“作為<建築>的書籍指南”(Meigetsudo Shoten)。與德永恭子合著《最強的戲劇理論》(飛鳥神社)。目前住在橫濱。參與了劇院中心F的啟動。
 
木田睦美|木田睦美 KETA
生於靜岡市。自2005年加入劇團唐鼓咪以來,至今為止他出演了所有唐鼓咪的演出。出現在野佐誠司 x β x Utervision 「我的陽光」、明月海京花 2012 年特別公演「泉鏡花」電視劇現場朗讀、野佐誠司 x 三浦裕介 x Utervision 「我的陽光」。他的特長是游泳和鋼琴。
 
土屋麻衣|土屋麻衣
生於新潟市。明治大學文學院法國文學系畢業。自2006年加入劇團唐鼓米以來,至今為止他出演了所有唐鼓米演出。電影中的“空十郎和戲劇公司空組的記錄”(導演,Arata Oshima)。電視節目包括“當我還是個孩子”(導演倉內仁)。他的特長是鋼琴和奧賽羅。
 
 
主題和描述
 
 
藤原:對不起,請活下去!
土屋:我也是!
木田:三生! !!
 
招牌女郎:是的。
 
 
藤原:那個孩子好像是這家店的偶像。
 
 
招牌女郎:給您帶來不便,我深表歉意。
 
 
木田:(哦,可愛♡)
 
 
除此之外,敬酒! !!
 
乾杯(在文章中)
 
 
-Sake God Kida、Bacchus、Mutsumi-
藤原:在江戶時代,遊鶴和柴町位於郊區,是一個難以進出的地方,也是一個令人欽佩的對象。那是“邪惡的地方”,但我認為其中有一個“遊戲”很有趣。我敢肯定有很多能量。所以,這一次,我將嘗試做一個蠻力假設,即劇院的能量和吞嚥者的能量可能有共同點。
 
土屋:原來如此。說到飲酒者,木田先生被稱為“清酒之神”。據說禁止木田先生的店很快就會倒閉。
 
藤原:好可怕……木田酒神(笑)
 
土屋:木田先生喝得像個畫,但我認為木田先生的神是有很多人照顧醉酒和麻煩的木田先生。
 
木田:我愛酒♡
 
藤原:哈哈。看來空十郎先生也有各種各樣的英雄事蹟。那就是傳說中與寺山修二的爭吵。
 
土屋:唐先生一直是個有趣的人,不是因為他裡面有酒。
 
Kida:是的,我覺得我一直在玩。有一次我喝酒,一起唱歌,我很生氣。 “我真的在喝酒!”(笑)
 
大家:哈哈
 
木田: “即使在這些時刻,台詞、文字和故事也會浮現在腦海中。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認真對待它的原因!”(笑)我不知道,但它總是像那樣具有戲劇性。但另一方面,它也非常細膩和敏感。我想知道他是不是一個非常敏銳的人。
 
藤原:這是一個自私的形象,但你認為精緻的部分和動態的部分並存嗎?
 
土屋:是的,沒錯,真的。劇團16人的共同點,就是都和唐老師有關係。唐先生就是這樣的關係。他們每個人都有與唐先生的回憶和要接受的話語……所以我不知道他是否會永遠留在那裡。
 
木田:我一直在觀察那個人。那個魅力很神奇。
 
土屋:是的,我認為每個人都是神奇的。
 
 
-與Karagumi相遇-
木田:我19歲的時候,第一次去看空組紅色帳篷的時候,很震驚,想演戲。不過我並沒有馬上進群,玩了好幾年。那段時間,我在看空木的戲,但看的時候總是下雨。所以我猶豫了大約 5 年,當時我在帳篷前看到一個可能是劇團成員的人,他穿著破爛的河童(笑)。
 
藤原:泥濘的形像很強烈(笑)
 
木田:沒錯。但是,雖然在那段時間看了各種各樣的劇,但還是沒能遇到超過空組影響力的組合,這也是加入組合的原因。 “我別無選擇,只能這樣做”。
 
藤原:原來如此。土屋桑?
 
土屋:我小時候住在福岡,12歲的時候,一個紅色的帳篷來到了福岡。這也是我被父親帶走時第一次看到唐的戲的原因。不管怎樣,我很震驚,眨眼之間發生了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不確定,但我哭了。
 
藤原:哭的時候有感動嗎?還是恐怖?
 
土屋:印象深刻。它是如此閃閃發光,我因撞擊而哭泣。回到家後,我問爸爸那是什麼,他沒有告訴我,所以第二天我就一個人去了同一個地方。然後我昨天的帳篷就不見了。這就是為什麼我站在那個空地上。
 
藤原:那是什麼!喜歡。
 
土屋:從那以後我就對自己有過這種震驚,但我並沒有特別接觸過戲劇。但是上大學的時候,聽說空十郎還在新宿做,就去看了。然後,我當時看到的那個人就在那裡。如果這裡有我一直嚮往的東西,如果我以前沒有玩過會怎麼樣?我帶著這種感覺去試鏡了。
 
藤原: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故事。
 
木田:畢竟我已經10年了,土屋也已經9年了。有人告訴我“太多了”(笑)
 
非_17
 
 
-所謂的安古拉劇院-
藤原:我只能從材料和傳說中猜測,但我對 1960 年代被稱為“安古拉劇場”的唐氏情景劇場出現時所存在的能量很感興趣。我認為這會導致您有時在酒吧中感受到的看似浪費的能量。當然,我不認為劇院是無用的,但我認為重要的是有一個地方可以讓能量稍微遠離日常社交生活和商業。我認為戲劇自古以來就一直在進行,因為它與有時會爆發的人類能量交流。
 
木田:人們經常問我“你為什麼要做戲劇?”,但你是在做戲劇嗎?我想知道。唐先生書寫的世界,恰巧是一場戲。所以當被問到“你喜歡戲劇嗎?”時,你不能說“是的!”。當被問到“它是在地下嗎?”時,它變成了“不,我有興趣創造卡拉十郎的世界,而不是地下。”
 
土屋:比如,超現實主義和現在使用的“超現實”這個詞有不同的含義,即使你說“地下”,它也是普通大眾的一個詞,我認為它是不同的。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考慮“地下游戲”框架的人並不多。
 
基田:其實。我想知道它是否不在那條線上。
 
藤原:我想听。最初,“地下”是當時新聞界開始用作貶義詞的詞。也就是說,雖然一開始不叫自己,但唐和他的朋友們卻敢冒名頂替。當然,現在已經是硬化的形象了,說不定有一部分會變得相形見絀。
 
土屋:你想談談什麼是超現實,什麼是地下,以及那個人在說什麼。
非_16
 
藤原:這次我想以“壞地方和地下”為主題,是因為我想跨越時代和世代重新考慮人類的能量。例如,你經常從一位老人那裡得到一個飲酒者的佈道,說:“當我年輕的時候。”
 
土屋:我也經常做完。 “你們那一代?”
 
木田:有。但是韓國電影裡有一句台詞我覺得不錯,比如“傻大人很多,但年齡不是人的標尺,所以請把它包括在內,和大人相處。”..
 
土屋:對不起,出軌了……木田先生喜歡電影……(笑)
 
木田:我喜歡電影!最近有一個關於電影的故事。我又在說這個了...
*木田先生(導演:大森達志)預定出演的電影Mahoro Ekimae Madoukyoku預定於今年秋天上映!
 
藤原:不,說吧。暫時滾吧(笑)
 
 
-電影和戲劇有什麼共同點和壓倒性的交流?-
木田:我從事戲劇已經有 10 年了,當我在電影界時,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對電影感興趣嗎?”畢竟,拍電影的人似乎認為我們喜歡戲劇。
 
藤原:順便問一下,你看什麼樣的電影?然後,讓我們給你三部你剛剛想出的最喜歡的電影!
 
木田:我是呃……庫斯圖里卡的《黑貓白貓》!
 
藤原:哦,我也喜歡,我也喜歡配樂。
 
木田:常常常常
 
藤原:那是一部你喜歡吞下去的電影。
 
木田:喝的時候,我會在地上喝一點,就像“感謝地面和天空”。我一直在喝酒,一直在喝酒。所以,音樂和那個吉普賽人......(以下省略)
 
站立飲料圖像佈局-02
 
藤原:這是清酒和音樂的世界(笑)。
 
木田:實際上,電影和戲劇的製作過程是一樣的。因為我可以處於那種狀態,所以我可以在那裡。
 
土屋:曾經有一段時間你加入了 Karagumi,即使你不會說這種語言,也被教導在那裡是什麼感覺。
 
木田:無論是平田織裡,還是川村武,都是一樣的。是否可以壓倒性地交流?
 
藤原:原來如此。
 
木田:最近,我開始認為每個人在開始戲劇時都是一樣的。例如,渴望變成自己以外的人。當我一直來劇院時,我想知道我是否是我自己,是否可以和其他人交談。 ((木田先生一轉))
 
藤原:你來過一次(笑)
 
木田:是的,所以你不能處於你離開的狀態。
 
藤原:你有木田先生作為演員嗎?
 
基達:是的。這是關於木田是否可以和藤原先生說話的問題。如果你說“你好”,你能不能說“你好”,這樣你就可以回“你好”?不在那裡嗎?這是關於作為一個人。
 
土屋:我覺得很難,我一定會留下。
 
藤原:哦,我曾經在戲劇上逃離過自己,但畢竟我還是我自己?
 
木田:妻木聰很酷,所以最好讓那個人來做。我可以成為妻月聰!而已。
 
藤原: ……木田先生,人品系統本來就太不一樣了! (微笑)
 
 
- 酒吧交流-
木田:我以前玩的感覺是不想讓人們忘記它,但現在我認為溝通是我必須做的。你感覺自己是個顧客,什麼是好戲?什麼?我認為這意味著我們可以相互交流。
 
藤原:畢竟是這樣。如果你只是想欣賞這個故事,你可以使用小說。與此有關,但我認為有些人喜歡這些酒吧,即使他們有不良飲酒習慣,但不是壞人。畢竟,我喜歡人類,我喜歡小酒館而不是喝酒。我認為在同一家商店喝酒的其他人很感興趣。
 
土屋:有時在家想喝酒,三天后想出去。畢竟,你想和人在一起嗎?
 
藤原:如果你只是喜歡喝酒,在家裡喝會更便宜,但你去酒吧。為什麼?
 
土屋:為什麼?
 
藤原:我不討厭熱的人類爆發出來的感覺,這種感覺是這種地方特有的,與社會秩序的世界不同。
 
土屋:也許這個人的想法和他自己不同吧,一樣的,不一樣的。
 
木田:是的,就我而言,我非常孤獨。
 
藤原:啊,這個問題很大(笑)即使你一個人在酒吧,你也會得救的。這很奇怪,不是嗎?
 
木田:我也喜歡在外面喝酒。嗯,有些地方很便宜,因為我賺的錢不多。
 
藤原:這家店也很便宜,因為它有 100 日元的菜單。
 
木田/土屋:真的。
 
非_4
 
木田:哦,請活下去!
 
土屋:木田先生,吞太多了!
 
 
-拘泥於空十郎的世界和劇團(集團)的空先生-
Keta:目前我一直認為Kara Juro是日本最好的,但我認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
 
藤原:哦!
 
土屋:我想是的。
 
木田:嗯,魔法還沒有融化的東西。
 
土屋:可以說是宗教,但我可以相信。因為他是一個創造美好世界的人。
 
木田:我希望沒有看過更多的人看到唐的世界。可能有些人覺得沒那麼多,不過沒關係,請大家觀看。我現在要來看它,所以“你應該來看它!”
 
藤原:有重點(笑)
 
木田:唐先生的世界就是從這樣一個小世界開始的,在水坑里掛一根魚竿,就可以釣到一條大魚,比如追一隻螞蟻,就到了大海。
 
土屋:我覺得他告訴我日常生活中有一個故事。
 
木田:我希望你在唐的劇中註意的是小道具。
 
土屋:那是因為木田先生負責藝術,對吧?
 
木田:不不,故事來源於小道具。從這麼小的水壺棒。
 
土屋:這次(春季演出)是食堂棒。 * 單擊此處了解劇院公司Karagumi“桃太郎的母親”的表演的詳細信息 <本場演出結束。 >
 
桃太郎的媽媽
 
木田:故事從小事流傳開來,所以一定是那個空間(帳篷)。你不能比這更大。
 
土屋:你想記住那些被遺忘的東西,或者你不得不離開卻丟失的東西。我想告訴你我是否參與其中。
 
藤原:是的。嗯,我想下次去看看德國的節日,但說實話,我覺得歐洲劇院真的是一個文字燒。僅從引進日本的作品來看,當代歐洲戲劇頗為觀念先行,其中不少實際上是涉及政治題材。但是,例如,唐的戲劇中有些無法概括的Nanimono。這是一井人民的熱情。它並不總是理性主義的,不是嗎?
 
土屋:是的。我認為令人驚奇的是,即使我從未經歷過,但當我閱讀它時,它就會浮現在我的腦海。戰後被燒毀的田野,眼前整片落日天空上的銀煙馬照片,還有公廁的味道。一個場景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什至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經歷過。也許是有人把它拉到基因水平或細胞水平。
 
木田:不知道有沒有唐先生特別看重的劇團。我認為這是因為當我想到自己為什麼不這樣做時,我珍惜能夠看到相同事物的感覺,即使我可以打電話給我最喜歡的演員並製作任何東西。看到同樣的東西並做出來的感覺。你可以進入“嗯,你明白了嗎?”的狀態。我想知道是否有一個 16 人的劇團可以面對那個州的觀眾。
 
藤原:當然。情況 一定有辦法在退出劇院時轉向不同的方向。
 
木田:我認為有各種各樣的故事。但是有唐先生沒有選擇。
 
 
-關於站立飲酒文化與戲劇的親和性-
土屋:你認為你為什麼應該去劇院?
 
木田:哦,我也想听。
 
藤原: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被問過這個問題。我仍然無法用語言表達,但我想我被它吸引是因為我覺得對人類很重要。今年我想更多地探索它,但也許我也渴望發現亞洲不同於傳統歐洲戲劇的東西。唐先生也很早就去了韓國、緬甸和亞洲。當然,亞洲有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我想知道是否存在一種非理性主義的本土意識或激情。如果我這麼說,我懷疑西方是理性的前提。反正我覺得唐朝之前的戲院,太依賴西方引進的語言了。
 
土屋:我覺得唐的劇本可以翻譯得更多一些。我認為這是人類擁有的記憶,或者是寫這種東西的人。所以我認為你可以相信它。
 
藤原:是的,也許是這樣。十幾歲的時候,喜歡看淺田哲也的賭小說,但是他寫的戰後上野的風景,感覺和空十郎的《下谷萬年長物語》完全一樣。一定有戰後試圖從被燒毀的土地重新開始的市井人民的生活和激情。但它被覆上了越來越多美麗的東西,消失了。
 
土屋:是的,每個人都認為有些東西一定會丟失,但它為什麼會消失呢?
 
藤原:你可能會再次發現這種傳統文化。所以看起來有點勉強,但站立和戲劇之間有一種親和的感覺。
 
土屋: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不是嗎?也許我正在尋找可以分享的東西。
 
 
- 戲劇是不朽的! (木田先生陶醉)——
 
木田:戲劇永遠不會消失,我想它永遠不會消失。不管它被稱為 Renho 多少。
 
藤原:這就像“我必須成為最好的嗎?”(笑)
 
大家:哈哈
 
木田:不,我認為當第二名也可以,這齣戲。甚至不。未排序。
 
藤原:當然,戲劇很強大。這部電影自盧米埃爾兄弟以來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令人驚嘆,但劇院自古以來就存在,儘管它已經改變了形式。不限於技術,如果你有身體,你可以為它做點什麼。當人類失去他們的身體時,這可能會消失,但這就是人類的終結。相當於人類的歷史。
 
Kida:它是不朽的,絕對的。
 
藤原:最後一句話,“劇場不朽”(笑)
 
土屋:清酒之神睦美的語錄!
 
站立飲料圖像佈局-03
 
藤原:我要去看看空組春天的表演。
 
木田/土屋:謝謝! !! !!
 
 
 
 
商店)我會再次等你。謝謝。
 
 
 
 
三人相處融洽,回到了平間車站。
 
非_24
 
非_25
 
非_26
 
 
完全的
 
 
-從這裡,是店鋪信息! -

                                                 

 
這一次,我欠了“站著喝”
http://tabelog.com/kanagawa/A1405/A140504/1403898
 
在商店門前
 
全年開放
地址:神奈川縣川崎市中原區田尻町 24電話: 044-544-5441
交通: JR南武線平間站43m從平間站營業時間: 15:00-22:00
 
站立飲料圖像佈局-05
 
站立圖像佈局-04
 
這次收到的食物
 
站立飲料圖像校正-07
 
這是藤原先生的推薦菜單
 
站立飲料圖像校正-06
 
 
 
 
 
 
相關文章
 
re_tachinomi_noguchi_1 re_TACHINOMI_OTANI-04 re_tachinomi_fuji_2 re_tachinomi_pijin1
 
re_tachinomi6_banar